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之后我们约好明天一起回学校,我一个人坐公交车回家,因为白天刚把程少东给挂了,所以我有点怕被人埋伏,但一路上到了家门口都没发现什么异常,稍微放心了点,刚拿出钥匙来,我忽然听到隔壁吴嫂家里好像有人在哭。

  我扭头一看,发现隔壁吴嫂家门敞开着,门前一片狼藉,碎碗什么的洒了一地,我走到门口一看,发现吴嫂坐在地上,衣衫不整,头发蓬乱的抱着自己在哭。

  “吴嫂,你怎么了?”我赶紧进去,心想着不会是被打劫了吧?难道是程少东的人来找我没找到连累吴嫂了?

  我走到吴嫂面前,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睛红红的,满脸都是泪痕,脸上还有巴掌印,她看了我一眼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脸,对我说:“唐山你帮我收拾一下屋子。”说完之后就往房间走去了。

  我帮吴嫂打扫了屋子,她屋子里面乱七八糟,好像有人打过架一样,然后就把门关了起来,来到她的房间,吴嫂一个人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在抹眼泪,那模样可怜极了,我走过去坐在她床边上问她怎么了。

  吴嫂摇摇头就是不肯讲,我没办法,干坐了一会儿就想走,她不说我没辙,就在这个时候,吴嫂忽然开口问我:“唐山,你说我是不是很贱?”

  “啊?”我愣了一下。

  “我...我勾引老王,被他老婆知道了。”吴嫂说着低下头,又开始流泪:“我是不是真的很贱呀?可是我没男人真的很难受...”

  我愣住了,吴嫂和老王?我想起来之前我回家的时候,难怪当时吴嫂表现的那么古怪!原来她和老王...这我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唐山,你抱抱我...”我嫂忽然抬起头来看着我说道。

  我直接傻了,呆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好。

  吴嫂这时候脸都哭花了,她穿着碎花裙坐在床上抱着膝盖,房间里又只开了一盏台灯,真的很诱人!

  “算了,我知道我是个贱女人,你一定觉得我很恶心是吧?”吴嫂失望的低下了头,继续把头埋在膝盖上:“我是个贱女人,我没有了男人,我总是忍不住想要勾男人,没有男人会要我的...”

  她说着又哭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上去就抱住了她,吴嫂愣了一下,然后也反手抱住了我,我把她抱在怀里之后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安慰她说:“不是你的错。”

  吴嫂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抓住我的一只手,按在她自己心口上:“唐山,我的心好痛,你摸摸。”

  我的手被吴嫂抓着按在她心口,我一下子浑身都绷紧了!心里想起了李杰和江文柄的话。

  可能是太紧张,一不留神就脱口问出:“吴嫂你是不是想要我?”

  说完之后我和吴嫂都愣住了。

  这是什么话啊!完蛋了!

  但事情并没有向我预料的方向发展,吴嫂楞了一下就疯狂的抱住我,把脸贴在我的胸膛上,我感觉她的身体好烫,还微微发抖。

  吴嫂喘着粗气把我越抱越紧。

  我真是被吓到了!原来吴嫂还真的是想要我那个她啊!李杰和江文柄根本就没说错,看来还是我太纯洁了!

  “唐山...你不是说要吗?抱我啊...”吴嫂在我耳边开口吹着气说道。

  我听着她这种酥人软语,一下子句钢了起来!

  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状态,已经盘坐在我身上的吴嫂更加疯狂了,她都自己动了起来。

  再这样下去我今天真的就要早节不保,交待在这里了!

  “吴嫂...我...”

  “别说话,吴嫂知道你不会,我教你。”

  “我...”

  “你先摸摸啊,怎么这么笨呢?”

  “我...吴嫂我做不到啊!”

  “小负心汉,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吴嫂一把捉住了我,另一只手拉低自己那件已经被撕裂了的衣服。

  这绝壁是忍不住了!我想不看都合不上眼,就像是吴嫂说的那样,我想着不能看,眼睛不听话了啊!

  我不听话的不止是眼睛,身体都不听话了,我的弟弟,我的手,还有我的眼睛我的嘴。

  闻着香味吃了两口之后,我忽然感到我的鼻子也不听话了。

  我的鼻子一不听话,我立刻就清醒了,一股要爆鼻血的感觉瞬间让我清醒,上次被程龙打过之后,我的鼻梁骨就很脆弱,这感觉又是要爆浆的感觉!

  我一下没忍住,鼻血喷了出来,直接爆了吴嫂一身子。

  吴嫂“啊”的一下就从我身上跳开了。

  我赶紧扬起脑袋,捂住鼻子:“吴嫂你别怕,我只是流鼻血啊!”

  五分钟之后,我躺在吴嫂被子上,额头上耷着一条湿毛巾,鼻孔里面塞着两团纸,张着嘴巴看着天花板。

  吴嫂洗澡去了,毕竟被我喷了一身鼻血....想想我干了什么事啊,这也太乱来了!

  虽然是吴嫂引我,虽然吴嫂真的很引人,她的身材...脑子里一回想,我又有点小鸡冻了。

  q'更新‘最dS快上酷@G匠网L

  就在这个时候,吴嫂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了进来。

  我一看这么快?有点吃惊:“吴嫂,女孩子洗澡不都很慢吗?”我问道。

  “哪个讲的?慢肯定是在洗澡的时候做坏事了!不然就洗个澡嘛,能要多久??”吴嫂用一种我是过来人的语气对我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估计和我们男生差不多吧,喜欢在卫生间自己娱乐自己,不过要是共用卫生间的话,会不会怀孕啊?

  我还在想着乱七八糟的问题,吴嫂就已经走了过来,在我身边坐下。

  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哼着小曲,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我躺在那里,从后面看着她浴巾没有包裹住的肩胛骨,要说这女人,诱人的是真诱人,哪怕只是肩胛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