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撞锤左轮,实验体的终结者。”那个白人金发男子笑着转动枪口,拇指按在枪后的撞锤上,慢慢压下。

“咔哒”一声,撞锤到位。

“我现在只需要扣动扳机,就可以送你下地狱、”那家伙朝着我露出一个玩味笑容,眼神里面满是轻蔑,好像完全看不起我一样。

“干脆点可以吗?”我摊开双手,完全垂下,静静的站在那里,和他对视。

那家伙翘起嘴巴,吹了一声口哨,慢慢收起枪:“看样子你并不惧怕死亡。”

“我当然怕死。”

“那你为什么表现的一点都不慌张?”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杀我。”

“为什么?”

“你的中文很好,但是我想你可能不会明白“瞎比比”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我耸了耸肩膀。

“瞎比比?我确实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你能够帮我解释一下吗?”他把手枪完全收起来放在腰部的枪套当中。

“你如果想要杀我的话,刚才就不会和我瞎比比,你是罗斯柴尔德派来的,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任何交集,无缘无故,你不会想要杀我,如果罗斯柴尔德派你来是来杀我的,那在刚刚一见面,你应该就杀了我,但是你没有...”

“所以你就判断我不会杀你?”那家伙打断我的话,然后笑了起来:“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见过胆子最大的中国人,仅仅凭着自己的猜测,就敢确认我不会杀你,我现在觉得,你有那么点意思。”

我耸了耸肩膀,暗中稍微放松,这家伙果然不是来杀我的,嘴里却开口讲道:“其实我表现的不害怕,并不是因为我猜测你不会杀我,毕竟无论谁面对这样一个黑洞洞的枪口,都会感到恐惧。”

“哦?那是什么原因?”他问道。

“因为害怕没有用,你想要杀我的话,难道会因为我害怕就杀我?既然不会,那我为什么不表现得像是一个硬汉?”我摊开双手说道。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点点头:“很有道理,这大概就是你们东方的哲学思维。”

我心想我就够装逼的了,他娘的你比我还要装逼,还能扯出什么哲学思维来?

“既然你不会杀我,那有什么事情就请直接说吧。”我抬步朝着前面走去。

那家伙也朝着我走来。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我不杀你,很有可能只是我想要看看零号实验体的实力?”

他这句话说完,人已经到了我面前,忽然直接拔出拳头,毫无预兆地向我打来。

我却早有准备,眼睛一直注意着他的肩膀,在他肩膀抖动的时候,我就已经脚下发力,闪身侧避躲开!

“有两下子!”他一拳没有打中我,直接一脚又朝着我踢来。

我躲开他的一拳,原本想要乘着这个机会贴身上前直接攻击他,但是没想到他的脚一下又踢了过来。

这一脚,笔直,有力!

这一脚,没有任何技巧,但是攻击的路线,却是最短最有效,所以速度也最快!

这样的攻击方式,我见过,在去年我哥哥身上见过。

最干脆犀利的进攻方式,往往意味着放弃所有防御。

这种单纯到近乎原始,但却可以将杀伤力提升到最高的战斗方式,只能来自于一个地方,那就是军队!

不管世界上哪个国家的军队,实际上都是战争机器。

而其中最优秀的那些军人,往往就是被训练成战斗和杀人机器。

既然是机器,当然就只注重效率、所以他忽然这样的一脚,竟然让我无法躲开,只能伸出双手去硬接。

“啪!”的一声,他一记鞭腿抽在我的双手上,将我整个人踢得往后退了两步。

我站稳之后,放下双手,他依旧单脚金鸡独立,站在那里,一直脚高高抬起,身形纹丝不动。

“零号实验体,既然你现在已经撑过和我一个回合的对战,那就有资格知道我的代号,我的代号是58号。”他慢慢放下脚。

忽然又发力朝着我一下冲来。

“58号?我他娘的管你多少号?”这一次,我对他的招数已经有所判断,这家伙是绝对不会防御的,他肯定就是进攻进攻再进攻!

我只要一旦防御,那肯定就会一直处在下风,直到露出破绽,或者他体力告罄。

作为天使药剂使用者我很清楚,想要让天使药剂使用者体力告罄,那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所以我的选择,也是进攻!

在我说出话的同时,我直接朝着前面一步踏出,茶楼地板被我踩的一下凹陷下去,厚重的实木地板,承受住我强大的踩踏力,然后反作用在我脚掌上。

贴山靠!

“砰!”的一声,他一拳轰在我汇聚全身力量的右边膀子上。

肉体和肉体碰撞,发出好像爆裂一样的脆响之后,我们两人的身体全都好像被弹开一样,朝着后面飞退,摔倒在地上。

我从地上爬起来,看到那家伙正一只手撑着地板想要爬起,他刚刚的那条手臂,无力地垂在下面,已经废掉!

我肩膀胸口处,也疼的厉害。

但毕竟我这不是纯粹依靠肉体的力量,我还借助了脚下地板的力量,以及汇聚全身的力量。

再加上我和他碰撞的地方是肩膀和胸口,这里的承受能力,显然要比手臂更强!

所以这一下碰撞,我可以说是完胜!

看到他还没有完全爬起来,我当然不会给他机会。

直接朝着他冲过去,在他刚刚完全爬起来的时候,一下飞身上前,双膝直接狠狠撞在他的胸口,带着他一下朝着后面飞出、“轰!”的一下,撞在二楼的墙板上,木质的墙板,被他后背撞碎,我们一下全都从二楼飞出。

破开二楼,身在半空,他终于反应过来,抬动手臂想要去拔插在腰间枪套上面的手枪。

但是他用枪的那只手,已经被我废掉!

“是在摸它吗?”我一伸手,直接按住他的枪套。

“不!”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张开口大声喊道。

我没让他把这个不字喊完,直接隔着枪套,扣动扳机!

“砰!”的一声枪声,好像爆炸一样。

他的身体还在半空当中,忽然整条右腿,直接变得粉碎!碎肉和碎骨,飞洒了一天一地。

枪声过后,一具躯体摔落在美珠茶楼面前的街面上,同时四周下了一片血肉碎骨雨。

我在这具躯体身边落下,右手握着那把满是鲜血的大撞锤左轮,枪口指着地上已经少了一条腿的58号:“现在,你应该可以好好说话了?不装逼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