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水哥分开之后,我接到了大E打来的电话,在电话当中,大E告诉我,李德成已经来了,并且还为我带来了一份大礼。

李德成的大礼,让我很是期待。

不过我现在心里更放不下的是凤凰。

那个女人,已经好久没有音讯,难道她也出了事?

我在电话当中问大E关于凤凰的事情,但是大E没有和我说清楚,而是让我见到李德成的时候问他。

我按照大E说的,在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孤身一人来到香港元朗乡下的一座废桥上面。

相对来说,元朗在香港就算是乡下,这里在香港的最西北,地势平坦,农田很多。

李德成从内地过来的话,按照他的身份,肯定不会走航空那种很容易暴露的途径,那么他走水路或者陆路的话,先来元朗应该是还没有过去市中心。

我在小桥上看着河岸两边的农田,水稻已经收割完毕,小麦还没有种下,夜色下的农田一片荒芜,就好像多年前的香港一样,又有谁可以想到,香港最终可以发展成这样?

远处灯火通明的高楼大厦,似乎散发着温度,让我从那边走到这边,都感觉元朗乡下的气温在晚上有些低。

抽完三根烟,不远处响起脚步声,我扭头看去,即便是黑夜,我只通过身形和走路的姿势,也依然可以直接确定前面的来人就是李德成。

李德成不是一个人来的,在他身后,跟着大概五六个人,这是明面上的,暗地里应该还有其他人。

至于李德成身边,跟着的是那个有着三大散手王之称的李鸽老人。

九龙擂台赛的时候,有人暗杀李德成,大概是李鸽出手,那真的是高手,在我看来,至少不会比没有受伤前的龚龙象差太多。

李鸽跟着李德成,慢慢走到小桥上。

李德成摘下戴在头上的鸭舌帽。

“有必要吗?”我转过身,看着他:“你真的觉得你这样的人戴上一顶鸭舌帽,就可以让别人不注意你?”

李德成耸了耸肩膀,然后笑了起来:“怪我长得太帅?”

我笑了笑,朝着前面走了几步,和他抱了抱:“好久不见。”

坦白讲,如果不去想李德成这个加护心计很厉害的话,他确实是一个非常讨人喜欢的家伙。

无论家世还是外貌或者为人处事,只不过,我只要一想起他的心计那么厉害,就随时都害怕被他坑。

“陈家的那个小子,应该已经和你说了。”李德成转过身来,和我一起看向不远处的大城市。

“他说你有一份大礼要送给我,可是我没看到。”我说道。

“马上就会看到。”李德成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按钮来,然后按下,同时对着自己的手环说道:“开始行动!”

他说完之后,就背着双手,站在小桥上,看着远处那些高楼大厦。

没过多久,忽然我听到身后传来巨大的轰鸣声,扭头看去,只见好几架大型飞机从我身后飞过,钻入云霄,朝着城市方向而去。

“这是...”我真的有点被震惊到了,李德成居然调动了飞机?只不过调动飞机可以干什么?

“天凉好个秋!是时候,下一场秋雨。”李德成对我神秘一笑。

很快,我就发现远处城市上方的云层似乎有点不太一样了。

等了十几分钟,那几架飞机又从远处的云层当中钻出来,从我们头顶返回内地。

机场应该就在附近,因为飞机每次经过我们头顶的时候,高度都已经非常的低。

“搞什么?”我根本就没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转头问李德成。

李德成笑了笑,指着前面说到:“你看那里。”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之间远处从刚刚开始,变得很奇怪的云层,忽然翻腾起来。

如果身处城市当中,可能因为灯光的原因,不容易发现,但是我们现在站在元朗乡下农田边上的小桥上,却看得清楚。

翻腾的云层,忽然一道闪电出现,过了好多秒之后,才听到有滚滚雷声传来。

很快,那边就下起一场急雨。

这场雨,来得快,去的也快,最多一两分钟,就已经结束。

我还是没有看明白,不过却猜到了一些。

“刚才是,人工降雨?你让我看的就是人工降雨?”我问道。

李德成点了点头:“没错,你可以这么理解。”

我真是日了狗了,他娘的人工降雨有什么好看的?

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李鸽却说道:“科技的力量真是强大,我们人体,是永远也赶不上了,难怪现在练武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啊...”

“我们走。”李德成转身,带着李鸽往下面走。

我站在那里看着他。

他走出去两步,忽然停下,然后转身看向我:“唐山,你也来啊,我一边走一边和你说。”

坦白讲,我很生气,我相信李德成这是故意的,他明明可以站在这里就告诉我这是什么鬼,但是却故意转身就走,这时候我如果跟上,那就是在某种意义上向他屈服。

这家伙,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施展他的手腕,看到我没有上当,他又开始补救了。

“行啊。”我朝着他笑了笑,给他一个“别给我耍花样”的眼神,然后走了上去。

李德成在我走上去之后,就开始开口。

“刚刚你说的没错,就是人工降雨,不过这个人工降雨可没有那么一般,这个人工降雨,我们在催雨剂里面添加了基因研究上的一些成果,整个雨水落下去之后,我们的后方工作人员,就可以根据各色人种元素的不一样,迅速将全港的人种进行分辨。”

“并且除了黄种人之外,白种人和黑种人会突发皮肤病。”

“在他们就医的过程当中,我们会确定哪些是天使药剂的使用者,一旦确定,那他们就再也跑不掉。”

“听起来很厉害,但是他们如果不去看医生呢?”我问道。

“他们不去看医生,但是其他人会去看,我们依然可以用排除法把他们选出来。”李德成说道,我感到这个方法简直有点匪夷所思,全港多少人口?这个方法真的可行?

好像知道我想法一样,李德成开口说道:“唐山,你不要怀疑,现在的科技,不管是哪个行业,实际上都已经达到了普通人无法想象的程度,只不过还没法普及而已。”

好吧,李德成说的有道理,就好像天使药剂一样。

“现在,杀戮和反击,才刚刚开始。”李德成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