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嫂不断的晃动脑袋,身体也挣扎,她眼睛里都是泪水,呜呜的挣扎着,把心口那里晃得摇来摇去,好像波浪一样。

我愣了愣之后赶紧上去给她解绑,一松开绳子,撕掉吴嫂嘴里的胶布,吴嫂就一下子扑进我的怀里抱着我大声哭起来:“唐山我好怕...”

我坐在吴嫂的床上,抱着她,轻轻在她后背拍着,让她不要怕。

吴嫂可能是真的被吓到了,一直哭了好久才平静下来。

我问她究竟怎么回事,吴嫂说她也不知道,只知道原来睡觉的,忽然就有人摸了进来,她一开始还以为是我,后来摸到那个人胡子很多之后这才知道不是我,一挣扎就被那个人绑起来了。

说着她又嘤嘤的哭起来,说幸好我今天回来了,要不然的话她就被坏人给害了。

我说那赶紧报警吧,吴嫂又在我怀里趴了一会儿之后自己把睡衣脱了,换上了别的衣服,她就像是我根本不在边上一样,脱衣服的时候根本不回避,也不让我离开。

我在一旁看的心里纳闷,按理说吴嫂她很饥渴的啊,这有男人摸进来,她不是刚刚好吗?

可能我不是女人,不明白女人的心思吧。

吴嫂一个电话报警之后没多久是,这一片的片警就过来了,吴嫂没有说自己差点被人那个了,只说自己家遭了贼了。

我在一旁心想可能吴嫂怕事情传出去闲言碎语多吧,寡妇门前是非多,真是听不容易的。

片警名字叫谢东军,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个子一般,胡子倒是挺多,我听他和吴嫂说话,感觉他和吴嫂应该是认识的,因为他喊吴嫂文嫂。

大概了解了一下之后,谢东军看向我:“这位是?”

“哦,他是唐山,租我房子的,今天要不是他刚好听到动静把贼吓走了的话,我说不定都被害了。”吴嫂赶紧介绍到。

“就是那个前段时间姐姐杀了人的那个?”谢东军皱着眉头问道。

我本来一直在边上一句话也不说,就是陪着的,这个谢东军是警察,这时候一开口就这么说,我一下就生气了,抬起头就冲着他喊:“我姐不是杀人犯!”

“吆喝!小子脾气挺大啊,你姐不是杀人犯也差不多,差点杀了人了!不是坐牢去了吗?前段时间市里面的领导都过来了,我带人来找你没找到,你躲哪里去了?”谢东军对着我冷声说道。

我真的毛了,别人怎么对我都可以,但我一听到他这么说我姐姐,我就忍不住了,我抓起板凳就要干他,被吴嫂一把拉住。

“唐山你干什么!”吴嫂惊呼了一声,她话音还没落地,谢东军就一脚踹在了我小肚子上面,把我踢得一屁股跌倒在地上。

谢东军穿着皮鞋,用脚尖踢我,很痛很痛,我被他这么一下踢得倒在地上根本爬不起来,脸上白毛汗都疼出来了。

“东军你怎么动手打他啊!”这时候谢东军还要上来打我,吴嫂护住了我,对他喊了一句。

谢东军这才罢手,他冷冷的看着我:“妈了个巴子!外地佬小畜生!就是你们这些人在这里,才会这么乱!要没有你们这些外地乡巴佬,这一片哪里会这么乱?”

我捂着肚子咬着牙齿,恶狠狠地看着他,看不起人!我真的从来没有被人这么骂过,就因为我是外地人,就因为我是乡下来的,他就瞧不起我,认为我是坏人,难怪他一开口就那么说我姐,我甚至怀疑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东军!他一个孩子你这么说过不过分?你走!你给我走!”吴嫂忽然从地上站起来,伸手去推谢东军。

谢东军被吴嫂推着一边往外走一边对吴嫂说道:“文嫂,我这都是为你好啊,文哥不在了,你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真的不好,你搬去我那里,我可以...”

吴嫂把谢东军推出去之后,两人又在外面说了一会儿话,吴嫂进来的时候已经双眼通红,显然是哭过了,她把门关好,到我面前,蹲下来抱住我:“唐山,姐对不起你。”

她又哭了,我这时候肚子已经好一点了,我开口说道:“吴嫂你别这样,这不关你事...”

“唐山!”吴嫂忽然看着我:“你以后...你以后离我远一点知道吗?”

“怎么了?”我有些惊讶地看着吴嫂,她怎么忽然这样了?

吴嫂抹了抹眼泪,把我从地上扶起来,她又说道:“谢东军会找你麻烦的,他这人心眼小的很,这事也怪我自己...”

“我不该报警的。”吴嫂说着低下头:“更不应该让你留在这里的。”

我听她这么说,想起那个谢东军的样子,又想起吴嫂之前告诉我说那个摸进屋子的人胡子很多...“吴嫂,那个要你的人是谢东军?”我一下子惊呼出口。

吴嫂一下子抬起头来伸手捂住我的嘴巴,她惊慌地看了门口一眼,然后这才微微点头。

我呆住了,难怪那个谢东军这么针对我,我坏了他的好事啊!那家伙还是警察!

“唐山,我男人,以前也是警察,后来牺牲了,谢东军原来是我男人手下,他这人不规矩,早就对我有想法了,我男人死后,他前前后后来了好多次,我都没有答应...”

“今天这事,我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他,所以我打电话报警,就是想看看究竟是不是他,他一进门我就知道真的是他,连累你了...”吴嫂说道。

原来还真的是这么回事!这个谢东军,真黑!这种人简直败类!

“吴嫂!我们告发他啊!”我捏着拳头说道。

吴嫂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用的,我男人以前就是警察,我知道他们是怎么做事情的,我们这种人,无依无靠的,也没有证据,是告不倒他的,这以后...以后你就别过来我这边了,他这次都做出了这种事,下次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吴嫂说着又流下了眼泪,我看着真的很心疼,吴嫂人很好,对我更好,但是那个混蛋谢东军,就像是吴嫂说的那样,虽然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片警,但是我们无依无靠,真的就只能任他玩弄...“吴嫂,以后我晚上都过来,陪着你,我年纪小,别人也不会说闲话,只要我在,他就不敢过来。”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