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声,江小燕忽然一拍桌子,大声喊道:“你们不准笑!”

  然后她当着所有学生的面,从位置上下来,小跑着到了门口,看着我和李杰问道:“你们怎么弄成这样?”

  “小燕...阿炳他...出事了,在医院,要通知你们爸妈,他留给学校的电话打不通。”我抬着头,挺着胸,拼命压制心里的愤懑,用尽可能冷静和清晰的声音对江小燕说道。

  我知道,这里的所有人,除了江小燕,没有一个人看得起我和李杰,他们看到我们这个样子,根本就不会想我们为什么这么狼狈,也不会可怜我们,他们只会觉得好笑...别人看不起我们,笑话我们,那我就更不能让别人瞧不起!所以我要抬起头,挺起胸膛和江小燕这个让英豪高中无数男生魂牵梦萦的美少女说话。

  我要让这些瞧不起我的英豪富家子弟们,知道什么叫做人穷志不短!

  江小燕听到我说出这个消息之后,直接呆了呆,粉粉的脸上立刻变得惨白,她一手扶着门框,差点跌倒,缓了缓之后才开口说道:“带我去...”

  “在哪里?我开车送。”张晨这时候开口了。

  我说出了医院的名字。

  张晨直接看向江小燕:“想快就跟我走。”然后他转身就走。

  江小燕跟了上去,我和李杰也跟了上去。

  到了接近校门口的时候,那几个保安已经走了,只有一个保安还在那里。

  那个保安看到张晨来了,赶紧苦着脸说:“晨少,这车您是不是...”

  “我知道。”张晨冷冷回了一句,然后帮江小燕打开车门,接着他自己上了车,发动车子,在离开之前,他像是忽然想起了我和李杰一样,回头看向我们,说道:“不好意思,跑车只有两个座,你们自己离开吧。”

  说完之后,他踩下油门,轰的一声,车子就朝着校门外冲去。

  魂不守舍的江小燕,留给我们一个披肩长发随风飘起的背影,坐着张晨的跑车,远远离去。

  我和李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心里百般滋味。

  “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找人找到了还不走?”之前被张晨训的那个保安开口赶我们走。

  我和李杰两个人,一步步向英豪高中外面走去,那个保安头子把在张晨身上吃的憋全部撒气在我们身上,嘴里嘀嘀咕咕。

  我和李杰走到门外,又走了一段之后,李杰忽然蹲了下来,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他一下就哭了起来。

  “三哥...我走不动了,真的走不动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就这么难...”

  “为什么同样的年纪,我们就要被人当狗对待!又打又骂,他张晨就是祖宗啊!”李杰发泄似的大声喊道。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已经被压扁了的香烟,蹲下来给了李杰一颗,帮他点上,然后自己点了一颗吸了一口。

  “李杰,我们是兄弟。”我呼出一口烟气:“兄弟是什么?”

  “兄弟就是一起吃亏受罪扛事挨打的!”我狠狠抽了一口,浓烈的劣质香烟烟气在我的肺里打了一个转:“只享福的,不是真兄弟!我们,不会永远都这样!现在我们共患难,以后才可以一起荣华!”

  “是男人,是兄弟就擦掉眼泪,站起来!跟我走!我们回阿炳身边去,他还需要我们!”我站起身来说道。

  李杰一把抹掉脸上的泪水,狠狠抽了一口烟,站起来看着我说:“三哥,你也流泪了。”

  我红着眼睛张开嘴一个深呼吸,然后搂住李杰:“今天的屈辱,我们一定要永远记住,今天的眼泪,也要永远记住!”

  李杰点了点头说道:“三哥,我记住了!”

