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鬼哥,现在我还要面对九龙城。

虽然说九龙城现在自身有麻烦,但根深蒂固,在香港扎根一百多年,并且一直是香港黑暗世界的底下王者,这份底蕴肯定是非常恐怖的。

否则的话,没有道理连港府都有所忌惮。

我的脑子里面一团乱麻,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

这时候我不由得想起了林锐彬,如果他在的话,应该可以帮我理一理思路。

至于李杰...我扭头看向一边早就趴在沙发上睡着,正在流着口水打呼噜的他,这家伙似乎永远都不知道烦恼是什么,活的率性,不爽了就愤怒,难过了就流泪,开心了就大笑,这样活着,真好啊。

我站起身来,想了想,还是把手机装进了口袋,然后点了一根烟,自己一个人走到窗户口。

看着外面的夜景,灯火明亮,好似白昼。

林锐彬到现在还没来,是不是已经代表他所做出的选择?

如果他真的选了鬼哥的话,那么回头再见,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敌!

他真的会对我下手吗?

要说起来,鬼哥那边,对我威胁最大的,就是林锐彬了,毕竟他对我最熟悉。

我摸出手机,翻到林锐彬的电话,心里想着,为了兄弟情谊,我拉下脸打电话给他,应该也没什么。

正在犹豫究竟是不是应该要打,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我接起来一听,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熟悉而又慵懒的声音。

“唐山,我睡了一觉,你就搞出这么大的事情,真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凤凰在那头打着哈欠说道。

“白天睡到晚上?”我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夜里,听到凤凰的声音,我竟然感到轻松起来。

“是啊,最近一直很累,睡一觉好多了,哎...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我听说了都。”凤凰在那头说道。

“你是代表谁来问这个问题?是帮鬼哥打探我的底线的吗?”我抽了一口烟问道。

凤凰在那头说道:“你是你,阿鬼是阿鬼,我是我,你不要老是混为一谈,就算真的要选,我肯定也选你这个小鲜肉,而不是阿鬼那块老腊肉!”

“我这长相也算是小鲜肉?最多算是肉疙瘩吧?”我自嘲着说道。

“男人有不需要靠脸吃饭,长得差不多就行了。”凤凰在那头说道。

我耸了耸肩膀,差不多就行的意思,我果然还是颜值不够啊。

“怎么不说话?生气了?十七八岁的小男生,怎么可能不在意自己的长相?不过你也不用自卑,你最多只是长得普通,算不上丑。”凤凰在那头说道。

我忽然觉得,就这样和凤凰聊一些轻松的事情,也是非常不错的。

“你准备在这边呆到什么时候?”我问道。

“不知道啊,看完热闹,看看有没有便宜捡,然后就回去咯。”凤凰说道。

“好吧,如果我挂了,记得帮我收尸。”我说道。

“咯咯...你真是会说笑话,看到你这么放松我也就放心了,你放心好了,没有人可以弄死你的。”

“没有人可以弄死我?我现在全港公敌,鬼哥之前还打电话给我,说要弄死我呢。”我笑着说道。

“你真傻,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能量究竟有多大吗?该动用的关系你就得动用,比如...”

“比如什么?”我问道。

“比如我!”凤凰在那头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低声说道:“现在好晚了,你还没睡,我刚醒,是不是可以做点什么事情?”

“上次没被我上够?”凤凰这妞的声音就很勾人,身材脸蛋眼神更是迷人,我要说看到她一点想法没有那是扯淡。

这时候忍不住想起上次在赤柱监狱发生的事情,一股子邪火就往上钻。

“这么直接好没有情趣的。”凤凰在那头说道。

“我一直都是这么直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说道。

“好!那我这就来!”凤凰在那头说完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拿着电话,听到里面传来的忙音,一阵错乱。

这...这就来了?真的来?

我拿着手机,往楼下看去,茶楼外面,这时候依旧热闹非凡,来来往往的混混,进进出出。

拿着手机还在打电话拉人的烂仔到处都是。

再往远处看,远处街道上,源源不断的有烂仔往这边走来。

这明天起来了还不得站满大街?

下面有人看到我,抬头喊了一声三哥,我朝着他笑了笑,顿时更多的人抬起头朝着我喊。

我朝着他们挥挥手,颇有一种感觉自己站在城墙上面对他们挥手的感觉,浑身都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讲真的,这种感觉,还真的很刺激很爽!

人上人,上位人,所谓万众瞩目,大概就是这种吧。

等了一会儿街道那头忽然有一辆宝石红的汽车开了过来,满街的烂仔纷纷转头侧目。

看清楚车上的女人,第一反应是要上去勾搭调戏,脖子不自觉地收动,吞咽口水。

再仔细一看,顿时全都打消了念头。

混混们虽然色胆包天,但只要有点眼色,都可以看出来,这个女人的气质和相貌上层又上层,绝不是他们这些混混可以染指的。

动一动,说不定就会丢掉命。

于是只能狠狠的看,过过烟瘾,然后在脑子里面拼命的YY。

车子无声的滑过长街,人群分开让道,一路而来,万众瞩目。

凤凰却淡定自若,当车子在茶楼外面停下,打开车门,一截雪白美腿穿着高跟鞋从车子里面探出,踩在地上,发出“哒”的一声。

四周其刷刷的目光之外,又响起一声齐刷刷的吞咽口水声。

凤凰下车,随手关门,然后抬步朝着茶楼走来,像火又像是血一样的衣裙,夜风中飘荡,裙下双腿均匀修长,走动之间把满街混混的眼都晃得转圈。

“小哥,帮忙停车。”快走进茶楼的时候,凤凰忽然停下脚步,转身朝着一个小弟展颜一笑,随手一抛,将车钥匙丢给那个小弟。

那个烂仔看到凤凰对他笑,直接傻掉,钥匙砸在脸上都不知道。

掉在地上,他才反应过来,刚想弯腰去捡,忽然就被人推开,一群人扑上来抢车钥匙。

凤凰“咯咯”笑着快步走进茶楼,然后开口喊道:“我来了,还不下来接我?”

我站在楼上,开口说道:“女人,既然你自投罗网,那就自己上来!”

“我勒个擦...霸道总裁的即视感啊...”李杰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揉着眼睛说道:“得了!我让一让,整个二楼留给你们当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