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发青年的动作非常快,快到他骤然发难,他已经越过三步的距离,而我才只动了一步,刚刚拦在鬼哥身前。

“砰!”的一声,他的脚步很快,手上的动作更快,在我没有来得及格挡之前,已经一拳轰在了我的胸口。

我整个人胸口好像被巨锤击中一样,一下就朝着后面倒退。

他又是一步前踏,第二拳乘势就要朝着我轰来。

我一咬牙,忍住胸口的疼痛,一记戳脚踢出,直接踢中他小腿迎面骨,让他一下失去平衡。

短发青年显然是没想到我被他一脚踢中之后还能反击,一招被我破掉了好像闪电一样迅猛的进攻,整个人也失去平衡,朝着前面摔倒。

“去死!”我低吼一声,左手抬起之后,一记手刀直接朝着他露出空门的脖颈大动脉斩去!

眨眼之间,他向前倾倒的身体在半空反转了一下,整个人面向上,双手抬起,朝着我的左手顶来。

我的手刀斩在他的双手上,将他的身体猛然下压,同时右腿伸出,以膝盖顶住他的后背,左手肌肉猛然爆张,用尽全力朝着下面压下!

整个交手的过程,到现在一秒都没有,短发青年的反应虽然很快,但在身体失去平衡之后,已经落尽必败的局面、而我现在这一记手刀和一记膝撞,目的就是直接将他斩杀!

这几天来,鬼哥虽然一直陪着我和李杰,并且一些社团之间的事情也告诉我们,但是我心里很清楚,其实鬼哥一直防范着我们。

或者说是一直在控制事态,不让事态进一步扩散。

我和李杰也一直没有抓住机会,现在,这个九龙城的家伙,对于我和李杰来说,就是一次机会!

这家伙居然抢先对鬼哥出手!如果我直接弄死他的话,那事情肯定就大条了!

鬼哥不说要和九龙城全面开战,至少也需要他自己动用所有实力和关系才能应对。

一旦那样,鬼哥的所有底牌就都会暴露!

死!我心里狠狠喊道。

浑身的力量,全都传到左手手刀上,就算被短发青年挡住,但依旧威力巨大,压得他不断向下倒去。

“砰!”的一下,他的后背狠狠地撞在了我提前伸出的膝盖上。

只是刹那,强大的碰撞就让他浑身绷紧的肌肉一下松散。

我的左手手刀强行压下!

“啪!”的一声,左手手刀狠狠斩在他的胸口!

短发青年双眼一下圆瞪,脸色发白,这一下,已然重伤!

正当我准备继续痛下杀手,弄死他的时候,忽然一把匕首从边上刺出,直接从短发青年的天灵盖上刺入。

短发青年双眼一下子眼珠子都好像要凸出来,接着翻了翻白眼,身体开始抽搐。

我顺着那条手臂看去,出刀的,是李杰!

李杰握着匕首,往后一拔,带出一股鲜血和脑浆,然后站在一边。

我也站直身体。

短发青年摔倒在地上,手脚不断的抽搐,脑门上的鲜血不断向外汩汩流出。

“住手!”鬼哥直到这个时候,才喊出声来,但是为时已晚。

整个过程,也就是两秒钟的时间。

“混蛋!”鬼哥看清楚整个过程,但反应终究慢了一拍,这时候看着倒在地上已经只能出气没有进气的短发青年,大声喝骂出口。

“鬼哥...这家伙简直找死!这个九龙城,实在太嚣张了!”李杰这时候开口说道:“他妈的跑到我们门口来撒野!”

鬼哥转头狠狠地瞪着李杰:“谁叫你杀掉他的!”

李杰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看看鬼哥,然后看看我,开口说道:“鬼...鬼哥...我...我是看到他要对你动手啊...”

鬼哥盯着李杰,过了两秒钟,一转头:“唉!”的一声,重重叹了口气。

“把人抬走!”鬼哥一摆手,对自己的小弟说道。

然后他转身朝着美珠茶楼内走去。

我和李杰跟在他后面,互相对看了一眼,然后一起微微点头。

不出意外的话,鬼哥和九龙城之间,必然会开上一战。

那样的话,原本表面混乱,实际已经快被鬼哥渐渐掌握大局的香港三大社团,就又要重新乱了。

那么一来,鬼哥的底牌,就必须要曝光,否则根据我的了解,九龙城甚至都有可能会让鬼哥没得活!

进了茶楼,鬼哥坐在那里,我和李杰站在一边。

鬼哥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抬起头来看着我们两个,接着朝着我们摆了摆手:“别在那站着了,过来坐下,这件事也不能怪你们,你们也是想要保护我。”

“鬼哥,对不起,人是我们杀的!他们要追究的话,就让他们追究我们好了!”我低着头对鬼哥说道。

“山仔,人确实是你们杀的,但毕竟你们也是为了保护我,这种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你们先回去夲兰街,让贾正经他们都要开始注意。”鬼哥说道。

“可是你身边的安全...”

“我会让木头过来,他休假这么久,也该是时候回来了。”鬼哥说道。

“木头哥好几天没有见到,去哪休假了?”李杰问道。

“呵呵...回乡下去看他家人了,我现在就打电话,阿才,送唐山和李杰去夲兰街。”鬼哥说着对一个手下交代道。

他都这么说了,我和李杰当然不能还站在这里,我们两个出了美珠茶楼,阿才开车送我们到夲兰街。

一下车,就看到贾正经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山仔杰佬!你们这次真是闯了大祸了!鬼哥辛辛苦苦把你们捞出来,你们还未建功立业,就闯下这么大的祸!”贾正经到我们面前,直接开口说道。

李杰听到他这么说不爽了,开口就说道:“喂!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吧?什么叫做我们闯了大祸!我们还不是为了保护鬼哥?如果当时我们不出手的话,说不定现在鬼哥都已经被那家伙给弄死了!”

“这边讲话!”贾正经忽然压低声音,对我和李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