李杰一直等到他们都离开了,这才叹了口气,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三哥你什么都不用说,我没事。”李杰说完了之后转身就朝着四周的学生喊道:“兄弟社开社,要跟三哥的我这里报名啊。”

“三哥霸王唐,够威够强就等你来跟。”

“跟了三哥,谁欺负你们三哥帮你出头...”

四周忽然有个戴着眼镜的学生走了出来:“我要进兄弟社!可是我不会打架。”

“不会打架也没关系!可以交社费,加入兄弟社,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团结一致,我们不会去欺负别人,但是别人要是欺负我们,那就打他妈了个巴子的!”

“三哥和我,还有江文柄,乐天,林锐彬,甚至张越良,在学校里面都被人欺负过,打过,敲诈过,所以现在三哥决定建立兄弟社,让所有被欺负的同学团结在一起...”

李杰一顿狂讲,直接就把好多学生说的心动了。

学校里面坏学生到处都是,但是好学生肯定更多。

好学生其实就是老实胆小的学生,他们就算想要去抱赵磊程龙他们的大腿,也会被鄙视,被那些坏学生欺负。

李杰这时候这么一说,好多人听到不用打架,只要交一点点会费,就会有能打敢打的人帮你出头,护你周全,顿时全都骚动起来。

那名戴眼镜的学生第一个加入,有人带头,人一下子就呼呼的涌了过来。

我们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赶紧把地点搬到边上的奶茶店,然后乐天林锐彬李杰三个人加上那个戴眼镜的四个人就忙开了。

他们一个个登记要加入兄弟社的学生名字和班级还有联系方式,另外就是收钱,二十块一个人会费。

我和张越良点了一支汽水一个人坐在里面的桌子上聊天。

“三哥你这真是要搞大啊。”张越良吸了一口饮料说道。

“良哥,我可是为你留了位置的。”我看着张越良说道:“我准备搞社团,把社团做大,你来帮我呗。”

“我能做什么?”张越良开口问我。

我听他这么问就放心下来了,这说明他有兴趣。

“你那么能打,当然是过来镇场子了,香江那边社团当中有个叫红棍的称号,就是够能打的那种人,武行状元。”我说道:“你就当兄弟社的红棍咯。”

“打架吗?”张越良捏着汽水笑了起来:“这玩意,我在行啊!”

我们一直忙到下午快上课,这才没多少人报名。

李杰从后面过来,手里拿着一方便袋的钱:“三哥!发了!我们这下是发了啊!”

我一眼看到一方便袋的钱,也是吓了一跳,这么多?

“多少?”我问道。

“已经两百个人报名了,一个人20块,就是四千块。”李杰兴奋地说道。

因为都是零钱,所以看起来比较多,但实际上加起来也就是两千块,不过一个中午两千块,也真够多的了!

林锐彬和乐天也已经收尾结束,那个戴眼镜的学生也跟了过来。

“三哥,我叫杨小伟,不会打架也不敢打架,但是可以帮你做做别的事。”杨小伟抚了抚眼镜说道。

我点了点头:“没关系,你联系方式留下了吧?赶紧去上课吧。”

杨小伟点了点头,然后兴奋的出去了。

我们五个人这才坐了下来,随便买了点泡面在奶茶店里就吃了起来。

“三哥,收了两百多个人,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啊,有点乱。”林锐彬吃完之后说道。

我也呼啦啦的吃完,然后给他们每人派了一根香烟,点上之后这才说道:“确实比较乱,回头要好好统计一下,能打的拉进社团内部,不能打的,只是求保护的,就只保护,而且话要说在前面,主动惹事的,或者明显是自己不对的,我们不会出头。”

林锐彬点了点头说道:“我这都有联系方式,等下上课的时候我就群发短信问问,然后规划一下。”

“辛苦了。”我说着把那一袋子零钱丢给奶茶店的老板娘:“老板娘,换成整钱。”

钱换好了之后变成四十张整齐无比的毛爷爷,放在桌上,所有人都看着这些钱,就连张越良也不例外。

“这只是我们的第一笔收入,我们校区一万多个人,两个礼拜之内,一定要发展到一千人!那样的话,一个人20块保护费,就是两万块。”我说道。

这话一出口,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们都还是学生,一下子看到有希望赚这么多钱,肯定激动了。

“这钱应该是大家的,但是现在,我想要向大家借这笔钱,因为...”我话还没说完,乐天就说道:“三哥我们都知道江文柄的事情,你别说了,虽然和江文柄不怎么认识,但是三哥你的兄弟,就是我们的兄弟!”

“江文柄?什么情况?”张越良问道。

李杰把阿炳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张越良开口说道:“什么话都别说了!三哥李杰,从今之后,我们就是真兄弟。”

“这钱你尽管拿去给江文柄看病,今天你三哥会为了江文柄做这么多,那要是明天我们其他人出事,我相信你三哥也会这么对我们,这才是兄弟!”张越良说着就往外去。

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拿了五瓶啤酒,往桌上一放,他说道:“我这人一直很傲,基本上没朋友,但是哥几个,你们真的让我感动到了,交朋友,做兄弟,就要找你们这样的!”

他说完之后咬掉瓶盖,直接吹瓶!

我和李杰乐天还有林锐彬一起站起来,纷纷咬掉瓶盖,然后吹瓶!

放下酒瓶之后,我们重新坐下,这时候林锐彬开口说道:“都是兄弟,以后兄弟的事情就是大家的事情,大家的钱给大家的事情花,这钱就是大家的,以后哪个兄弟需要钱,有困难,就说出来。”

“好!”我咬着牙齿说出这一个字,说实话,这钱真是大家的,我要用这笔钱去给江文柄和我姐姐看病,我心里是很过意不去的,但是哥几个真的够意思。

“哥几个,有你们真的很好。”我说出这句话眼圈都红了。

“好了好了三哥,别这样,你这样以后兄弟还能不能做了?多大点事,不就是钱嘛,没有兄弟重要。”林锐彬说道。

我笑着点点头,然后拿出四百块来,给他们每人一张,但是他们却一个都没要。

“给什么钱啊,就放你那,以后吃饭喝酒抽烟放一起,我们相信你。”乐天说道。

我想想也是,于是就点了点头:“那行,以后这钱我就保管了,不管是做什么事,我都会记下来,兄弟之间,明明白白。”

我们一起走出奶茶店的时候,外面阳光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