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说话档口我们已经来到了生态广场里面,酒吧以前我没去过,但这里的酒吧真的和我想象当中的不一样。

  在我的想象里,酒吧应该是那种很乱的地方,物欲横流,色情和毒品齐飞,但是生态广场的酒吧,竟然让我觉得有点,小清新?

  总之是一种感觉,大概是因为坐落在公园里面,四周的环境太好了吧。

  我和李杰两个人把整条街从头逛到尾,都没看到黑玫瑰酒吧。

  再次回头,都准备随便找一个酒吧进去看看收不收人了,忽然就看到前面不远处一个阴暗的小巷里面,一个霓虹灯上面写着“黑玫瑰酒吧”五个字。

  我和李杰站在外面看着那里呆了呆。

  “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我说道。

  “我也觉得看起来感觉更像是肉场...”李杰说道。

  肉场的意思,其实就是色情场所,卖肉的场所的意思。

  “去不去?”李杰问道。

  我想了想,点头说道:“去看看再说!”

  毕竟这个机会很难得,那个招聘广告上面写了,没有任何要求,只要身体健康,能够做服务员做的事情就行,而且只需要晚上兼职,一天一百,外加提成。

  这对于我和李杰来说,已经足够好了。

  我们现在考虑的不应该是我们去不去,而是黑玫瑰要不要我们,但我们之所以会有顾虑,实在是因为这个黑玫瑰酒吧从外面看上去,太诡异。

  如果不是那个霓虹灯上写着“黑玫瑰酒吧”的话,我们绝对会把它当小发廊。

  我们走进小巷,地面阴暗潮湿,爬满青苔的围墙下面还有一条十公分左右的排水沟。

  黑玫瑰酒吧门口,两个男人站在那里抽烟,其中一个胖子穿着花衬衫,纽扣没扣,露出白花花的大肚子,他是个光头,脖子上带着一根小拇指粗细的金项链,身高一米八开外,体重估计超过两百斤,敞开的肚皮上还有一道长长的伤疤,一看就不是良民。

  另一个男人看起来倒正常不少,只不过他抽烟之后会底下头轻轻咳嗽,咳嗽的时候偶然抬起头看向我们,目光只在我们身上一扫,我和李杰就忍不住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个男人的眼神,太凶狠了!

  “喂!小鬼,这地方可不是你们来的,快走啦。”那个胖子没等我们走进,就挥手赶我们走。

  我和李杰停下脚步,忍不住就想走,但我想到了还躺在病床上的江文柄,硬着头皮迎向胖子不耐烦的眼神:“我们是来应聘的。”

  胖子愣了一下,看向另一个男人:“老板有招学生仔?”

  另一个男人抽了口烟,轻轻咳嗽了一下之后说道:“好像是要招两个送果盘的。”

  “那过来吧!”那个胖子朝我们招了招手。

  我和李杰走上去,到了他们面前,我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包来的路上特意买的将军烟,给他们递了上去。

  那个胖子看了我一眼:“小鬼还挺机灵,老板最中意机灵的人拉。”他说着毫不客气地把那包将军拿了过去,然后对我们说道:“要是老板要你们,记得明天给木头买一条啦,不然当心他看你们不爽剔你们骨头呀!”

  我赶紧点头说身上没什么钱,只够买一包。

  胖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让我别说,然后转身就往里面走,我和李杰走过那个叫木头,抽一口烟就咳嗽一声,但是眼神却犀利如狼的家伙身边的时候,我轻声喊了句:“木头哥对不起,明天一定补上。”

  木头没有说话,只是笑笑。

  我和李杰跟着胖子进入黑玫瑰酒吧,里面烟气袅绕,黑的一塌糊涂,七转八拐的走了有一段路,这才到了地方。

  一个并不是很大的空间,一个小小的舞台,正有四个穿着学生制服的女人在上面轻轻跟着音乐摇摆,下面是一排沙发,好多人坐在那里一边喝酒一边看着舞台上的表演。

  吧台那里几乎空无一人,长头发的调酒师趴在那里几乎睡着。

  胖子带着我们走到那个调酒师面前,忽然猛一拍吧台,那个调酒师吓了一跳,看清楚是胖子之后立刻破口大骂:“肥仔陈!你找死啊!扰我清梦了呀!”

  “是春梦吧?”胖子说道:“老板呢?”

  “这时候当然在下面啦。”调酒师拿起一个已经被擦得光洁无比的酒杯开始擦,他终于注意到了我们,问胖子:“这两个你收的小弟咩?看起来和你一样好无用啊。”

  “我挑!信不信我干你啊!”胖子骂了句,然后甩下我们,让我们等,接着他就自己往前走,走进黑暗之后就见不到了。

  那个调酒师这时候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们问道:“你们两个小鬼,跟着肥仔陈来这里做乜啊?”

  我听出他们说话腔调乖乖的,不像是本地人,有些港台口音。

  “我们看到招聘广告,来应聘的。”我说道。

  “挑!这么小就出来讨生活,没爹妈吗?”调酒师说道。

  他这话一说,可真是刺痛了我们,我和李杰一下就怒了,狠狠地瞪着他。

  那个调酒师一看我们的脸色不对,撇了撇嘴,然后从边上拿过三个杯子,倒了半杯加上冰,然后端起一杯对我们说道:“抱歉啦,说错话,先干为敬啦,两位。”

  说完之后他一口饮尽,我和李杰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这个调酒师性格倒是直爽,按理说他根本就没必要给我们好脸色,更别说给我们倒酒赔罪了。

  T最新章:节◇!上酷cE匠\网

  我们也端起那杯酒,然后学着他一口喝下。

  刚放下杯子,胖子的声音就从黑暗当中传来:“长毛红!你又玩这招?”

  “没有啦!我话错话,给这两位小兄弟赔礼道歉的。”原来这个长头发看起来有点像韩星的调酒师叫长毛红。

  “喝喝喝!喝死你呀!一晚上能找借口喝下三斤黄汤,你长毛红酒鬼的外号真不是白来呀!”胖子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这边,然后伸手指着我和李杰说道:“你们两个被录用了,马上换衣服。”

  什么?录用了?我和李杰这时候本应该高兴才对,但这地方和这些人,太古怪了吧?还有这个录用过程...“哇塞!终于有新人了,应该庆祝啦!来来来,喝一杯!”长毛红又开始倒酒。

  我和李杰面面相觑,这次胖子倒是没说什么,端起四杯酒当中的一杯喝下,放下酒杯之后对我和李杰说道:“你们两个想清楚了咩?我先告诉你们,这里是*场。”

  果然是*场啊!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舞台下面,有一个男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直接走上舞台,领着一个跳舞的女孩就往黑暗当中走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