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正京伸出右手,用尾指掏了掏耳朵,看着我:“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他说到最后的时候眼神已经阴冷如刀。

  李杰在我身后悄悄拉了拉我:“三哥...算了,反正她也是个**...”

  沈佳宜不可思议但却满眼期望的看着我。

  我没有理他,也没有理她,他是李杰,他是贾正京,她是沈佳宜。

  “我刚才说,正京哥,你能不能放过沈佳宜?”我再次开口。

  这一次,长毛红都不说话了,我不知道他嘴里的什么衡水街马王是什么意思,但猜的出来,贾正京应该很有名号,而且根据他之前和长毛红的谈话,以及结合他在学校里面的所作所为,我已经猜到了这个家伙究竟是干什么的。

  贾正京名头不小,而且明显是黑玫瑰酒吧鬼哥手下的得力干将,之前舞台上那么多女的,我估计八成都是他拉来的。

  他进蓝翔,根本不是学习,是去蓝翔骗女人来这里,毕竟蓝翔美容美发班的女人年龄大小不一,但学这行的,都会稍微放得开一点,并且基本上都是外地过来的,贾正京应该很容易就得手。

  那么沈佳宜,用长毛红的话来说,就是贾正京调教出来的新马,贾正京是马王,意思就是鸡头吗?

  在我第二次重复之后,贾正京开始向我走来,他过沈佳宜身边,沈佳宜轻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双脚都发抖了,显然是紧张害怕无比。

  我不知道贾正京对她做了什么,但我看得出来,她根本不想来这里卖。

  “凭什么?”贾正京问我。

  我想了想,还真不知道凭什么他要给我面子,所以我老老实实的说:“我想不出来凭什么。”

  “那为什么?”贾正京又问道。

  我看了看沈佳宜,是啊,为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和她之间根本就谈不上有一丝丝的交情,只有过节。

  我想了想,然后说道:“正京哥,如果一定要有理由,那就是我认识她,虽然她不是个好女孩,但毕竟还是个女孩。”

  “多余的同情心?”贾正京笑了起来:“唐山,这玩意会害死你。”

  我低着头想了想,这能算是多余的同情心吗?我和沈佳宜有过节,她不是好女孩,但是,她才和我一样大,她还是个女孩子。

  我想,谁也不想过我现在这样的生活,哪个女孩也不愿意年纪轻轻就出去卖,都是被逼的。

  “正京哥,我不觉得这是多余的同情心无谓的正义感,只是我知道,我自己现在就已经够惨了,我爸妈忽然失踪了,我姐进了监狱,我哥还在部队不能回来,我现在就一个人,除了两个兄弟。”

  我看了一眼李杰:“还有一个躺在医院重患病房,我们来这里打工,是因为我们要帮他还医药费。”

  “沈佳宜我一直认识,我现在也看清她了,她根本不是什么好女孩,但她才和我一样大,我是男的,我已经觉得自己快要扛不住了,将心比心,她一个女孩子,跟你来这里肯定也不愿意,心里肯定也很苦。”

  长毛红在后面吹了个口哨:“马王,这学生仔不是同情心,是懂人心啊...”

  贾正京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你以为是我逼她来的?是她求我来的。”

  他说着看向沈佳宜:“你自己说,是不是你愿意来的?”

  我也看向沈佳宜,沈佳宜低着头,然后慢慢抬起头,满脸泪水,她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她看向贾正京的时候摇了摇头。

  “看到没有?是她自己愿意的啦,我马王贾正京,从来不做逼良为娼的事情。”贾正京说着拍了拍我:“不过你说的让我很感动,这样吧,你要是能说服她,我放了她。”

  我看向沈佳宜:“为什么?”

  沈佳宜看着我,昏暗的灯光下,她泪痕遍布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微笑:“唐山,谢谢你,可是我需要钱。”

  钱。

  钱。

  钱。

  如果她说任何其他理由,我都可能不理解,但她只说一个钱字,我理解了。

  最@新y章节上+酷匠:A网u8

  我不也是一样吗?为了钱,现在我也已经快要发疯了。

  “这么急?”我想起了下午沈佳宜被我和李杰抢的时候那绝望而又无奈的眼神,微微捏紧了拳头,我特么的都干了什么事?我只想到我需要钱,但是却没想到别人也有可能需要...“很急的啦,她老爸欠了高利贷跑路了,老妈药罐子一个,整天躺在床上的啦。”贾正京拍了拍我的肩膀:“生活,就是这样,长大,是很残忍的过程。”

  “我会把钱还给你。”我没有看贾正京,而是对着沈佳宜说道。

  沈佳宜擦了一下脸上的眼泪,低下了头,沉默了三分钟之后,她抬起头看向贾正京:“正京哥,我...我可以做别的吗?我可以和唐山他们一样端盘子,送酒水,我...我还可以打扫卫生,可以拖地洗厕所...”

  贾正京一把按住自己的大光头。

  “来来来,值得庆祝,马王贾正京第一次新马说不做哦~!”长毛红又开始倒酒,他好像根本就没有立场一样,只是在寻找喝酒的借口。

  “唐山,我有规矩的。”贾正京看向我:“沈佳宜先前是求我带她来的,我已经答应了,这事就不是她说了算,但是我也答应了你,只要你说得动她,我就放了她,不过,我有规矩的。”

  “喂!光头贾,你不要这么认真吧?你还真当你现在还是衡水街马王啊?”长毛红喊了一声。

  贾正京非常厌恶的一挥手:“我他妈衡水街那么多年,什么时候新马当面说不干啊?还是被一个学生仔给撬动!”

  “我的规矩是这样,马子要走我从来不会管,但帮她出头的,我要捅三刀。”贾正京看向我说道。

  长毛红在那边说道:“别太过分啊,这个后生仔我很喜欢的。”

  “我也喜欢。”忽然一道低沉的声音从远处飘来,明明很轻,但谁都听清楚了。

  我扭头看向那里,木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他靠在吧台最远处,低着头在抽烟,抽一口就咳嗽几声。

  “喂!光头贾!这两个是我收进来的啦!你是不给我面子咩?”肥仔陈也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

  贾正京看了看他们三个,骂了句:“我挑!十多年的兄弟你们合伙拆我台啊!我又没说捅他,吃我三拳,扛下来就这样,扛不住算你倒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