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嫂怀里的味道很温暖,在经过最初的冲动之后,我听到了她的心跳,一下又一下。

  这种心跳让我想起了我的姐姐,以前的时候,我也经常就这么靠在她的怀里,听着她的心跳入眠。

  一想到我的姐姐,我这些天一直压抑着的情绪猛然爆发,思念和委屈如江水决堤,变成泪水,一溃千里。

  吴嫂动了动,听到我压抑的抽泣之后她抚摸我后脑和背部的手变得更加温柔,我听到她发出了一声叹息,然后又把我抱得更紧。

  我忍不住伸出手绕过她的后背,紧紧的抱住了她,她的身上很凉,大概是穿的少的缘故,我抱着她一下一下的抽泣,吴嫂的身子渐渐变得热起来。

  慢慢我感觉到她随着我抽泣抖动身子开始轻轻摇摆,我把她抱得更紧了。

  我这时候情绪也已经平复了许多,实际上到了后来,已经不是我的抽泣在带动吴嫂,而是她在带动我。

  我们两都安静下来之后,吴嫂慢慢松开了我,我也放开了她,抬起头来看向她的时候,吴嫂脸色舒红,昏暗灯光下的她显得分外妖娆。

  “你这孩子,怎么就哭了?想爸爸妈妈了?”吴嫂问道。

  “恩。”我点了点头,然以后说道:“我还想我姐姐。”

  “说起这个事儿,你姐姐怎么了?你和爹没在之后有警察来过,问了一些情况。”吴嫂说道。

  我擦了擦眼泪,咬着牙齿说道:“我姐姐被人害了!”

  “什么?”吴嫂吓了一跳。

  “被我害的...”我深吸一口气,如果一定要算的话,我姐姐确实应该算是被我害的。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吴嫂又说道。

  经过刚才那么哭了一次,我感觉我和吴嫂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了,我就把事情对吴嫂说了。

  说完之后吴嫂紧紧皱着眉头,然后她对我说道:“唐山啊,这事情真的很奇怪,你说的那个律师,还有那个什么一直看着你,后来忽然走掉的人,不像是普通人可以使唤的。”

  “你家的情况我也多少了解,你爸妈肯定没这样的能量,如果真是你爸妈的话,那也不会瞒着你。”

  我点了点头:“嗯,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觉得有人在算计我,还把我姐姐算计进了监狱。”

  吴嫂皱着眉头想了想:“那你现在应该赶紧回老家去看看啊,你家里电话打不通是不是?那打你叔叔伯伯亲戚的电话啊。”

  “我家没有亲戚,我爸妈是外来户,搬到我们村里去的,我从小就没见过爷爷奶奶,叔叔婶婶的,我们村就只有一部电话,村长家的,我打回去问了,村长说我爸没回去过,我妈也不在了。”

  听我说完之后,吴嫂忍不住又把我抱在怀里:“可怜的孩子,你爸妈不会是丢下你不管了吧?”

  吴嫂说的不是没有可能,经常有养不起子女的狠心父母抛弃子女,但是我爸妈绝不是那样的人,从小到大,家里三个,他们对我最好。

  “上次你爸刻章不是被警察罚了五千块吗?你妈就在乡下种种地,你又说你们家没有亲戚,这供不起啊...”吴嫂说道。

  我知道按照她的想法,我和我姐两个人这么高昂的学费,完全要我爸爸一个人来支撑,上次他刻章被警察罚款,已经把最后的钱全部罚没了,但现在我们刚交过学费,他就算要跑,也不会现在跑啊。

  “不会的。”我对吴嫂说道。

  吴嫂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摸了摸我的脑袋,对我说道:“唐山,你要是有困难就找姐姐我,这房租,我就不收你的了,以后你放学回来就来我这吃饭,我反正也是要吃的,一个人做饭每次都吃不完,也是浪费。”

  我没有拒绝吴嫂的好意,因为这个世界上对我好的人实在太少了,我很珍惜。

  又说了几句之后,我就和吴嫂说我晚上要去看望生病的同学,吴嫂一走,李杰就从外面进来了。

  李杰一进门就对我挤眉弄眼:“吴嫂真是个好人啊!”

  “是啊,她很好。”我也说道。

  “吴嫂这温暖送的把三哥的童子身都拿走了,真是中国好房东,啧啧...”

  “你滚!”

  我和李杰出了门,一路上这货死活不相信我和吴嫂没发生什么,他信誓旦旦的说吴嫂出门的时候他故意看了,吴嫂脸带桃花,眼泛秋水,分明就是被满足了云云。

  看正$版?章K;节0}上》A酷匠网

  听着他的种种分析,我也是醉了。

  一直到了武警医院外面的时候,李杰这才安静下来。

  “怎么不继续说了?”我问道。

  李杰丢掉烟头,呼出一口白烟,用脚踩灭了之后说道:“你真以为我对你那点破事感兴趣啊?你的童子身还在不在,关我什么事,我只是不想心情太沉重啊。”

  “不过到了这里,还是很沉重,里面躺着的,可是我们的兄弟。”李杰说着耸了耸肩,苦笑起来。

  “都会好起来的。”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带着他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我报了张晨的名字,无谓的自尊心,只会图增笑柄。

  武警医院的护士带着我们来到了江文柄住的特护病房,我们在门口透过玻璃看到江小燕正坐在江文柄床边,安静的写着作业。

  李杰要推门进去,我拉住了他,对他摇了摇头:“小燕在写作业,我们就不要打扰了,先去黑玫瑰酒吧看看情况,完了之后再过来吧。”

  于是我和李杰向那个护士询问了一下江文柄的情况,那个护士说病人伤情虽然严重,但是救治及时,现在已经稳定了下来,如果心智足够坚强的话,肯定会醒过来。

  听到这个消息,我和李杰放心多了,又在门外看了看安安静静的那对兄妹,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鼻子发酸,阿炳,苦了你了,你就好好休息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兄弟们帮你扛!

  我和李杰离开武警医院,来到泉城公园生态广场内的酒吧一条街。

  李杰是土生土长的济南人,对这里的情况比较了解,从他嘴中不断蹦出什么2046,88苏荷,官邸,还有品PUB什么什么的。

  “以前一开始的时候只有品PUB和官邸还有另外一家酒吧,一共三家,现在大大小小开了十几个了。”李杰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