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毛肥猪双眼紧紧的盯着小玲老师,冲到小玲老师身前,一只手直接就朝着小玲老师胸口抓去,脸上挂满了荡笑。

就在他的手快抓住小玲老师胸口的时候,小玲老师忽然停下步子,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微笑,眼神一凛,双手向上一抬,一只手抓住红毛肥猪的手腕,另一只手托住了他咯吱窝下面部位然后猛一转身,脚下的运动鞋和地面快速摩擦,发出吱的一声。

“喝!”小玲老师一声低吼,红毛肥猪重达两百斤的身体直接从她肩上飞出,教科书般标准的过肩摔!

“砰!”的一声,红毛肥猪重重摔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于此同时转身过肩摔之后背部朝着另一个混混的小玲老师左腿向后猛的一扫,直接踢在那个混混的下巴下面,把那个混混踢得身体都向上一瓢,整个人直接仰面倒下。

我和大头看到这一幕,全都怔住了,小玲老师竟然这么厉害!

我就草啊!我还想着英雄救美,这是被美人救?

“你...你别过来!否则我勒死他!”大头看到小玲老师一边把指关节捏得啪啪作响,一边走来,慌了。

“张兵!我可是空手道黑带,你昏了头了找人堵我?”小玲老师说着低吼一声:“还不快滚!”

这时候林锐彬和乐天也已经把后面那两个家伙解决了,一人拿着一根从他们手上夺过来的棍子,狠狠的把那两个家伙打的抱着脑袋缩成一团。

“走?”大头勒着我的脖子,把我从地上带着站起来,回头看了看,双眼露出残忍的目光:“我今天就是要弄死唐山呀!”

他说完了之后双手发力。

我就草!这家伙真的要弄死我,我没办法了,只能下狠手了,我也不伸手去抓自来水管,而是直接右手往后抄,一把抓住了大头的蛋!

想要勒死我?我就捏爆你呀!

我用力一捏,大头直接张开嘴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双手也松开,我把头往后一仰,直接撞在大头脸上,把他鼻子撞爆!

大头手里的自来水管脱落,捂着自己的鼻子向后退了两步,嘴里不断发出哼叫,双腿还夹的紧紧的。

“还不错嘛。”小玲老师看着我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红毛肥猪在小玲老师身后站了起来,他举起自来水管直接冲上来朝着小玲老师的后脑勺就要抽!

“小心!”我一急,直接朝着小玲老师扑去,小玲老师一回头看到是红毛肥猪,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一下把她扑倒,两个人身体还在半空向下倒的时候,钢棍猛的抽在了我背上,打得我忍不住一下子张开了嘴。

“三哥!”后面乐天和林锐彬举着棍子冲了过来。

我把小玲老师扑倒在地上,那个长毛肥猪又举起棍子,对着我的后背又是一下。

“砰!”的一声,疼的我眼泪花都出来了,我咬着牙齿,拼命撑住,整个人的背部忍不住微微弓起,实在是太疼了!

小玲老师被我扑倒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发起了呆,她看着红毛肥猪举起手中的棍子,忽然眼角有泪水滑过。

红毛肥猪一连抽了我三棍,我硬是咬牙扛住,没发出一声吭!

乐天和林锐彬终于杀到,两人一人握着一根棍子,把红毛肥猪抽得连连后退,最后连抽带骂,又踢又踹,把红毛肥猪终于放倒!

“丝...”我倒吸一口凉气,在小玲老师身上躺了一会儿,这才慢慢动。

说实话现在虽然趴在小玲老师身上,她胸口那里两团我的感受很真切,那里甚至也有点感觉,但是背上实在是太疼了,我这时候一点心思都没有。

“小玲老师,你没事吧?”我爬起来一点忽然看到小玲老师竟然满脸都是泪水,吓了一跳,赶紧问她。

小玲老师像是醒过神来一样,大大的眼睛里面雾蒙蒙的,她看了我一眼:“我没事,就是有点疼。”

我心想你空手道黑带,居然怕疼?不过我也没多想,从地上爬起来之后看了看,之前被乐天和林锐彬放倒的那两个混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逃走了。

我看了一眼大头,对着他直接就是一脚,把他踹倒,然后从地上捡起他的自来水管,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下!

但是这一下没有敲下去,因为小玲老师拉住了我。

“唐山,够了,他毕竟曾今是我的学生。”小玲老师拉住我说道。

我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夹着双腿捂住鼻子,双眼满是惊恐的大头,对他扬了扬手里的棍子,然后走向那个红毛肥猪。

红毛肥猪这时候已经被打倒,正被乐天和林锐彬两人用脚踩着。

我拎着棍子走了过去。

“三哥,抽根烟止止疼。”林锐彬拿出一包将军来,抽出一根,我伸嘴咬住,乐天帮我点着,深吸一口之后呼出白烟,我举起手里的棍子对着红毛肥猪就是一下!

“打我!”

“看你还敢不敢!”

“我不打到你知道错我不姓唐!”

我是真的很火,因为这家伙之前根本就是疯的!他先是想要用摩托车撞我,然后又想要小玲老师,接着又从后面想要用棍子敲小玲老师的后脑勺。

这种人实在太危险,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我绝不会想要和这种人发生冲突,这种人太恶!

但是现在已经到了这个份上,那我就只能比他更恶!

抽了他七八棍子,打得他不断惨呼,我又让乐天把踩住他手的脚拿开,然后对着他的手就是一下猛挥!

“啪!”的一声,他的右手指骨起码断掉三根!

死胖子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乐天和林锐彬站在一旁看着疯了一样的我,眼角都跳动了几下,他们一定是觉得我太凶了,但是这世道,不凶就要被人玩死呀!我再次举起了手中的棍子。

一直把死胖子两只手的指骨都敲断,小玲老师都没有开口阻止我。

我回头看向她的时候,发现她正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巷口冲进来几个协警,我一转身,发现身后也有协警冲了过来,然后一个穿着警服的民警走了进来。

我一看到他,心里就暗骂了一句真他娘的倒霉!

来的民警不是别人,正是那天晚上闯入吴嫂家里,把吴嫂绑起来,想要强上吴嫂的那个黑警谢东军。

吴嫂警告过我,他会针对我,让我见到他躲着点,没想到这次居然会碰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