  我们到医院的时候,江小燕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她坐在重患病房外面的座椅上,小玲老师陪着她,张晨不在。

  小玲老师的眼圈也是红红的,有些微肿,两个女孩都很漂亮,这时候这模样看着真叫人心疼。

  我走了过去,在江小燕面前蹲下:“你爸妈...什么时候过来?阿炳需要转院的。”

  我这么一说,江小燕哭的更加凶了。

  小玲老师也一下子哭了起来。

  我和李杰一头雾水。

  这时候张晨出现了,他后面跟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那个医生跟着他来到病房面前,张晨指了指躺在病床上的江文柄:“这个病人要转院。”

  “好的,张公子。”那个医生非常客气地说道。

  张晨看了一眼哭得正伤心的江小燕,然后又看了看我,他皱了皱眉头,接着对那个医生说道:“快去吧。”

  那个医生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看到他心口挂的牌子上写着什么副院长...“你是唐山是吧?”张晨来到我的身边,又开口说道:“江小燕的哥哥是怎么伤成这样的?”他说这话的时候,双眼之中明显有杀气。

  我站起身来,李杰忽然从后面一把将我拉到身后,对张晨说道:“张晨,我知道你牛,你家有钱,但是你别以为什么人都会因为你家有钱就像孙子一样对你!这是我们的事,你一边呆着去!”

  我知道李杰的愤怒从何而来,一方面是因为张晨家太有钱,像是我们这种穷人家的孩子,对他这种人有着天然的敌意,另一方面是因为张晨这家伙摆明是要追江小燕!

  听到李杰这么说他,张晨也不生气,还是原来那种冷冰冰的表情:“你们的事?你们摆得平吗?知不知道他这样要花多少钱?”

  张晨说着忽然笑了起来:“已经花了一万了,转院的话,更好的治疗,会要更多的钱,一个月随随便便就十几万都是正常,你们确定能摆平?穷不可怕,穷还要打肿脸充胖子就显得愚蠢了!”

  李杰一听脸都涨红了,我们这种穷人家的孩子,表面再坚强,实际上内心深处总还是藏着自卑,生下来就穷,这种自卑,是命不是病,所以根本没法治,就像是穷人出身的人,不管以后多么富有,最喜欢吃的还是肥肉一样,少年时的穷困,是深藏在骨子里的。

  这时候张晨直接得近乎赤果果的话,不止刺痛了李杰,也刺痛了我的神经。

  “张晨!”李杰一下子就爆发了,上去就要打张晨,我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他,咬着牙说:“住手!”我说的很无力,因为我自己也忍不住要动手,有钱你牛那是你的事,但在我们面前装就不对了。

  李杰被我抱住,不能动手,张嘴就说:“你以为你是谁啊?有几个臭钱了不起?谁稀罕?”

  张晨叹了口气,目光落在江小燕身上,他又开口说道:“她稀罕。”

  江小燕这时候停止了哭泣,远处之前那个离去的副院长带着医护人员过来了。

  在他们经过我们身边,进去帮江文柄转院的时候,张晨开口对我和李杰说道:“你们知不知道他们是孤儿?”

  孤儿?孤儿!

  我和李杰一下子全都愣住了,江文柄和江小燕是孤儿?!

  “他们父母去年出的车祸,全都没了,因为是自己的责任,所以没得赔,江小燕上的是英豪,家里的积蓄,已经花的差不多了,他们的父母只给他们留下一套房子。”张晨说道。

  我和李杰全都呆在那里,被这个消息完全震住,这事情我们从来没听江文柄说过,难怪江文柄留给小玲老师的家长电话根本没法打通,难怪江文柄说不去蓝翔上学就直接一个多月不去...“现在除了我,你们谁拿得出这么多钱?”张晨又说道。

  这时候江文柄被从病房里推了出来。

  “江文柄的仇,我帮他报,他的医药费,我来出,江小燕,我来照顾。”张晨用宣判的语气说道。

  酷!匠网正4E版=首发‘●

  我和李杰站在那里,掌心发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们看向被推过身边的江文柄。

  他的眼角,躺下了泪水。

  就算成了植物人,也是可以听见别人说话的,我的兄弟江文柄,他一定听到了这些话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