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忽然感到后背又挨了一下,整个人一下子被打得摔在地上,差点没摔晕过去,程少东被他们救了出去,我躺在地上看到他双腿间湿了一片,他吓尿了,虽然没能杀了他,但也给他留下教训了,我只恨刚才犹豫了那么一下!

  又有几根铁棍落在我背上,也许还有砍刀,很快剧烈的疼痛就让我看不见任何东西,我只看见无数双脚,耳朵里听到的都是咒骂喊杀身,我要死了,我想着,但是我不甘心!我还想再见我姐姐一次,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我开始在地上爬。

  我知道我爬不出去,但我还是想要爬,想要离开这里,去看我的姐姐一眼,我想,假如我真的被人打死在这里,那我希望人有魂魄,这样,我就能去见我姐姐一眼了啊...

  混乱中我听到有人传来慌张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人来了,那些围着我打的家伙开始慌乱逃窜,我以为是警察来了,但很快一个人把我捞起来,扛在他的肩上,大步跑起来,我躺在他的肩上,只看到路面,还有从我身上滴下的鲜血,在石板路上划出了一条细线。

  我被放进了一辆车,我现在就像是一个浑身被刺出无数个破洞的玩具娃娃,我痛,我动不了,我听到一个人在问死了没,另一个人说快一点还能救,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还是在医院,我浑身都被绑上了绷带,整个人都动不了,我在特护病房,见我醒来,边上一个漂亮的护士姐姐先帮我检查了一下,然后急冲冲地跑了出去,很快就有医生进来,医生给我检查了一遍之后对一个我没见过的男人说:“病人病情稳定,已经醒过来了,很快就会康复的。”

  那个男人很有型,站在那里给人一种卓尔不群的感觉,他只是点点头,示意知道了,医生和护士就都退了出去,我张了张嘴,喉咙里疼的要命,最终发出沙哑的像是破旧风箱里发出的声音,我问他,我姐呢。

  我这么一问,那人明显一愣,然后摇头说不知道,我一听就急了,我拼命想从床上爬起来,他走到我面前,伸手按住我心口,我就一动都不能动了,他让我不要激动,我问他是谁,这是怎么回事。

  这人开口告诉我,他是我哥的战友,我哥已经去当兵五年了,没回来过,他说上次是我家里打电话去部队,告诉我哥我的事情,但当时我哥已经出任务了,而他正好回家休假,所以战友就通知他来看看情况,结果遇到了那天晚上我在巷口差点被人打死,然后他救了我。

  我听完之后闭上眼睛想了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我记得我昏过去的时候,明明听到两个人对话,还有这个特护病房,很贵的,我哥当兵我知道,平时只发生活费,他又怎么负担得起?而且还那么巧?他的话,我不是很相信。

  还有假如他真的是我哥的战友,怎么可能不关心我姐?我问他,他居然说不知道,难道我姐出事了,他故意瞒着我?一想到这里,我赶紧就问他,我姐到底怎么样了。

  这人摇摇头还是说不知道,接着让我不要乱动,他告诉我身上很多地方伤的很严重,还以为我活不过来了,没想到昏迷二十天还能醒来,他这一说,我就更加奇怪了,他当兵休假,还能在家呆20天?

  这一切简直太奇怪了,之前那个莫名其妙的律师,然后现在这个男人...还有当初我跑出医院的时候,李杰说我姐被抓了,我爹也失踪了,还有江文柄也失踪了,我打电话回乡下家里,我妈也不接,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管我怎么问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就是回答我他不知道,他的表现根本就不像是我哥的战友,他只在乎我养伤,其他的一概不在乎,这让我感到更加奇怪,我动不了,他不肯告诉我,我也没办法,直到他出门,那个漂亮的护士姐姐来给我换药,我才有机会了解一下情况。

  ?酷JF匠网唯B一Z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那个漂亮的护士姐姐大概20岁的样子,很好看,穿着粉红色的护士服,她帮我换药,帮我擦洗身体,还问我疼不疼,她这么温柔的对我,尤其是她又白又细的手指划过我的身体的时候,我想起了我姐姐。

  一想起我姐姐,这时候这个护士姐姐又正好是在帮我的脚上换药,她弯着腰背对着我,护士服都只能刚好把臀部包住,而且她还穿着白色的丝袜和黑色的高跟鞋,两条玉竹一样的腿就在我眼前,看得我忍不住有点心动,我还没注意,就已经鸡动了,我急了,我都不能动,只能看着自己那里慢慢站起来,更要命的是她马上就换好药,要回头了!

  “姐姐你能等下再回头吗?”我见她要回头了,赶紧这样说,结果不说还好,我一说她直接就回头了,护士姐姐一眼看到我的异样,然后大概是响起来她刚才弯腰撅臀让我看光了,脸上飞起两朵红晕来。

  我都吓死了,心里想着这下完了完了,肯定要被当流氓了,谁知道护士姐姐只是红着脸低头小声说了句,你身体还没好,不要乱想...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红的都好像是要滴出水来一样。

  我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意思?要是身体好了就可以是吗?我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魅力了?被她这么一闹,我连问我姐的事情都差点忘掉,一直等到她要走了,我才问出口。

  我问她知不知道我姐怎么样了,这个护士姐姐摇头说不知道,我问我爹我妈呢,她还是说不知道,我毛了,我问她那你知道什么?护士姐姐看着我正要开口,那个可恶的男人就从外面进来了,护士姐姐赶紧溜走了,那个男人靠在门边上看着这边,眼睛好像是在警告威胁我和护士姐姐一样。

  自从那天之后,护士姐姐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换了一个中年妇女来照顾我,技术比护士姐姐好,但是我不喜欢。

  我的身体受伤很重,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给我用的药都很好,医生护士都很照顾我,每天还都有这个那个吃,三个月之后,我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而且我还长高了十公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