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泡炮看着我,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深吸一口气,往后倒退一步。

我一看这家伙这架势,难道是要开打?

我现在这样完全是找虐啊。

正要开口,李泡炮就对着我弯腰鞠了一躬,然后说道:“多谢你告诉我一加一等于三!”

他直起身子之后,又摆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开口说道:“现在我已经感谢过你,那之前的比试,算是结束,龚龙象什么时候回来,我再来拜访!”

他说完之后,直接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我慢慢坐回木桶内,呼出一口气。

小哑巴拿着我的螃蟹,站在一边一边玩一边添加柴火。

这木桶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做的,居然水火不侵。

木桶下面就好像是灶台一样,可以烧柴火。

“小哑巴,这些天,幸苦你了,以后跟着我下山好不好?”我转头看向他。

“哇!”小哑巴喊了一声。

这些天,我已经搞清楚,他一般喊一声就是肯定,喊两声是否定。

“带你下山吃肯德基!肯德基你知道是什么吗?说起来...我还没吃过那东西,以前记得上学的时候,很贵的...”我说着,思绪终于忍不住飘向了山下的世界。

这些天以来,我一直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去想关于山下世界的那一切,但是李泡炮的到来,让我的内心动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去想山下的一切。

去想外面的世界。

龚龙象已经说了。我现在的命,算是捡回来了,但就是身体会很差,但是,毕竟活着。

活着就好啊...我闭上眼睛,慢慢在木桶里温热的药水里面睡着。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小哑巴已经不在,屋外的天色已经暗下。

薄雾正不断往屋内涌来,遭遇到木桶下面散发出来的热气之后,化作虚无。

我看着屋外茫茫夜色,慢慢从药水当中站起身来。

擦干身体,穿上衣服,走到门外,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小哑巴,于是我就扯开嗓子喊了两声。

声音在山上的夜里传开,好像被外面的浓雾阻挡,很快就消失,并没有能够传出很远。

喊了两声之后,小哑巴哇哇的声音传来。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他从浓雾深处跑来,手里抓着那只螃蟹,另外还有一张纸。

跑到我面前,小哑巴将那张纸递给我。

我接过来一看,上面字迹清晰,行文当中自有一股凛冽的金石之意。

“下山。”

就两个字。

“姑姑?”我收起纸,然后看向小哑巴。

小哑巴点了点头,然后哇哇哇的叫了起来。

龚龙象回来过了,但是为什么没有喊醒我,却只留下一个纸条?

难道发生了什么?

这里是龙虎山,龚龙象无论是实力还是资历,都不可能发生什么事情。

我站在那里想了一会儿,想不明白,于是也不准备接着想。

既然龚龙象已经叫我下山,那她肯定就不会再来了。

我留在这里,也已经毫无意义。

“小哑巴,我们下山。”我伸手摸了摸小哑巴的脑袋,然后转身走进屋内。

走进去之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把能穿的衣服都穿在身上。

毕竟这天气,山上夜里的温度很低,已经接近个位数。

剩下的,就是小哑巴烤好的一些山里干货当作食物。

一出门,小哑巴就把一个装清水用的水壶挂在胸前,然后还把那一包烤熟的山竹之类的东西背在背上,递给我一根竹杖。

我伸手接过,哈出一口白气,搓了搓手,然后带着小哑巴,下山。

走到快看不见身后的屋子的时候,小哑巴停下脚步,转头对着屋子哇哇叫了两声。

我看着他,竟然听懂了他的意思,他在对那间屋子说再见,说还会回来。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走吧...”

走入茫茫夜色,白白浓雾,下山的路,看不见灯光和方向,但是我心里却很明白,离家,越来越近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累了我就歇一歇,饿了就吃点东西,渴了就喝点清水。

因为走路的原因,加上越往下气温相对高些,所以身体倒不是很冷。

“小哑巴,我的老家,也是一座山,不过和这座山不一样,我们那里,没这么多树。”

“我小时候,你这么大的时候,天天被村里的孩子欺负。”

“那时候我姐和我哥哥,就一直帮我...”

“我在蓝翔上学,认识了好哥们,一个叫李杰,还有一个叫江文柄。”

“那时候江文柄就对我说,我们不会永远都这样,后来啊...我把这句话对李杰讲了。”

“哇哇哇哇!”小哑巴叫了几句。

“你说什么?永远都这样很好吗?是啊...永远就那样其实也挺好...我虽然知道的有点晚,但毕竟还来得及。”

说着,走着,天渐渐亮了,雾渐渐散了。

前面的路,越来越宽,也越来越好走。

在天色完全亮起来之后,我和小哑巴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然后继续上路。

渐渐看到了行人,问路之后,我们来到山下不远处的一个小村。

在村里,我打电话给月锋,告诉月锋我在哪里,然后让他们来接。

我没有告诉唐糖,是因为我还没想好接下来怎么做。

月锋在搞清楚我的位置之后,让我去最近的镇上等他,而他会带着人立即出发。

于是我和小哑巴跟着村里的一辆拖拉机去镇上。

开拖拉机的老乡很是健谈,他见我们穿着道袍,当我们是龙虎山上下来的道士,对我们很尊敬。

一路之上,说了很多附近山上道士做的善事。

来到镇上,我和小哑巴身上没带钱,于是就在镇政府外面的石头凳子上坐着。

没坐多久,就看到里面一个人被轰了出来,定睛一看,居然是李泡炮那个家伙!

“你们教育局是怎么教的?一加一等于三都不知道,一定说是等于二!你们二不二?我一个朋友,是大城市里的高中生!高中生你们懂不懂?知不知道...唉吆,别推我,惹急了我一个打你们五个...”

“你才二!滚吧!”

“我...我一定要教会你们一加一等于三...!”李泡炮撸起袖子,讲道理讲不通,开始准备上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