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哥,你刚刚怎么那么说我们的师父?还有鬼哥?”长毛红和肥仔陈一走出去,李杰就开口问道。

我看着李杰,叹息一声说道:“李杰,我们被人算计了。”

“啊?别谁?”李杰问道。

“鬼哥。”我长叹一声。

李杰摇头:“怎么会?不可能的,鬼哥怎么会算计我们?”

我看李杰不相信,于是开口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到现在为止,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自己一步步走到现在的?”

“难道不是吗?”李杰问道。

我看向外面,问道:“那你告诉我,怎么解释这里的家伙,都以为我们两个才是真正的大佬?”

李杰一下愣住。

这里原来有两百多个三元镇出来的狂徒,他们之前一直被长毛红和肥仔陈他们照顾着躲在这里。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并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大佬,而后来我一出现,又因为在三元镇里面的时候,长毛红和肥仔陈当时都在我身边,而当时在三元镇,也是我带头在和青红对抗,那么他们现在忽然看到我,当然会觉得现在还是我在领头。

从李杰在香港组建社团,到我来这里,然后直接就被三大社团给灭掉,我们跑路,被鬼哥收留,最后到了这里,然后去帮鬼哥做事。

那些被抓的家伙,一个个嘴里咬出来的都是我和李杰,根本就没有提到鬼哥。

这件事,鬼哥至少在这些三元镇的亡命之徒面前,是非常清白的,这些家伙甚至都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鬼哥这么号人存在。

我这么和李杰一解释,李杰也立即就明白了。

“可是...就算是鬼哥,也不可能算的这么准吧?和都是多少步了?”李杰还是有点不相信。

“他肯定不可能安排的这么精密,但是在大方向上面,其实很好操控,比如挑唆三大社团灭了你的社团,同时让凤凰打电话提醒我们要躲起来,然后让长毛红去就我们。”

“我们被救了之后,这件事就水到渠成了!”李杰说着又问道:“可还是不对啊,我来不来香港混社团,这鬼哥根本左右不了的啊...”

“他肯定左右不了,也许当时他有别的计划,但是你来了之后,并且还弄出一点动静来了,他也许就开始考虑拿我们当棋子了。”我叹息一声。

李杰默不作声,过了一会儿说道:“可是...鬼哥毕竟对我们有恩...”

“李杰,我说了,要我们帮忙,甚至要我们卧底,或者故意去做什么事情,这些都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是算计我们,我就觉得这不对。”我说道。

“唉...可不就是这个理么?”李杰叹息一声说道。

和李杰说了一会儿话,我们就全都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站在沙滩上面打了一套拳,然后在沙滩上面坐了下来。

直觉告诉我,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就像是昨天我和李杰分析的那样,如果真的很简单的话,鬼哥完全没有必要瞒着我们让我们这么做。

至于长毛红和肥仔陈,肯定是知道内幕的,所以他们才会那么为难。

想到这里,我站起身来,往回走去。

今天就要真的开搞了,想那么多,也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中午吃过饭,长毛红和肥仔陈再次来到这里,他们把我和李杰带上车,安排我们去和鬼哥见面。

见到鬼哥之后,鬼哥依旧神色如常,对于我已经看穿我和李杰现在是被他算计的事情,一个字也不提。

“今晚之后,你们就可以离开了,不过我建议你们过几天,毕竟今晚这事有点大,港府肯定会调查,而台风明天就来了,再过两天,就是香港走私客出货的日子,你们乘着那个时候回去,反而最安全。”鬼哥说道。

我点了点头:“好。”

“等我搞定这边,你们要想回来,随时可以!”鬼哥笑着看着我和李杰,然后拍了拍边上的沙发:“我这里,永远有你们的位置,甚至等过几年,我老了,我这个位置,也是你们的,你们两个...是我最看好的年轻人。”

“多谢鬼哥,不过这件事完了之后,我和李杰就会回去好好上学,先完成学业为主。”我说道。

鬼哥点点头:“应该的,年轻,就要做年轻人应该做的事情啊...”

接下来,就是长毛红和肥仔陈,还有彪哥,林锐彬,再加上一个长毛红,一起陪我研究今晚的行动。

今晚在我们的计划当中,是继续秀肌肉,既然新义安现在要和我来硬的,那我不如直接和他们来硬的!

其他的两个社团,肯定会袖手旁观。

“新义安控制的街道很多,但最重要的就是这五条。”彪哥在一份地图上面指着。

“这五条街道,基本上是新义安一色清,里面有赌场,马栏,黑拳斗狗,反正在香港不合法的东西,里面都有,而且条子不会进去。”肥仔陈说道。

“这不是和三元镇差不多了?”我问道。

肥仔陈摇头说道:“治安可比三元镇要好太多。”

我看着地图上面那五条街道,全都靠在一起,合称五道大街,那里就是新义安的心脏位置!

虽然现在新义安并不一定靠着五条街上的生意赚大钱,但是这五条街道,就是新义安的门面和证明。

砸了这里,真的像是鬼哥说的那样,毫无问题吗?

我心里有些忐忑,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再忐忑也没有用了,只能硬着头皮直接上!

定下来之后,我和李杰就没有离开这里,而是直接到晚上的时候,我们两个被送到五条街道。

鸭舌帽,加上宽大的外套。

我双手带着拳套,指虎,李杰则怀里揣着一把短刀。

我们一下车,四周停在那里的面包车车门呼啦一下打开,车里不断有人跳下,和我们一样,都带着黑色的鸭舌帽。

我们渐渐汇聚在一起,一百多号人,我和李杰走在最前面,带着他们向前面走去。

五条街道,中央那条,新义安的人马也开始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