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李杰被后面的人群挡住,没有摔倒,那两个高三的下来之后直接冲着我们就打,我这时候已经顾不上李杰了,后面人太多也没法躲,只能咬牙硬吃了那家伙一拳,然后我也一拳轰在他脸上。

  一拳把他打退之后,我又对着正在打李杰的家伙狠狠一脚,刚踹完那家伙,后面就有人对我踹了一脚,我一下子被踹得趴在地上,顿时之前那四个打李杰的家伙就从后面围了上来,和从楼梯上下来的家伙一起围着我踹。

  我只能抱住自己的脑袋硬抗,只一会儿,我浑身上下就被踹了十几脚,李杰估计也被打倒了,这些高三的狗崽子下手真的很狠,完全是要废了我们的架势。

  这么踹下去,不要多久,我肯定要扛不住了,这时候我心里只想着这边的情况能够被保安看见,保安快点出现。

  但是保安没等来,却等来了一个让我完全意料不到的人。

  “都特么给老子住手!”忽然一道声音在人群外炸响。

  整个大蓝翔,高三绝对是最凶最狠的那群人,这时候高三的人帮程少东报仇,居然有人敢这么阻拦他们,顿时所有人都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

  在高三那些家伙凶狠的目光下,人群自动分开,楼梯外面走廊上,阳光之下一个铮光瓦亮的大光头站在那里,贾正京!

  大蓝翔的高三在学校里面可以说是无法无天,但是对于成人班,他们还是心存敬畏,毕竟那些都是社会上混过的人,而且都是大人,单挑不吃亏,群挑更是凶猛,动不动还能找来校外的人。

  这时候高三的那些狗崽子也全都住了手,我和李杰都被他们用脚死死的踩在地上不能动,江文柄我看不见他,不过看到楼梯上有血,而且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估计被打惨了。

  “正京哥,不要踩过界啊。”这时候楼梯上方一个声音传来。

  是高三程少东手下混的最好的赵志远,昨天在非凡网吧被打,也有他的份,难怪今天对江文柄下手那么重。

  这时候张志远头上还贴着胶带,脸上也是鼻青脸肿,昨天被打的不轻,他眼神冷冽,站在楼梯上看着下面的贾正京。

  贾正京看着赵志远,忽然咧嘴露出一口被烟草熏黄了的黄牙,笑了起来:“龟毛儿子也装逼!看在你喊我一声正京哥的份上,赶紧滚!”

  我躺在地上心里奇怪,贾正京这个家伙,我虽然认识他,但他不应该认识我啊,为什么要帮我出头?

  贾正京这么一开口,顿时四周一下子变得安静无比,所有人都不说话,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这么说话,完全是不给高三面子,这下成人班八成要和高三开打了!

  赵志远被贾正京直接这么回了一句,脸一下就黑了,他把手从身后拿出来,手里握着一根钢棍,在楼梯扶手上轻轻一敲:“喊你一声正京哥是看得起你,你以为我真的怕你?还是以为东哥不在,我们高三就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和我们跳?”

  酷S匠:Y网。首发V}

  贾正京根本就不把赵志远放在眼里,他开口说道:“一群毛都没长全的小娃子,学人混社会啊?这里是学校!是学习的地方!”

  他这一句话,把所有人都雷翻了,这大蓝翔,什么人都可以说是来学习的,但他贾正京绝对没资格!这家伙根本就是来玩女人的啊!

  赵志远怒极反笑,正想说什么,忽然他看到了什么,直接回头往楼上走去:“撤!”

  他站在楼梯上,看得比较远,看到了远处跑来的保安,直接带着高三的人撤了。

  人群一下子就慌乱起来,没等保安到这里,全都跑的没影了。

  学校的三个保安跑到这里的时候,我和李杰也互相搀扶着爬了起来,刚准备回头看看江文柄,就听到迎面冲来的保安嘴里在喊:“赶紧叫救护车!”

  我的心咯噔一下就沉了下去,猛一回头,楼梯台阶转角处,江文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都是鲜红的血!

  “阿炳!”我和李杰不顾疼痛无比的身子,直接朝着楼梯上冲去,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江文柄身边,他身子底下已经一滩血,脑门被钢棍敲开花了,整个人躺在那里一动都不动。

  “阿炳!”我又喊了一声,蹲下来想要伸手去碰他,但是又不敢。

  我怕了,我真的怕了,我怕他被打死了!

  我感觉我的手都开始颤抖了,李杰直接脸色发白,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嘴里一直在反复说:“没事的,没事的...”

  我伸手放在江文柄鼻子底下,还有呼吸,松了一大口气,心里的担忧小了一半。

  那三个保安这时候已经上来了,其中一个人打了救护车。

  “别打救护车!喊校医啊先!”我忍不住冲着他们喊道,等救护车,直接能把人耽误了!

  校医很快就到了,那个校医看到又是我们,还有些奇怪,但看到倒在血泊当中的江文柄之后,脸色直接就白了。

  我和李杰站在一旁脑子一片空白,就看着那个校医对江文柄进行急救。

  我想起我们三个和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就只有他和李杰两个兄弟啊!居然被偷袭打成这样,赵志远这个狗!

  很快校领导也来了,贾副校长和教导主任都赶来了,一看又是我们几个,教导主任直接就吼了起来:“唐山你们是怎么回事!”

  我咬着牙不说话,李杰也是一样。

  教导主任上来就想踹我们,一个上午,先是老师被戳伤了,接着又是学生被打成了这样,虽然不是我戳的,虽然打人的也不是我,但都和我有关系,而且都是大事,也就不怪他发火了。

  但是他却被贾副校长拦了下来:“先救学生!”贾副校长低声吼道,显然也是怒了。

  “搭把手,一起抬一下,赶紧送医院!”这时候校医已经帮江文柄粗糙的包扎了头部。

  我和李杰立刻就上去了,他们把江文柄放在我背上,我背着一米八几一百七八斤的他,一步步从楼梯上下来,他微弱的呼吸在我耳边吹着,他身上的血也流到了我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