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仔陈拿到U盘,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他慢慢把U盘放电脑,打开了只看了一眼,然后就把电脑关了。

他看着我,用一种非常愤怒而又悲伤的眼神。

我看着他,毫不避让。

因为我问心无愧,我这么做,是为了他们好。

“山仔你...”肥仔陈指着我,最终没有能过继续说下去,后面的话全都吞咽进了肚子。

他慢慢放下手来,长叹一声。

魁梧的身躯好像一下子坍塌。

他坐在椅子上,窗外秋天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落在他的脚下,那里一片明亮,但他的脚却依旧在黑暗当中。

“不走也得走,你比我更懂鬼哥,应该很清楚鬼哥看到这份视频会是怎样的表现。”我递了一根烟过去。

肥仔陈伸手接过香烟,并没有多说什么,默默点燃了之后深吸一口。

他仰起头,靠在椅背上,压得椅背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好像随时都会碎裂。

一股白烟从肥仔陈的嘴巴当中呼出,朝着屋顶上方飘去,形成一团。

烟气袅绕,肥仔陈再次发出一声叹息,然后一口把一整根香烟全部吸完,最后丢掉。

“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肥仔陈开口。

他的声音,已经恢复平静。

好像我以前刚刚遇见他时候的那样。

而不是最近那种总是透着一股紧张和急切的声音。

看样子,他是真的已经放下。

“师父,实话告诉你,我...”

“你不用告诉我太多、”肥仔陈伸手打断了我:“我只想知道你准备让我们几个接下来怎么办。”

我一愣,不是很明白。

还没开口,肥仔陈就继续说道:“你能够走到这一步,当然并不只是有运气和实力,肯定有人在暗中支持你,我都可以想到,鬼哥也肯定会想到。但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支持你,我并没有兴趣知道,所以你现在不用告诉我。”

“这个江湖,我们早就不应该继续在了。”肥仔陈说到这里的时候,扭头去看长毛红,长毛红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还在大呼,醉的厉害。

肥仔陈这次开口,我就听出了他的意思,知道他是真的想要隐退了。

对于他来说,隐退,就是最好的选择了吧?

“我可以送你们回济南。”我说道。

肥仔陈听到我说这句话,终于低下头,收回身体,看向我,他郑重无比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这样的话,那就谢谢了。”

说完,他就站起身来,走向一边,在长毛红身边的床上躺下:“我很累了,什么时候送我们走,和我讲一声。”

我站起身来,转身离开,出门的时候把门小心翼翼地带上,生怕吵了他们。

“三哥。”门外的小弟看到我醒了,立即给我鞠躬。

“都撤了吧,该干嘛就干嘛去,留一个人就好,他们有什么吩咐,就都满足。”我看着一走廊的小弟,开口说道。

“三哥,他们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毕竟都是阿鬼手底下红棍级别的人物...”一个小弟说道:“你们关系好,但毕竟现在他们和我们是敌对立场...”

“哪那么多废话?我说怎么干就怎么干!”我直接丢下一句话,看也不看,朝着外面走去。

这几天来,手底下的混混换了一波又一波。

也许昨天还在我面前露面,好像非常风光的混混,今天就在抢地盘或者和人晒马的时候被砍进医院或者干脆砍死。

而有资格来油尖旺的混混,当然是从底层慢慢混出来的,就算是我兄弟社,现在也是这样。

虽然我不怎么管,但是混混和烂仔之前自有一套他们的机制。

现在基本上手底下小弟能有个好几百的,才有资格来油尖旺兄弟社陀地见我。

而大混混们也自发的组织了类似长老会这样的组织,就是十多个有实力的混混头子,在一起商量决定一些事情。

这些都是他们自发形成的,我并没有干预,所以其实我也并没有什么掌控力。

现在的兄弟社,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庞然大物,但发展的过程实在太野蛮和迅速。

这样的发展,问题很多很多,但那又怎样?我反正也没想要好好经营,走这条道。

刚刚走出门口,忽然边上就有一个人冲了出来,在门口的几个混混立即上去拦住那人、“三哥!三哥!见我一面!”那人被拦住之后,大声喊道。

我扭头看了一眼,根本就不认识,也就没理他,直接朝着茶楼走去。

“三哥!给我五分钟!我有话要对你说啊!”

“走走走!三哥也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见的?你说见就见?”

“再不走打断你的狗腿呀!”

我走进茶楼,就再也没有听到声音,这段时间,这样的事情见太多了,大多都是一些想要走捷径上位的混混。

自己没有实力,也没有什么小弟,就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接近我,接近我之后就是表忠心,甚至说愿意当我的狗或者死士,叫干什么就干什么。

坦白说,如果他们在兄弟社还没有发展壮大到现在这个规模的时候来找我,说那些话,我未必会领情,但肯定会动心。

但是现在么?我动动嘴,随便一句话,就可以叫香港社团世界发生大震荡,我还需要那样的人?

就是不知道,九龙城和罗斯柴尔德现在究竟斗的怎么样了,而我还需要在这里撑多久?

走进茶楼,上到二楼,我忽然停下脚步。

因为二楼有一个人在。

我一下抬头,看向窗口。

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口已经被打开。

一个金发白人站在窗口边上,身形健美无比,他手里握着一把手枪,正指着我,嘴角带着一抹邪笑:“你就是0号实验体?”

我看着他手里的大桩锤左轮,远远比一般手枪粗壮的枪管,意味着射出的弹头更大,杀伤力更强。

黑洞洞的枪口,一看就有着夺人性命的危险。

我毫不怀疑,被这样的枪打中,身体至少会出现一个大洞,就算是天使药剂使用者的体质,也不可能撑得过去!

看样子,还真是对着我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