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趁他不注意,直接伸手抓住他的脑袋,一把就把他的头按在了桌上一份酸菜鱼汤里面,王守仁被烫的拼命挣扎,一下子挣脱了我的手,闭着眼睛把桌上的菜都弄了一地,站起来就往后退,江文柄这时候也站了起来,直接一脚就踹在王守仁的肚子上,把他连人带凳踹翻在地上。

  我们这一动手,那边29中的人都愣了一愣,他们大概没有想到我们会直接动手,毕竟我们只有三个人,他们有七八个人。

  但是我知道今天这事江文柄肯定会动手,既然他动手,那我也就动手,我不知道江文柄和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我也不会去问是谁对谁错,我只知道,我兄弟要打谁,我就打谁,谁和我兄弟是敌人,也就是我的敌人!

  “江文柄!给我打啊!哎呀我的妈呀。”王守仁摔倒在地上之后,抹了一把脸,全是酸菜鱼的汤汁,还挂着几片酸菜叶子,他的眼睛被辣得睁不开,脸被烫的通红,不断大呼小叫,和他一起的那七八个29中学生呼啦一下子站起身来,全把屁股底下的凳子拿在手上,朝着我们这边冲来。

  我一句话也没有多说,直接把自己屁股底下的凳子也抓在手里,站在了江文柄的身边,;李杰也从桌子里面转过来,手里同样提了一个凳子。

  我们三个是兄弟,有难同当!

  就在29中的学生冲到面前,我们正要开打的时候,忽然一个人大喊了一句:“都住手!要打出去打!”

  这人声音很大,一下就喊得我们全都住了手,29中的学生扶起王守仁,其中另一个看起来像是带头的对刚才喊的饭店老板说:“王伯,我们给你面子。”

  然后他一甩头,招呼其他学生:“走!我们去外面等着!”他喊完之后盯着我们狠狠的说:“够种就出来!今天不打废了你们我荷马誓不为人!”

  说完之后他就扭头带着人向外走去。

  江文柄立刻抬腿就要跟出去,我伸手拉住了他,让他坐下。

  “你怕了?”江文柄问我。

  我摇了摇头。

  “那不出去干什么?”江文柄问我。

  “吃饭!”我说:“吃饱了再干!文柄,今天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一起闯出去!”

  江文柄看着我,忽然开口说道:“其实我也真饿了。”

  然后我们三个人就坐下来重新吃饭,我把白酒全倒进酸菜鱼里面,然后又喊了三瓶啤酒,我和江文柄还有李杰三个人,一个人一瓶啤酒直接吹掉,然后大口吃肉,这时候店里面其他人都不出声,全都看着像是没事人一样的我们。

  29中的那几个学生在外面等的不耐烦了,在外面不断叫嚣,什么江文柄你妈软蛋,怂不敢出来,缩头乌龟什么的,怎么难听怎么骂。

  我三次拦住暴怒要打人的江文柄,坚持让他吃饱肚子,这菜点了不能不花钱,兄弟我有钱,愿意大家一起花,但兄弟我真的也没钱,所以不能浪费!

  我们三个人十分钟,把桌上的菜全部吃光,然后同时放下筷子。

  我从口袋里摸出两百块钱,拍在桌上,在四周诧异的眼神当中伸手拎着一个啤酒瓶站起身来就往外走,江文柄跟着站起来,李杰随后,我们三个人,一个人拎着一个啤酒瓶,来到门外。

  这时候门外已经聚集了十几个将近二十个29中的学生,一个个都把校服拉了起来,露出了手臂,站成一排,看起来很牛的样子。

  大中午的太阳有些刺眼,喝了一瓶啤酒之后我却感觉我的血液正在燃烧,看着外面黑压压的一片人,我非但没觉得害怕,反而有点兴奋,我看了看李杰和江文柄,然后问他们:“怕吗?”

  江文柄咬着牙齿说怕个球!

  李杰说今天豁出去了!

  我笑了笑,很好!其实我之所以可以和他们两个玩到一块儿去,除了他们两个和我一样家里条件都不好之外,就是我知道他们两个都是有血性的人,虽然现在我们还小,但以后,我们肯定不平凡!这一点我坚信!

  “人不狠!站不稳!”我大喊一声,然后直接用空酒瓶往自己脑门上一敲,顿时酒瓶碎裂,残留的啤酒弄湿了我的头发,我拎着已经露出锋利的酒瓶往前走,后面又传来两声乒乒声,江文柄和李杰的脚步声也跟了上来。

  我越走越快,短短十来米的距离,到最后我已经开始跑了,我狠狠的盯着那个之前说要废了我们的家伙,其他人不管,我就盯上他了!要废我们?那就先废了我们!否则就别和我们牛!

  那家伙也算是硬气,看到我们来真的,虽然吓得脸色都发白了,但还硬咬着牙不退,他捏着拳头大喊:“大家不要怕!他们只有三个人!”

  他喊不怕,但是其他人这时候却怂了,有人开始往后跑,一个人往后跑,大家就都往后跑了。

  有人喊了一声:“那家伙是疯子!刚才在非凡网吧差点就把程少东给挂了!”

  这一喊,顿时更多的人开始跑。

  等我冲到那家伙面前,已经只剩下他一个人,我一把抓住他的领口,直接一个头槌“砰”的一下,我额头鼓起一个包,很疼,但他也疼。

  我用酒瓶口子抵住那家伙的脖子,一用力,酒瓶口子就刺破了他的脖子,冒出血来。

  “不是要废了我们吗?”我问他,然后松开拎着他口子的手,反手就是一个大嘴巴抽了上去,那家伙估计已经被我吓的腿软了,吃了我一个嘴巴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江文柄和李杰也冲了过来,他们两个拎着酒瓶对着这个家伙就是一顿踹。

  那些远远跑开的29中的学生全都在不远处看着,一个也不敢上来,毕竟都是学生,打打架还敢,这时候又没有很牛的扛把子带头,当然都不敢上了。

  U`更s_新=最#、快p上3酷n匠,◎网a

  如果周冰清在的话,或者他们当中有周冰清那样牛的人物,估计这次肯定就是我们倒霉了。

  可惜没有!

  我们三个把那个家伙踹得哭爹喊娘,最后求我们放过他这才住手。

  “乒乓”一声,我把手里的酒瓶狠狠摔在地上,碎成一片,江文柄和李杰也把酒瓶摔在地上,然后我们三个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里,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拦,直到我们走远了,那个被我们打成猪头的家伙才被他的同学扶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