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到是肉场,我和李杰都变了脸色,李杰激动地搓着手说道:“胖哥!我干!”

  肥仔陈以为我也同意了,直接拍了拍我们的肩膀说道:“那就好喽,你们安心啦,鬼哥既然敢开肉场,就罩得住!”

  “反正你们也只需要送送果盘送送酒,其他的事情都勿要搞,鬼哥听我说你们是学生仔来的,知道你们不容易,让我每天给两百,挑!当年我们跟着鬼哥砍人也无这么好的待遇呀!”肥仔陈最后说了句:“还有,我的外号叫大力牛,不是长毛红这个扑街嘴里的肥仔陈!”

  说完之后,他就让我们去换了黑玫瑰酒吧的工作服,然后就让我们干活。

  我们干活很轻松,熟悉了厨房和这边就好,有人要吃的或者果盘,我们过去端一下,要酒水的就找长毛红。

  也不知道是今天生意不好还是每天都不好,大厅里面一直冷冷清清的,不过黑玫瑰酒吧的女人可真不少,到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舞台上面都换了四拨女的了。

  大多都是青春靓丽,也有妖娆妩媚的,那些来玩的人也都规矩的很,就是坐在沙发上面看表演,看中了就上去拉一个,然后走向黑暗当中。

  到了晚上十点半之后,黑玫瑰酒吧的生意忽然好了起来,陆续有人进来,而且这些人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甚至有的还自己带着女伴来,然后也是走向黑暗当中。

  我和李杰终于觉察到有点不对劲,这是肉场,自己带女人来玩?还不如去宾馆开房间啊。

  “三哥...加上这一拨,已经三十个女的被领走了。”我和李杰站在吧台附近,李杰小声对我说道。

  “喂!学生仔!自己做好本分就行啦!要不是看你们是学生,早就被轰走了知道吗?有时候知道的越多越危险啦。”长毛红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我们回头看向他,长毛红神色阴冷的看着我们。

  “我知道了,红哥。”我赶紧说道。

  长毛红忽然又笑起来:“吓到你们啦!来来来,喝杯酒压压惊。”

  我和李杰两人简直无语,长毛红这家伙从我们进门到现在,已经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喝了十杯了,我和李杰也被他带着喝了四杯酒一个人。

  “红哥,等下我们走的时候不会让我们付酒钱吧?”我不淡定了。

  长毛红听了之后哈哈一笑:“没事就喝酒的人才要付酒钱,我们都是有值得喝酒的事情才喝的嘛,鬼哥很大方的,安啦小弟。”他说着手一推,两杯酒从三米之外的吧台上滑了过来,然后停在我和李杰身前,竟然没有洒出一滴。

  我和李杰刚放下杯子,长毛红就对我说道:“来了这么多人,水果一定不够啦,你去喊木头回来切水果,天天站着当门神很拉风咩?”

  我走到门口,对依然站在那里抽一口烟就咳嗽一声的木头低声说道:“木头哥,水果不够了。”

  “知道了。”木头说了声之后看都没看我,丢掉烟头就往里面去。

  我跟在后面回到吧台,这时候李杰又去送果盘了,李杰回来之后刚放下盘子,我就看到木头叼着香烟从厨房出来了。

  “木头哥超有性格,酷的一比!”李杰说道。

  我则感到奇怪,这前前后后三分钟,能切几块?

  我拿着果盘去厨房,结果进去一看吓了一大跳!

  厨房专门放水果的长案板上,已经有了一大堆切好的水果...这...木头是变魔法的吗?我的眼神落在了那把插在案板上的菜刀上,菜刀还在摇晃...我终于确信,木头,肥仔陈,长毛红,这三个人绝不是普通人,那么这家很诡异的黑玫瑰酒吧老板,他们口中的鬼哥,又会是怎样的人物?

  我端着果盘出来之后,李杰忽然拉住我:“三哥!你看谁来了!”

  我扭头一看,发现吧台那里,一个穿着花衬衫的光头正坐在那里和长毛红说话,那个光头很熟悉,竟然是贾正京!

  而贾正京身边不远处,站着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低着头,尽管黑暗无比,但我还是一眼把她认了出来,是沈佳宜。

  “新马!怎么样?货色不错吧?”贾正京一边喝酒一边晃荡着腿对长毛红说道。

  长毛红好像不太喜欢他一样:“总是做这种逼良为娼的事情,会天谴啦,光头贾,你真是死性不改。”

  “我挑!不是我衡水街马王,鬼哥的场子哪来这么多靓妹?少说风凉话啦,都像你们几个,一个倒酒,一个看门,一个切水果,鬼哥不亏死啊!”

  贾正京一口喝干酒,放下杯子转过身,一下子看到了我和李杰,他愣了一下,伸手指着我们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你认识咩?鬼哥不是招服务生吗?这两个学生仔来应聘,还挺机灵,就用他们啦。”长毛红说道。

  贾正京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这时候沈佳宜抬起头来看向我们,眼神怯懦而又绝望,眼眶红红的,像是刚哭过。

  “唐山,你还没谢谢我呢,要不是我,你今天已经被打死啦。”贾正京走过来递了一个香烟给我和李杰:“听说你们放学的时候被八十多个人围了,怎么还活着?”

  他这么一说,长毛红也来了兴趣,看向这边:“哇,现在的学生仔好厉害,八十多个人围了也能活咩?”

  “小打小闹啦,你以为是...”贾正京说着闭了嘴,然后看了看我额头上的包:“身上也有伤吧?回头去问肥仔陈要跌打酒,擦一下就没事啦。”

  j酷&q匠网唯#一◎正版,7*其“T他都\!是T盗K版/

  他说完之后回头对沈佳宜吼了句:“跟我干活去!”

  沈佳宜眼眶里面打转的眼泪珠子一下子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滑落脸庞。

  她低下头,跟着贾正京就往里面走。

  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听到她终于压抑不住的低声抽泣。

  那声音,仿佛是条鞭子,抽打在我的心脏上。

  “为什么来这里?”我问道。

  沈佳宜微微一顿,没有说话,然后加快脚步往里面走。

  我转过身来,看着已经将要没入黑暗当中的贾正京背影:“正京哥。”

  “嗯?”贾正京停下步子,回头看向我。

  “能不能放过她?”我指着沈佳宜问道。

  沈佳宜猛然回头,泪流满面的她眼神当中流露出希望两个字。

  贾正京还没开口,长毛红就在后面怪叫着说道:“哇哦!后生仔够胆!衡水街马王调教的新马也敢拦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张三爱李四说:

  今天三更啦~!感觉自己萌萌哒~!求撸撸,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