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听乐了,卡在厕所里了?

  “李杰让开。”我说着把李杰从上面拉下来,然后自己爬上去,又给搓货赵志远来了一下,这一下上去,赵志远叫的跟个疯狗一样,双手拼命的往上推,差点把我掀翻。

  我下来之后,竹筐就被赵志远给推出了头顶,我伸手把竹筐拿了丢在一边,这时候赵志远浑身上下都是厕纸,脑门上海盯着一条染血卫生巾,整个人半个屁股都卡进了厕所的屎道,加上他之前自己拉肚子把屎喷在了蹲坑边上,这时候慢屁股都是屎,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更关键的是他卡在了那里,下半身根本动弹不得。

  他被搞成这副模样,我都没法下手了,下手都会脏了自己手啊。

  “唐山我...”

  “再说一句老子把你整个人都塞进去!”我直接打断赵志远。

  赵志远被我一吼不敢说话了,只是恨恨的盯着我。

  我朝着他吐了一口口水,然后往后退两步,脱下裤子就对他尿。

  赵志远拼命用手挡住自己的脸,但他下半身根本不能动,只能不停骂我,至于骂我的时候有没有喝了我的尿我就不知道了。

  我尿完之后看了看李杰,他也上来脱了裤子对赵志远来了一发。

  “赵志远你给我记着!这事没完!如果江文柄出了问题,老子一定弄死你全家!”赵志远本来还想对我放狠话,我先开口说了。

  “我不怕告诉你,老子现在就只剩自己一个了,我姐被你们害进了监狱,我爹我娘失踪了,你们够种直接干死我!要不然就等着被我弄死!”我说完之后又对赵志远狠狠踹了几脚。

  看这家伙已经完全没脾气了,这才离开。

  和李杰刚出厕所,前面就来了几个高三的,我们两个加快步子从最近的楼梯下去,刚下到一楼,就听见上面有人在喊:“远哥出事了!快抓住他们!”

  我们抬头一看,有一个高三的站在三楼指着我们,远处有一帮子高三吃完饭的学生正朝着这边走来,听到那人的喊声之后,直接就朝着我们冲了过来。

  “跑!”我对李杰说道,然后带着他就疯了一样往学校外面跑。

  我们只有两个人,他们高三几十号接近上百个人都是跟着程少东混的,正面根本扛不过。

  我们一路冲到学校外面,好不容易摆脱他们之后,李杰问我现在怎么办,我说去看江文柄。

  我和李杰两个人没吃饭,直接往医院去,上午江文柄被送医院,那时候那么严重,肯定是最近的医院,所以很好找。

  我们到了之后问了一下收费地方的医生,医生告诉我们已经送去急诊室,现在抢救过来了,住在后面住院部的重患病房。

  李杰一听就急眼了,拍着窗户玻璃就吼:“都抢救过来了为什么还住重患病房?”

  里面的女医生都被吓到了,我赶紧把李杰拉走,和那个医生说了一句对不起,我兄弟太急了。

  和李杰两个人往住院部走的时候,李杰一直问我:“三哥,要是阿炳真的出事了,可怎么办啊?”

  “三哥,他们不是说抢救过来了吗?这是抢救啊!那不是很危险?伤的很重?可是已经抢救过来了啊,怎么会住重患病房呢?重患病房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还很危险的意思啊?”

  我这时候心里也很乱,进了住院部才皱着眉头说:“去看看才知道,现在怎么急也没用。”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我心里也很着急,根本不知道怎么办。

  到了江文柄病房外面,老远就看到贾副院长迎面走来,他看到我们停了下来,并没有问我们打架的事,而是问我们:“你们知道江文柄父母的联系方式吗?”

  “贾老师,阿炳他怎么样了?”我没有回答他,反而问他,因为我真的很急很担心。

  贾副院长叹了口气:“虽然抢救过来了,但是还在昏迷当中,医生说要是一个月没法醒过来的话,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我和李杰当场就愣住了,植物人...那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你们知不知道他父母的联系方式?我刚才打电话问你们小玲老师,小玲老师给我的号码根本打不通。”贾副院长说道。

  “我们只知道他家住在哪里,具体哪一层还不知道。”李杰说道。

  “她妹妹在英豪高中上学!我们认识她,可以去找她妹妹!”我说道。

  贾副院长一听到江文柄妹妹在英豪高中上学,脸色一下子和缓了许多,他说道:“那你们谁赶紧带我去找他妹妹,能在英豪高中上学,家里条件肯定还可以,如果转院接受更好的治疗的话,醒过来的概率大一点。”

  我和李杰两个人听完之后面面相觑,我们还小,根本就没想到这一块,只知道江文柄变成植物人,很急。

  …P酷~+匠。#网6●正p《版首发I

  贾副院长这么一说,我才不得不考虑钱的问题,江文柄家境根本就不好,江小燕在英豪高中上学已经倾尽他们家所有的财力了,这事我们是知道的。

  现在江文柄这样...“他家没什么钱...”我咬着牙开口说道,没钱,没钱!我第一次感受到没钱是多么痛苦。以前的时候我家虽然穷,虽然苦,但是我年轻,我还有很长的时光,还有很多没有遇到的机会...可是现在,江文柄家拿不出钱的话,那江文柄就毁了!

  现实是多么残酷啊,突如其来的打击,根本就不会给你任何时间准备,就算你以后再有用,以后再努力,但是现在不行,那就永远都没有机会了...“没钱啊...”贾副院长有些吃惊地说道,看我们不像是说谎,他又问道:“那打架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谁打的他?”

  我和李杰对看了一眼,这时候深深感到我们这些学生,究竟是多么无知!

  我们自以为遵守校园潜规则,不揭发检举,私下解决,但是真的出了事情,我们根本没能力解决。

  我这时候要是开口说了,那我以后在蓝翔也别混了,但是不说的话,那江文柄他...“打我们的是高三的人,张志远带的头!”我深吸一口气之后毫不犹豫地说道。

  “三哥你...”李杰有些吃惊地看着我,然后他不再说话,脸上满是无奈的表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