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句话说完,看到那个年轻道士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笑了起来。

我也露出一个微笑。

“听说你很强,我原来不信,现在看来,你真的很强,嘴巴很强,也算是一种强。”年轻道士说道:“我叫李泡炮。”

“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那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我说道。

李泡炮点了点头,他又问道:“龚龙象什么时候回来?”

我看着他,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不一般,实力强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但是性格绝对洒脱,至少被我那么顶了一句之后,居然一点都不生气,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

李泡炮叹息一声:“你可知道,龚龙象为了你,这两个月一直在到处找药材?”

我微微一愣,说实话,这些天龚龙象每次出现时间很短,我心里是有意见的,还以为她只是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在尽人事而已。

“不知道。”我再次摇头。

李泡炮转头去看小哑巴:“听说她受了很严重的伤,本来我打算等她伤养好了之后再挑战她,但她却忙着帮你治病,而我又实在等不及了,所以打算来看看她现在究竟还有几成实力。”

“你?”我皱了皱眉头:“你是哪家的?”

“妙真道。”李泡炮转过头来看着我,极为认真地说道:“道家正统妙真道。”

“不知道。”我摇摇头,表示没有听说过。

李泡炮脸上出现一丝怒容:“凡夫俗子当然没有听说过!废人自然也没有听说过!”

这货特么的是个奇葩啊!说翻脸就翻脸!

“我确实没有听说过,你骂我废人也没用,当然,现在我这个废人听说了,从你的嘴里,那我现在还算不算是废人?”我问道。

李泡炮呆住,他看着我,好一会儿,神情恢复正常,一甩道袍,背过身去:“妙真道,正一道,全真道,这是道教三大派,当然,我们妙真道是隐宗,一般人肯定没有听说过,不过我们妙真道,才是真正的正统,虽然人丁不够兴旺,但是...”

“能不能让一让...你挡住了我的太阳。”我开口打断李泡炮。

李泡炮身形一顿,肩膀微微颤抖,然后慢慢移开脚步,站在那里,闭口不言。

我摇了摇头,慢慢扶着椅子站起身来,转头看向小哑巴:“我们回去屋里。”

刚转身,李泡炮就在后面喊道:“喂!你不过只是一个废人!居然都不想和我说话!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我们妙真道...”

“抱歉,我是病人,身体不好的...”我摆了摆手,实在不想和他继续废话。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本性不坏,但肯定是没有怎么和人打过交道,年纪轻轻,实力就这么强,一定是基本都是练功修道,所以交际能力,实在是差劲。

我和小哑巴走进屋子,在他的帮助下,爬进了木桶,刚刚坐下,李泡炮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站在木桶边上:“唐山!你对我太无礼了,我要教训你!”

“你确定想要对一个废人出手?”我问道。

“我...”李泡炮站在那里,左看右看,然后开口对我说道:“那这样好了!比试内容由你决定!”

“随便什么方法?”我问道。

“随便!我可是妙真道...”

“那开始吧...”我直接打断了他。

李泡炮快气疯了,他一甩道袍:“好!比试内容由你决定,这样你输了就别说不公平!”

“好,那我们比算数。”我说道。

“算数?”李泡炮瞪大了眼睛。

“34512乘以23450等于多少?”我问道。

李泡炮瞪大眼睛,张开嘴,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答不上来?”我微微一笑。

“给我时间,我一定可以!”李泡炮说道。

“答案是323355660。”我开口迅速说道。

李泡炮瞪着眼睛看着我。

“怎么不对?”我问道。

他一愣,然后一甩头:“对!当然对!我刚刚算出来也是这样,不过是你出的题目,你当然知道,现在换我问你,我看你答不答的上来!23244乘以4354654等于多少?”

“2382323442。”我迅速说道。

李泡炮一下傻逼了,只知道瞪着眼睛看着我。

“怎么?难道不对?难道你自己出的题目自己都不知道答案?”我问道。

“对!当然对!哼!我自己出的题目我当然知道答案!”李泡炮转过头去:“那现在是平手!”

我笑了笑,我当然是随便瞎说的,这个李泡炮,我已经猜到他基本没有怎么和人打过交道,当然也不可能系统的学习过现代的科学知识,但我学习也差,否则的话,直接出个物理题目就可以碾压他,但是现在只能投机取巧了。

“好,那我再问你。”我再次开口:“一加一等于几?”

李泡炮一听,立即转身,伸出一根手指:“当然是等于二!”

我看着他,装出一脸错愕:“不是吧?这么简单的题目你都答错?”

“错?”李泡炮愣住,他看着我:“怎么可能错?一加一难道不是等于二吗?”

“当然不是等于二,是等于三来的。”我一边说着,一边摇头:“没想到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不会,果然是傻的。”

“你才是傻的!你可别唬我!一加一绝对是等于二!”李泡炮冲着我喊道。

“你的算数,是谁教的?”我问道。

“我师父!”李泡炮回答。

我皱眉想了想,问道:“你师父是不是很老了?而且没上过学?”

李泡炮略显尴尬:“我师父上没上过学我不知道,但他老人家已经仙逝,享年113!”

“哦...我看你也不过二十多岁,他113岁去世,那他教你算数的时候,怎么也有九十多岁了吧?我没有任何亵渎的意思,只不过这人年纪大了,难免会记错一些东西,当然我认为你师父肯定是知道一加一等于三的,只是年纪大了记错了...你看啊,我毕竟是上过学的,而且我是高中生!高中生你懂吗?所以我不可能是错的,是你师父记错了...”我慢慢说道。

李泡炮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那是我师父记错了,这不能怪我!哼!算数这种雕虫小技,就算不知道一加一等于三又怎样?比试这个毫无意义!”

“怎么没有意义?至少你现在知道一加一等于三了,否则哪天你露馅,那就真的丢人。”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