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跑到厕所,上课铃声就响了,这段时间学校经常出事,风头很紧,上课铃声一响,顿时所有人都散了。

等我冲到厕所门口的时候,已经一个人都没有,我握紧拳头,一步步向前走去,忽然有点害怕走进那扇门,我怕我看到李杰成为第二个江文柄。

我就只有两个兄弟,一个已经躺在了医院里,要是李杰再出事的话,那我真的会杀人的!

走进厕所我一眼就看见了李杰,他缩在角落的尿道里面,身上都是鞋印,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抱着自己的脑袋就那样呆在那里。

厕所里面空无一人,尿道上面的横管上不断流下水来,李杰的半边身子都湿掉了。

“李杰...”我忍不住开口叫了一声。

蜷缩在那里的李杰动了动,然后慢慢放下抱住脑袋的双手,抬起头露出一张已经鼻青脸肿的脸,看着我忽然笑了起来。

我一下冲过去,一把抓住他,立刻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骚味,那些混蛋竟然在李杰身上撒尿了!

“李杰你没事吧?”我问道。

“没事。”李杰说着想要从尿道里面爬起来,一伸手按在墙壁上结果滑了,一下又摔在里面。

我赶紧把他扶起来,让他坐在站着尿尿的台阶上。

“三哥,给我一根烟,我现在身上很臭。”李杰说这话的时候平静无比。

我看他这样子吓人,赶紧给他点了一根烟,然后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杰抽了几口香烟之后说道:“三哥,我们被人算计了!”

“我刚进厕所,就看到了章元,一句话没说,章元的小弟就把我拉过来打了,陈腾鑫,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李杰说道。

“陈腾鑫!”李杰这么一说,我明白了过来,陈腾鑫那个家伙约我在这里,百分百就是为了让章元打我,章元他们班根本就不在这边,他会出现在这里,估计也是陈腾鑫搞的鬼!

陈腾鑫这家伙,这一手借刀杀人玩的很好啊!只不过他没想到,我没有来,来的是李杰吧?

“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不管是章元还是陈腾鑫!”我对李杰说道。

李杰把烟头丢进尿道:“首先你得背我去医务室。”

我看向李杰,李杰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我这才发现,李杰的左手竟然像是断掉了一样无力的垂挂在那里。

“不用担心,脱臼应该是,就是疼的厉害。”李杰说着皱起眉头。

“你怎么不早说?我以为你没事!”我说道。

“烟瘾犯了就先抽烟,手断了一时半会又好不了,别说了,赶紧的,先把我弄干净,然后送我去医务室。”李杰说道。

我看了看李杰狼狈的样子,在心里默默发誓,这一次,我绝对不能再忍了!江文柄说的对,人不狠,站不稳!

从头到尾,我们根本就没有主动去招惹过谁,但是现在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搞。

在厕所里面我把水龙头打开,用冲厕所的管子接上,给李杰冲刷身体,冷水浇在李杰身上的时候,他闭着眼睛咬紧了牙齿,浑身都在打颤,这天气,已经不热了..“三哥!你说过!我们不会永远都这样对不对!”当水从李杰头顶浇下的时候,他松开紧咬的牙齿,大声问道。

我丢下手里的软胶管,上去一把就抱住湿透了的李杰:“我保证!”

......中午,我把李杰送回家之后回到教室,王老头正在上课,我直接走进教室,来到杨明边上,让杨明的同桌去坐我那,然后我冷笑着在杨明边上坐下。

“三...三哥...真不关我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杨明一见我坐下,脸都吓白了。

我看了看他:“陈腾鑫中午都在哪里吃饭?”

“三哥...真的不关我事啊...我只是传句话啊...你饶了我吧...”杨明吓的都要哭了。

“说!”我真的毛了,一巴掌就拍在桌上,全班都吓了一跳,王老头也回过头来看着我,我却根本没看见他们,我的眼里只有杨明,我现在只想知道,陈腾鑫那个卑鄙小人究竟在哪里吃饭!我要去堵他,为李杰报仇!

我再也不能就这样让别人一个个的搞我兄弟,我要让他们知道,谁动我兄弟,我就要谁的命!

“王...王记小吃,他家在那里包了饭,每天他中午都在那里吃。”杨明吓得脸色发白,双腿不断发抖。

我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在班里看了一眼,然后深吸一口气对王老头说道:“王老师对不起,打扰您上课了。”

王老头动了动嘴唇:“自己滚出去!”

我站起身来就往外面走。

我在学校外面找到王记小吃店,然后就在边上躲起来等,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学校就放中午课了,又过了一会儿,大批的学生跑出了学校,很快我就看到陈腾鑫他们那帮人出来了。

出了校门之后,陈腾鑫那帮人分了一包香烟,一个人叼着一根,然后就散开了,有的回家吃饭,有的是家里包饭在别的地方,最终陈腾鑫带着三个小弟,向王记小吃走了过去。

我在外面远远看着,看到陈腾鑫他们四个人占了一张桌子拿了盒饭开始吃,我就从躲的地方出来,拽紧手里的链条锁,直接朝着王记小吃冲了过去!

五十米的距离,我一定要在陈腾鑫反应过来之前冲到那里!

当我一头冲进王记小吃的时候,陈腾鑫正扒了一口饭,一边嚼着一边在对他的小弟讲:“刘文杰被捅了,李杰被打了,这下唐山就只剩一个人,他再凶再猛遇到我也只能趴了呀!”

他话刚说完,我就已经冲到了他后面:“陈腾鑫!”我一句吼完直接抬腿从后面对着他就是一脚!

陈腾鑫那三个小弟全都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一脚踹在他背上,陈腾鑫嘴里的饭还没咽下,那句“唐山遇到我只能趴”的声音还没落地,整个人就一下子被我踹到了桌子底下。

我一脚把他踹到桌子底下,他那三个小弟同时起身,我直接一把掀翻桌子,挡住他三个小弟,然后抡起手里的链条锁,就向着陈腾鑫脑袋上抽去:“动我兄弟就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