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门口的时候,我问江文柄:“他为什么不跑?”

  “都跑了谁扛?出了这么大的事,总要有人扛。”江文柄又说:“周冰清是富二代,他家里很有钱,他扛的下。”

  我被江文柄拉着走出了网吧,他说的话和周冰清在我脑海里不断的回响,有钱...真是好啊。

  如果我家有钱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了,如果我家有钱的话,我就算是闹出那么大的事情,也不会害的我姐被送进监狱了...一想到这里,我就问江文柄:“文柄,我姐姐关在哪里,你知道吗?”

  江文柄叹了口气说:“我这里有一封你姐姐给你的信,你看了再说吧。”

  江文柄说着从口袋来摸出一封信来递给我。

  我打开信,一眼就看出这是我姐的笔记!

  在信里,姐姐安慰我,让我好好努力,不管怎么样,都要坚强,都要扛起这个家,她还说让我叫爸妈不要担心,不要告诉哥哥,反正就一年,一年很快...信的最后,有水痕,我知道,姐姐写着这些内容的时候,一定是哭了!

  我看着看着,也情不自禁地落下了眼泪,我的姐姐!我最爱的姐姐!她为了我进了监狱,但是却还时刻想着我,反而鼓励我,担心爸妈会着急,担心哥哥知道会心疼,却一点也不为自己考虑!

  “我真是个混蛋!”我看完信之后抱着头在街角蹲下来。

  “不是你的错。”江文柄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包香烟来,点了一根给我。

  我拿过来狠狠一口,然后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既然眼泪流了出来,我也就不再掩饰了,我哭了,我站在济南这座大城市的繁华街道上,坐在街角哭的像是个孩子。

  江文柄在一旁抽着烟陪着我,他不再说话。

  我一边抹眼泪,一边抽香烟,一根香烟抽完自后,我问江文柄:“为什么,我们一家,从来没想过要害人,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因为没钱。”江文柄很自然的说道。

  我一下子想起了周冰清,同样是打架,他就可以扛,有胆量把非凡网吧那一地的人,把被刀子扎得血流成河的程少东都算在自己头上!

  为什么?因为他是富二代,因为他家有钱有势力!难怪他可以当二十九中的扛把子!难怪二十九中的人都那么听他的话,他牛啊,有钱啊。

  这时候我忽然心里有了一种强烈的想法,那就是要去看看黑子给我的卡里面究竟有多少钱!要是有足够多的钱...“没有钱的话,就只能狠了!谁都只有一条命,谁怕谁?”江文柄忽然开口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抹了一把眼泪看向他,江文柄又给了我一根香烟。

  我这才想起来问他这段时间究竟怎么了。

  江文柄告诉我,他上次为了帮我,被程龙的小弟打了,回家之后他爸就不让他再上学了,所以他就一直没去学校了。

  他这段时间就一直在外面混,现在是跟着周冰清混,主要原因是因为周冰清和程少东他们不对付,他想帮我报仇。

  今天他有事来晚了,一来就看到程少东被打了,直接冲上去就动手了。

  我知道江文柄家里条件也不好,他爸脾气还很差,估计上次打架肯定被打惨了,我觉得对不起他,他这都是为了我,因为我。

  我正想开口说对不起,江文柄就先开口了,他说:“你别说谢谢对不起啊什么的,大老爷们,那种话听着肉麻,走!今天干了程少东,安逸的很!我们去找李杰,一起喝点,兄弟三个很久没有在一起了。”

  我一听他说要去找李杰,赶紧说上次就是李杰出卖我的,谁知道江文柄却摇头告诉我,上次根本不是李杰出卖我,而是沈佳宜搞的鬼,事后李杰也很后悔,但却找不到我。

  我跟着江文柄一起去找李杰,他一边走一边告诉我。

  原来自从上次我在小旅馆门口砸翻程龙之后,李杰因为我用他手机和沈佳宜打电话,也知道沈佳宜和程少东的事情,这家伙色心起了,程龙被我砸了,我进了医院,李杰就用那事胁迫沈佳宜,想要和她睡觉。

  但是后来他不但没和沈佳宜睡成,反而被沈佳宜给欺骗了!沈佳宜在他面前装后悔,装伤心,卖可怜,让李杰以为她不是自愿和程龙程少东在一起的。

  后来李杰干脆当了她的地下情人,其实根本就是沈佳宜的跑腿,还没有任何福利。

  那天我从医院逃出来,李杰来见我,他见我没事,因为沈佳宜一直假装非常关心我,所以李杰就发信息告诉沈佳宜了,然后沈佳宜告诉了程少东。

  后来才有我被程少东堵在巷子里差点被砍死的事情。

  听完这些之后,我们已经来到了学校外面的街上。

  这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放午学的时候,学校里面渐渐有学生走了出来。

  “你就原谅李杰吧,他也不是有意的,他是被沈佳宜那个女人骗了。兄弟一场不容易。”江文柄在一旁和我说。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想想李杰也帮了我不少,他也确实不是有意的,于是就点头算是答应。

  江文柄这时候刚递给我一根香烟,忽然就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喊:“是唐山和江文柄!快抓住他们!”

  我心想着大蓝翔高一程龙,高三程少东,这两兄弟算是学校里面最横的那几个人当中有数的了,现在都被我干翻了,怎么还有人要搞我?

  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以前跟着程龙混的家伙,这人外号大头,块头一般,脑袋很大,但就是一点都不机智,比如现在看到我和江文柄两个人,就算想要抓我们,那也应该偷偷喊人,偷偷接近我们对不对?

  他这一喊我和江文柄抬起头来,齐刷刷的向他看去。

  大头身边还有两个人,也是程龙手下的,这时候大头一挥手:“龙哥马上就出院回来了!我们先帮龙哥出口气!上啊!”

  他喊完之后就带着那两个人朝着我和江文柄冲了过来。

  “搞不搞?”江文柄吐出一个烟圈问我。

  $更新最快上4酷X匠;‘网*

  老子连程龙都敢砸,程少东都敢砍,还怕了大头?我丢掉烟头,对江文柄说:“干死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