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戴你的泰式指虎啊,学生仔扛不住的啦要不然。”长毛红说道。

  :酷b匠}网gJ唯一2正^L版《,rV其\`他cu都W2是3!盗版☆G

  木头没有说话,肥仔陈拍了拍我的肩膀:“挨完拳我送你一瓶跌打酒。”

  “好!”我点头答应。

  话音刚落,贾正京就一步踏出,速度快到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腹部就中了一拳,我整个人直接飞了起来,然后“趴”的一声落在地上。

  “三哥!”李杰喊了一声,被肥仔陈挡住了。

  我躺在地上,浑身剧痛,尤其是腹部那里,像是被打穿了一样,痛得揪心。

  我在地上躺了半分钟,然后咬着牙齿,一只手捂住腹部,慢慢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

  刚站起来,贾正京已经到了我跟前,又是一拳轰在我胸口,把我打得再次摔倒在地上。

  虽然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但我的身体已经挨了太多打,真的吃不消了,浑身骨头都好像断了一样。

  我一只手捧着心口,一只手捂着腹部,在地上弓起了身子,整个人蜷缩在一起,脸上表情因为痛苦而纠结在一起,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一只手卡住了我的脖子,把我拎起来,然后我的脸上中了一拳,我整个人只觉得天旋地转,哐当一下就晕了过去。

  我听到李杰大喊着我,我听到了沈佳宜的哭声。

  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感觉浑身都像是火烧一样,火辣辣的疼,尤其是腹部和胸口还有侧脸。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包间里,趴在按摩床上,背上正有一双大手不断的按揉摩擦,一片火辣。

  我一咧嘴发出一声轻呼,后面的手停了下来,肥仔陈的声音传来:“你小子身上怎么这么多伤?”

  “打架打的。”我咬着牙倒吸一口凉气,浑身都像是被火烧一样灼痛感真的很不好受。

  “能被打成这样也算是牛了。”肥仔陈说完之后又开始动起来,我身上满是汗水,全是疼出来的,最后在他搓揉下终于忍不住,开始发出痛呼。

  肥仔陈一把抓起我的脑袋,往我嘴里塞了一块带着消毒水味道的白毛巾:“别乱叫啦!客人还以为我们新推出**业务啦!”

  肥仔陈帮我推拿按摩完毕之后,甩了甩手,拿掉我嘴里的毛巾,塞了一根点着了的将军进我嘴里:“在这里躺一晚上,再乱动当心年纪轻轻就报废呀!”

  然后他就出门去了,我躺在那里狠狠吸着香烟,虽然被肥仔陈按摩得浑身都火辣辣的疼,但是我能够明显感觉到,我身上的淤肿都好了很多,几处之前受伤痛得揪心的地方也没那么疼了。

  就在这时候门开了,李杰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对我说道:“三哥,你感觉怎么样?”

  “死不了!”我咬了咬牙齿说道。

  “三哥,你有没有觉得他们都不是普通人?我感觉这次可能会是我们的机会,刚才你晕过去后,贾正京给了我三千块,说是当你的汤药费,刚才陈哥把我们今天的工资给我了,一共三百,还有一百给了沈佳宜。”李杰说道。

  我问李杰现在几点了。李杰告诉我已经十二点过了,我挣扎着要从床上爬起来,李杰按住了我;“三哥,陈哥说了,你现在不能动,就在这里休息一晚上,我去医院看一下就行了,明天早上学校见。”

  李杰说完之后就走了,我重新趴了下来,说实话,今天一天也真是够了,差点把自己折腾死。

  现在终于可以休息了,尽管身上还火辣辣的疼,另外肥仔陈的药酒味道也很刺鼻,但我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朦胧之间,我感觉我的背上凉凉滑滑的,我慢慢醒了过来,发现有人在我背上用毛巾擦,我一回头,看到竟然是沈佳宜。

  她换了一套按摩女的制服,很薄很短的那种,身上的白肉露出来一大片,手里拿着一块毛巾,看到我看向她,她也是一愣。

  之前肥仔陈帮我搓揉身体擦药酒,我可是被扒光了的,只穿了一条纸内内,这时候沈佳宜穿这么少,我也穿这么少,包间里面还打着空调,很暖,沈佳宜身上的香味飘了过来,气氛一下子变得暧昧无比。

  “陈哥说两点要把你身上的药酒擦干净,然后换上衣服,要不然寒气会进入身体的。”沈佳宜低着头,低声说道。

  我反应过来,赶紧重新趴好。

  沈佳宜又开始帮我擦背,她擦的很轻很柔,她的手指是不是的划过我的背脊,可能是因为擦了药酒的缘故,我的背部变得非常敏感。

  她的手指每一次滑过,我都感觉像是有一道电流从我背上经过一样,我忍不住颤了几下。

  “弄疼你了吗?”沈佳宜问道。

  “没...你继续弄就是了...”

  “哦。”沈佳宜说完之后就继续擦,慢慢她把我整个背部擦赶紧了,开始擦我的腿。

  擦着擦着她开始慢慢往我纸裤里面擦,我忍不住绷直了身子。

  沈佳宜的手和毛巾伸进了纸裤,擦了擦之后她忽然停下,然后对我说道:“唐山,你脱了吧。”

  脱了吧...脱了吧...脱了吧吧...我脑子里一片混乱,她让我脱?

  “陈哥说了,要浑身都擦。”沈佳宜又说道。

  我深呼吸了一口:“我自己来吧...”

  沈佳宜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我有些奇怪地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正在掉眼泪。

  “怎么了?”

  “你是不是嫌我脏?”

  “没有啊...”我能怎么说呢?

  “那你以前不是一直要和我那个的吗?现在我帮你擦身子你都不要...”沈佳宜说着又抽泣了几声。

  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那个...以前是以前,现在我...”我话还没说完,沈佳宜就哭得更凶了。

  我只能叹一口气说道:“好吧,你帮我擦,不过你不要笑话我。”

  我说着就要从床上爬起来,沈佳宜赶紧伸手扶我,她冰凉滑腻的胳膊贴在我的身上,让我忍不住开始瞎想。

  我被她扶着坐起来,一眼看到纸裤子都被我戳破了,我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