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嫂抬起头惊讶地看着我,我对她笑了笑,这已经是我所能为她做的最多的事情了。

“你不是不收我房租吗?我就睡你客厅里面,帮你看门好了。”我说道:“反正他总不能没事找事找我麻烦,我见到他会注意的。”

吴嫂可能也真的怕谢东军,听我这么说,她也就答应了下来,然后嘱咐我以后要是遇到谢东军,千万不要和他起冲突。

这么一闹,时间都到了凌晨四点多钟了,外面都已经有人开始走动,这里是城乡结合部,有很多在城里贩卖蔬菜的贩子都住在这里,这时候都出门了,我听到外面有动静了,于是就从吴嫂家出来,回到自己家。

到房间的时候,李杰那家伙睡的正香,我也躺下就睡,这一觉一直睡到早上八点钟,醒过来之后赶紧喊醒李杰,然后一路早饭都没吃,就向着学校跑去,毕竟昨天刚把小玲老师弄生气,今天要是再出问题,那真的不太好。

我和李杰两个人一路狂奔到了学校门口,远远就看到学校门口有好多人在,而且还有一辆警车停在那里。

“走!一定出什么事了!我们去看看!”李杰兴奋地对我说。

我们到了面前之后一眼就看到校门口有一滩血,贾副校长满头大汗的站在那里正和警察解释着什么。

我看到谢东军也在,于是对李杰说道:“走,别看了,我们先进去吧。”

“别啊!我都还不知道什么事呢!”李杰说道。

就在这时候,忽然边上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一回头发现是一个很眼生的学生,不等我说话,那个学生就开口对我说道:“三哥,我们磊哥找你说话。”他说着看向远处。

我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发现赵磊站在学校外面远处的一棵梧桐下面抽着香烟。

于是我和李杰说了一声,然后就跟着这个赵磊的小弟走了过去,现在大清早的,又是校门口,警察副校长都在,赵磊绝对不敢搞事,那他究竟是想和我说什么呢?

“三哥,来一根。”等我走到赵磊面前的时候,赵磊拿出一盒将军来递给我。

“我只抽兄弟的烟。”我没有伸手去拿。

赵磊无所谓的笑了笑,收回香烟:“现在不是兄弟,以后未必不是呀,三哥何必拒人千里之外?”

“说完了?”我看着赵磊问道。

“本来有很多话说,不过你这么坚决,没什么好说的咯。”赵磊说道。

我转身就走,我现在是真的不想在学校里面搞事,所以赵磊找我,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不会理他的,过来只是看看究竟有什么事。

刚走出去两步,赵磊就在我身后说道:“刘文杰被捅啦,送医院去了,不知道会不会死,他就是你兄弟咯,接下来你自己小心吧。”

我站在那里一下子呆住,回过头来看着赵磊问道:“什么?”

“还要我说第二遍?你现在又只剩下自己和李杰两个人了知道吗?你真的应该好好考虑跟我做兄弟,否则的话,无论是陈腾鑫还是章元,都会找你麻烦,你上次可以耍狠打过章元,这次还行吗?”

“还有陈腾鑫,你总不会认为他和赵天洋是一样的货色吧?加上现在也没刘文杰了,陈腾鑫要对付你,你根本跑不掉的啦,给你一天时间考虑,跟不跟我。”赵磊叼着香烟带着他那个小弟从我身边走过,拍了拍我的肩膀。

没等他走远,我就回过头来,对他说道:“我不会跟你的。”

“无所谓。”赵磊回过头对我耸了耸肩:“忘了告诉你,最近**中那边也有人在打听你们的消息,好像是周冰清的人?”

回到校门口的时候,李杰阴沉着脸走了过来:“三哥,刘文杰那家伙被人捅了。”

“怎么回事?”虽然我已经知道,但却不知道究竟为什么。

“听说是分校区的人干的,不知道因为什么起了冲突,刘文杰和他们打了,然后被捅了,现在人送医院去了,没送医院的也被抓去了。”

我和李杰一边说着一边往学校里面去,李杰说完之后就不开口,我知道他一定也想到了刘文杰被捅之后肯定会有人再来搞我们。

本来的话,刘文杰那边十多个人加上我和李杰,学校里面也不会有人轻易敢招惹,现在刘文杰忽然就莫名其妙的被挂了,这么一来的话,刘文杰那帮人不用说也会散掉了。

难道真的要自己出头扛旗,才能保平安吗?我甩了甩头,又想起江文柄说过的话——人不狠,站不稳!

回到教室之后没多久就开始上课,我和李杰趴在桌子上睡觉,忽然后面的四眼捅了捅我:“三哥。”

我回头从他手上拿过一张纸条,是杨明写的。

“三哥,陈腾鑫说想和你谈谈,做早操的时候厕所见。”

看完之后我想了想,给了杨明一个肯定的答复,现在杨明也不和我装蒜了,他摆明了就是陈腾鑫的人,之前做的那些事,八成也都是陈腾鑫的意思,陈腾鑫这个家伙在四大金刚里面是最有城府的一个家伙,他又想做什么呢?

下课之后我就把这事情告诉了李杰,李杰听了之后对我说八成是陈腾鑫和赵磊一样,想要让我跟他。

我也觉得这很有可能,但我肯定不可能去跟任何人,就和李杰说那就拒绝他咯。

李杰皱了皱眉头把香烟屁股从窗口丢下,然后对我说道:“三哥,下一节课下课之后让我去吧,我和他谈不拢,还有你,这样我们还可以拖一点时间。”

我想了想也是,让李杰去的话,就可以拖一下陈腾鑫,避免直接和他杠起来,只要陈腾鑫不出手,赵磊那个家伙估计也不会出手。

这么一来的话,我和李杰就可以安安静静的过一段时间,好好的赚钱给江文柄治病了。

所以第二节课下课之后,我就没去厕所,李杰去了。

李杰去了大约十分钟左右,忽然外面一个跟着刘文杰的小弟冲进我们教室,跑到我面前对我说道:“三哥!李杰在厕所被章元带人打了!”

“什么!”我一听就从位置上站起来,顺手把桌肚子里的链条锁拿上,然后跟着那人就往厕所去。

一出教室门,我就看到厕所方向聚了好多人,这情景,让我想起了江文柄出事的那一天,兄弟!你一定要撑住!等我来啊!我红着眼睛疯了一样向那里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