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天洋你妈的偷袭我!”李杰愤怒的声音传来,我一下子站起来转过身,就看到李杰从地上爬起,赵天洋带着人从后门走了进来。

他看也不看李杰,直接看向这边。

“吆喝,刘文杰你够胆量啊!只剩虾兵两只,也干来找我们三哥麻烦?”赵天洋说着又看向我:“三哥,要不要我帮你先把刘文杰这傻鸟搞定,然后再来教训你啊?”

刘文杰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带着人快步朝赵天洋走去。

他走到赵天洋面前,盯着赵天洋看了一会儿,赵天洋脸上带着嘲弄的微笑看着他:“怎么了杰哥?没了小弟,回家练了一晚上的眼神杀人术啊?好厉害,我怕怕呢!”

顿时赵天洋身后的小弟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这时候刘文杰又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他转过身看向赵天洋,一字一句的开口:“赵!天!洋!我!草!你!妈!”

赵天洋顿时脸色变了,但是还没等他开口,刘文杰就一拳狠狠打在了赵天洋腹部,顿时赵天洋身后的小弟从后面涌了上来,和刘文杰还有他那两个小弟打在了一起。

教室后面一下就乱了,刘文杰加上他自己,只有三个人,而赵天洋带来了十几个人,这时候一打起来,他们就被打的连连后退,很快就被打倒在地。

这时候李杰看向了我,我点了点头,然后顺手抄起板凳,就朝教室后面走了过去。

不等我走近了,李杰已经抄起了教室后面的板凳砸了上去。

经过这几次打架,李杰这家伙现在下手越来越狠,打起来越来越猛,一上手直接就把赵天洋一个小弟砸翻了。

然后他一脚踹中一个家伙后背,把那家伙踹翻,伸手一把就把刘文杰从地上拉了起来。

这时候赵天洋他们的人反应了过来,全都向李杰冲来,我还没走到那边,隔着五米左右的距离,直接就把手上的板凳朝着赵天洋砸了过去。

赵天洋这家伙原来躲在后面,以为不会被打了,冷不防的飞过去一个板凳,直接一下就把他砸得发出一声惨叫,头上冒血了,他一伸手抹了一把脸,看见血,叫的更加凶了。

赵天洋带来的那些小弟被他的惨呼声吓了一跳,全都回头望去,我乘着他们愣神的机会,直接抓起另一个凳子“哐哐”两下砸翻两个,把李杰和刘文杰还有他那两个小弟全都救出来了。

“来啊!不是要找我麻烦吗?”我拎着凳子站在李杰他们身前,大吼一声。

赵天洋的那些小弟全都被我震住,加上赵天洋这时候还在惨呼,所以一下子没人敢上来动手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人喊:“洋哥!有老师过来了!”

赵天洋站捂着脑袋,鲜血滑过他的眼角,他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唐山!算你狠!这事没完!”然后带着小弟呼啦一下就撤了。

“三哥,我说了,这大旗,你不扛,有人逼你扛。”刘文杰这时候从后面走上来说道。

我放下板凳,看了他一眼:“香烟呢?”

刘文杰一听,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赶紧从口袋里掏出那包大中华递给我:“三哥你这是答应了?”

“我能不答应吗?你二话不说就帮我冲在前面了。”我说道。

“我也是为了我自己。”刘文杰毫不避讳:“那接下来我们是不是要收人?”

“人就不收了,我不想扛旗,你要是想要跟我们玩,我不反对,有事我们互相可以帮忙,但是扛旗,你还是找别人吧。”我说道。

刘文杰笑了笑:“你会扛的。”说完之后带着他的人就走了。

“三哥,他说的有道理,其实这是一个好机会...”李杰在我身后说道。

“还是那句话,什么都没有兄弟重要,阿炳还在医院躺着,我们现在别惹事,先照顾好阿炳,为了兄弟,这些都不算什么。”我说道。

李杰点了点头,我们走回座位上,李杰又问道:“那要是他们再来找麻烦呢?”

“那就打喽,学校里面不要先动手,学校外面的话,他们人多就跑,人少就干!”我说道。

“行!我听你的三哥!”李杰说道。

接下来一上午都没事,但是学校里面的风声变了。

刘文杰跟了我,赵天洋来找我麻烦被我打破头的消息传得漫天风雨。

一上午有好多人来我们班级门口转悠,有些是想要跟我混的,全被李杰挡回去了,有些是章元或者陈腾鑫还有赵磊的小弟,过来打听消息的。

到了放午学的时候,杨明又过来小声对我说道:“三哥,赵天洋中午会在外面对你动手!”

“嗯,我知道了。”我说完之后杨明要走,我喊住了他:“杨明,念在同班同学一场的份上,之前那些事,我就不追究了,但是以后,你不要再来阴我,否则的话,你知道后果。”

杨明停下脚步,看着我,被我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然后他低声说了句:“对不起三哥,我知道了...”

这时候大部分同学都离开教室出去吃饭了,李杰问我:“你为什么那么说他?”

“不是很明显吗?他跑来给我报信,每次都是一些没用的,一开始我还当他真是怕我们和他作对,但我已经很明确的表明态度了,他那人你了解的,胆子小的要死,没人逼着他,他怎么可能冒着被其他人打的危险来报信?还一而再再而三?”

“你是说这些都是有人让杨明这么做的?”

“反正不会是赵磊,如果是的话,杨明就不会传纸条来问我了。”我说道。

李杰若有所思的说道:“那会是谁呢?要不要我们问问杨明?吓吓他?”

“没必要了,知道又怎么样?我估摸着,这人是陈腾鑫,他的实力不弱,但是却不显山不露水,故意在怂恿其他三个四大金刚和我们火拼,他通过杨明告诉我们情报,是为了我们不那么容易被打垮,我们越不容易被打垮,其他人就会越弱,他不要动手,到时候都可以当老大啦。”

“走吧,去看阿炳。”我说着走到教室最后面,直接把一张已经摔坏了的凳子拆下两条腿,给了一根李杰,然后包在胳膊下面,和他走向外面。

技校本来就比较乱,学校里面都经常打架,学校外面就根本管不过来了,所以只要出了学校,打的再凶,学校也装作不知道,因为一知道,就要管。

所以我和程龙程少东,以及昨天放学在外面和四大金刚打的架,学校八成知道,但是却提都不会提。

这时候我和李杰走出校门,不远处赵天洋已经带着他二十几个小弟在那里等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