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疯了?”我第一反应,直接开口:“美国人这样难道就不怕引起战争?”

“只要利益足够大,没有什么不可能,大规模的战争绝不可能发生,但是今晚他们已经动手,如果我们今晚不能及时采取措施的话,只要三个小时,我们的政府压力就会相当大!”李德成握着双拳,看着远处滚滚浓烟。

“该死!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敢动手!”

白雪这时候从一边走来,双手插在口袋当中,脸上依旧毫无表情:“其实也不算夸张,他们既然已经派了这么多人过来,就绝对不会没有动作,而香港虽然早就回归,但实际上是我们国家防守最弱的地方,毕竟被西方殖民那么久,在香港,我们根本不知道对方在撤离的时候留下了多少秘密据点,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间谍安插在这里...”

“这也就难怪香港最容易出事了,诸如反服贸这些运动,实际上都是有西方国家的势力在操控的,好了,现在说这些也已经没有意义,我们要做的,就是守住这片土地!”

一阵夜风吹来,白雪身上的白大褂和她的头发一起飘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散开了头发,披在肩上。

“不管你准备没准备好,你都要上了,我们会在技术上全面支持你,现在,出发吧!”白雪说完看都不看我,直接转身走向一辆装备了高科技仪器的大车:“一队还有信息部,跟我回基地!”

“这特么都没说具体怎么做啊!”我在白雪身后喊道。

白雪停下脚步:“没有人可以预测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没有预案,你的出现,让你穿上英雄套装,本来也都是意外,所以现在你要做的,就是过去,然后按照我们提供的信息,找到对方,歼灭!”

“如果一定要说战斗方针的话,那就是歼灭所有敌人!”

白雪说完,再次抬步,走上大车。

我转头看向李德成。

李德成摊开双手:“你的运气一向不错,刚穿上就可以立功表现,我为你感到高兴。”

“这个安慰人的方式真是让我受宠若惊。”我说道。

“我也会过去。”站在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李鸽开口说道。

“可是你没有套装...”我说道。

李鸽露出一个微笑,脸上的皱纹好像橘子皮一样舒展开来:“虽千万人吾往矣。”

说完,他转身朝着一辆正准备前往市区的车上走去。

我握紧双拳,拼了!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啊...”李德成拍了拍我的肩膀:“去吧!”

“好!”我转身,调整方向,然后直接下令起飞。

蜷缩弯曲身体,这次有了明确的目标,我直接锁定落点,喷气从形成的蟹壳尾部直接喷出,整个人一下就飞上了高空。

因为距离较远,一次喷射肯定不能到达,所以系统自动控制喷射,进行连续飞行。

“唐山,现在是系统自动控制喷射,但是在实际战斗过程中,如果你的反应不够快,或者你的控制不够熟练的话,那你就会成为对方的靶子,注意观察体会系统的操作模式...”

白雪的声音传来。

“好!”我应声。

“现在一号目标已经确定,位置我直接传给你,请准备进入战斗状态!”白雪紧接着又说道。

然后我这边直接收到一个位置,我立即把原来的锁定位置改成现在的位置。

半空中的蟹壳斜喷一次,改变飞行轨迹,然后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喷射方式,数据,量级...”我正盯着出现在脑海里的各种数据,努力熟悉和适应。

“警报!进入战斗范围!请开启战斗模式!”

一阵电子合成音就响起。

我慌忙打开战斗模式。

不远处的大街上,几个黑鬼被十几个警察堵在一个街角,两头都已经封死。

“越来越多了,是时候反击了。”

“哈哈,这些蠢货,他们难道真的以为我们是被他们堵到的吗?”

“卑微的黄种人脆弱的就好像低级爬虫一样,我随手就可以捏死...”

这边警察队长眼看对方已经被彻底堵住,开始用广播喊话:“前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请放下武器...”

回应他的,是一颗子弹。

一声枪响,这名警察队长的脑袋直接被轰碎!

四周的警察全都瞪大眼睛,吓得愣住:“队长...!”

“该死的黄种人!下地狱吧!”那边被围住的几个黑人,忽然全都出手。

他们的武器全都是威力巨大,正常人绝对用不了的那种,所以尽管堵住他们的警察们将身体都藏在警车后面。

但警车在他们威力强大的子弹下面,就好像纸糊的一样。

忽然起来的火力,一下将街道两头的警察打得死伤惨重,根本抬不起头来,全都只能趴在地上。

“哈哈!”一名瘦高,身手矫捷无比的黑人忽然从藏身之地跳出来,一手一把大撞锤左轮,他一边朝着警察这边狂奔,一边不断开枪。

因为他开始移动,并且接近,所以更加容易发现那些暂时被压制住的警察,每一枪,都会射中一名警察。

“就是要这样才够刺激呀!”那个黑人狂奔当中,不断射杀警察,放声大笑。

“该死!”一名年轻的警察看到身旁的两个同僚全都中弹牺牲,颤抖着握住自己手里的枪,要紧牙关,内心深处的恐惧,终于在即将让他崩溃的时候,全部转化成愤怒和勇气。

“去死吧!”他一下站起身来,抬手就要反击,但是却忽然一下瞪大眼睛。

一道黑影“咚!”的一声,落在他身前的车盖上,双手持枪的黑人蹲在被踩的凹陷下去的车盖上,一把枪管粗大的手枪,顶住了年轻警察的眉心。

年轻警察的手还没来得及抬起来,眉心那里被发烫的枪管烫得生疼,但是他却感到浑身冰冷。

“也许这样杀死你,会比较刺激...”那个黑人一边开口,一边近距离看着年轻警察,露出一个狰狞笑容,手指微微发力,扣动扳机。

年轻警察闭上眼睛。

“砰!”的一声,他只感觉浑身一震,整个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的向后飞去。

死了吗?

后背撞在冰冷湿滑的地面上,脊柱和被撞到的尾椎上传来疼痛,让他睁开眼睛:“这...”

不远处的警车前端被完全砸毁,之前那个黑人,从脑袋到身体,全都被踩碎,经断骨裂。

“这样杀人,确实刺激一点!”

一句带着轻微内地北方口音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