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极拳,可以说是国术精华,远的就不说啦,末代皇帝溥仪的贴身保镖,孙中山的贴身保镖,刺杀慈禧的那个谁来着?都是八极拳门人。”

  “八极拳走的是刚猛路子,国术种种,刚猛这一条路子八极拳为最,八极拳任何一招,必然是以全身力量攻击对手,所以出手必伤,一招打死人都是正常...”

  “不过首先,你得站桩。”长毛红吹了一遍之后就让我站桩。

  “跟着我的动作来,对对对,就是这样,站好了,这叫八极拳两仪式,是八极拳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动作,八极拳发力能有多猛,全看两仪式的火候能练到什么程度,保持这个姿势,第一次就站十分钟吧。”

  长毛红说完了之后又走到我面前帮我调整了一下动作,然后点了一根烟站在一旁抽。

  我一开始还没感觉,但是不到三分钟,腿就开始发抖,腰也酸了,手臂也酸了。

  “啧啧,还真是虚啊,看来肥仔陈没说错。”长毛红在一旁说道。

  他娘的!男人怎么能被人说虚?我咬牙硬撑,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到最后我都站得双眼发昏了,好不容易听到长毛红说时间到了,我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手脚还是保持原来的姿势,僵硬无比。

  长毛红走过来帮我顺了顺手脚,然后又在我关节和肌肉部位揉动。

  他叼着烟说道:“虽然身体虚,但是性子很硬嘛,山仔我看好你哦,不像李杰,那小子拜我做师父,都好几天了,提都未提要学拳呀。”

  “他手受伤了,脱臼。”我说道。

  “我挑!脱臼?怎么回事?打架打的?也太丢人了吧?把我晒马王的名号都丢光啦!那小子来了之后我一定要开始训他!”长毛红叼着香烟说道,烟灰直落。

  然后这天晚上我从七点半一直反复站两仪式,站到十点钟,虽然一拳没练,但我已经感觉自己快虚脱了。

  下去之后李杰还没有来,沈佳宜说李杰回信息说马上来了。

  然后我们就开始忙碌起来,到了十点半的时候李杰终于出现,刚一出现就被长毛红拎着耳朵上了楼,说去教他打拳。

  于是今天晚上就是我和沈佳宜两人值班,一直忙到一点钟,这才可以休息,李杰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鼻青脸肿,吓了我一跳。

  “你这是怎么了?”我问道。

  “我师父教我打拳了,他说要打人,首先得被打,然后我就被打了...”李杰苦着脸说道。

  我就草了,长毛红教我的是站两仪式,怎么教李杰就是挨打呢?

  这时候肥仔陈出现了,他站在厨房门口对我们喊道:“都过来喝两碗狗肉羹补补身子,练拳是很辛苦的,身子补不好,会伤身。”

  我和李杰过去,厨房里面的高压锅上有一大锅的狗肉,已经煮得稀烂,盖子一打开香味扑鼻,我和李杰两个人一人连肉带汤吃了三碗,这才吃舒服,大口吃肉,大口喝汤,真爽!

  尤其这是狗肉,一点也不会像是猪肉一样腻人,还喷香喷香的。

  完了之后我们就回家了,吃了狗肉羹后我感觉浑身都有劲,体力仿佛恢复,出门之后就对李杰他们说我要跑回去。

  跑出去一段之后李杰居然又偷了一辆自行车带着沈佳宜从后面过来了。

  “唐山!我们先走啦,你慢慢做一个追风的男子吧!”

  “唐山,别忘了明天下午就上班,要我去找你一起过来吗?”沈佳宜坐在车座上问我。

  黑夜街灯下,她的长发被夜风吹得乱舞。

  酷I匠~网m唯+一S正版d$,。其2他`都m{是@盗(c版-

  “不用了,我明天有事,自己过去。”我喊了声。

  沈佳宜捏着拳头对我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加油呀!”

  ......回到家里之后李杰那个家伙已经到了,我进门之后看到他躺在客厅里已经睡着,客厅里铺了两张地铺,我悄悄走到卧室一看,吴嫂果然又在...我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想要问吴嫂那个用手弄得我喷了一裤子的究竟是不是她,不过见她已经睡着了,于是就没有问。

  这天晚上我浑身跟火烧似的,大概是吃了狗肉的缘故,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第二天醒来还浑身有劲,李杰那个家伙更是又去了卫生间做早操,早就听说狗肉能壮阳强身,看来还真是。

  吃了吴嫂买的包子后我就让李杰去医院看江文柄,帮江小燕也分担下,然后我自己去了小玲老师家,到了小玲老师家的时候小玲老师不在,林老院长说小玲老师已经和他说清楚了,他愿意做担保人,让我带他去警局。

  一路上林老院长和我说了很多小玲老师有趣的事情,我这才知道原来小玲老师的爸爸妈妈都在国外,从小就是跟着他长大的,小玲老师除了在蓝翔上班,还在一个空手道馆担任教练,现在去那里了。

  到了警局之后林老院长就和王队聊了下,然后是要走什么程序,弄了半天才弄好,接着王队就让我们回去等,说还要准备材料,然后走一下监狱那边的程序,估计要半个月。

  我一听急了,半个月我姐的病怎么办?林老院长告诉我我姐是慢性肝炎,就算早出来也没那么容易治好,不要急,只要出来,慢慢总会治好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准备帮她看病的钱。

  我点了点头,在警局外面就和林老院长分开,然后一个人去了黑玫瑰酒吧,这时候才刚到中午。

  木头依然站在门口,我和他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去楼上练两仪式,饿了就又在厨房吃了狗肉羹,一直练到下午沈佳宜来,这才和沈佳宜一起打扫卫生。

  晚上回家之后意外的没有看见吴嫂,她在桌上留了纸条,告诉我她回娘家了,礼拜一回来。

  李杰那个家伙早早的就把床占了,我只能继续睡在地上。

  第二天又站了一天两仪式,到了晚上的时候,李杰忽然拿着手机过来告诉我:“三哥!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我放下手里的托盘问他。

  “程龙,出院了!”李杰对我说道:“刚才林锐彬发来信息。程龙出院了,他明天就回学校,已经放出话要重整高一,章元已经重新跟他了,赵磊那边消息现在还不知道,但是程龙说了,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我们!”

  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很吃惊,我刚准备礼拜一开始正式启动社团推进,程龙就出院了,这摆明了是要和他干!

  还有半个月,我姐姐就出来了,看病要花钱,江文柄那边也要花钱,我的社团要是搞不起来,我拿什么来给他们看病?

  “林锐彬和乐天怎么说的?”我问道。

  “他们说他们本来也不是跟程龙的,和程龙不熟,如果程龙要动我们,他们撑我们到底!”李杰说道。

  我深吸一口气,果然好兄弟!

  “电话拿来,我打给张越良。”我从李杰手里拿过电话,打给张越良,电话刚接通,张越良就在那边说道:“三哥,事情我听说了,不就是程龙吗?我又不是没和他干过架,我撑你!”

  “好!”我没开口,张越良就这么说,所以我不用再说太多,一世人,两兄弟,一辈子,一起走!

  真的兄弟,根本不用多说,一句话就够——我撑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爱李四说:

  四更感觉自己萌萌哒,兄弟姐妹们,求给力,请撑一把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