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有回答肥仔陈,忽然长毛红就从外面走进来。

他一走进来就兴奋的说道:“山仔。这次你们真的是出风头了!”

我们现在还是在之前的那个废弃的渔村,长毛红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手机,他把手机伸到我面前来看。

我一看,原来是一个什么微信群。

“那个叫唐山的大陆仔,究竟什么来头?”

“我这边收到消息说是逼佬杰的老大!”

“逼佬杰的老大!打了小弟所以老大来报仇?他们哪来那么多的狠人啊?”

“那个唐山,在大陆的时候,就敢和张志强还有青红对着干,张志强你们可能不熟悉,但是青红在大陆一色清,你们总该知道那个家伙有多巴闭了!”

“这么巴闭?才只有十七岁呀!是不是有什么后台?”

“没有,至少我没查到啊...”

这个微信群里面正在不断地刷着屏幕,很容易看出,应该都是香港社团大佬级别的人在交流。

“都是什么人?”我问道。

“香港社团大佬会微信群呀!”长毛红说道:“山仔,昨天我们回来之后,后面那些三元镇的家伙不是被拦住一些么?那些家伙把三大社团的人后面连续赶来的两波人都给砍啦!”

在长毛红的叙述当中,我很快知道,原来昨天在我故意把后面那些家伙甩在后面之后,那些家伙来的时候是长毛红他们的人开车送他们来的。

但是回去的时候,就不是原来那些人开车,我故意让他们自己开车,然后结合林锐彬那边传来的消息,故意恰好时间点,把他们全都丢下了。

他们被丢下之后,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当时直接就把三大社团第一波赶到,想要拦下我们的那帮人全都给砍了。

砍完之后,第二波人又来了,他们接着砍,一连砍了好几波,最后被对方几百个人,还带来了枪,这才全部给干倒。

三大社团抓了好一些活口,其中大部分都嘴硬的很,一个个都是破口大骂,据说后来实在没办法,只能装了麻袋直接丢海里了。

至于一些愿意开口讲话的人,说出来的情况让三大社团全部震惊。

根据他们的说法,这件事是这样的。

我,也就是唐山,是李杰的老大,在国内三元镇我和青红一战之后,就安排我香港的两个小弟“长毛红和肥仔陈”把他们带到这边,准备干大事情,当然他们并不知道长毛红和肥仔陈在香港是什么人物,所以说的也不清楚。

然后李杰这个我的小弟,先到香港来混,结果被三大社团给欺负了,我这个老大一怒之下,直接杀过来,带着他们就要动手了。

我手里拿着长毛红的手机看着那个群,耳朵里面听着长毛红的解释,心里越来越明朗是怎么回事。

手里的手机上面。

“刚刚又问出,他们还有一百多个那样的狠仔呀!”

“那个唐山究竟什么来头!这么彪?”

“我看还是和他和谈吧。”

“和谈?和那样的小人物和谈?你们和胜和做的出来,我们新义安可不会干!”

“小人物?何B佬,你确定你能一下喊出那么多不要命的?光是昨天那被我们截住的三十来号人,就已经伤了我们两百多个兄弟,这他手里还有一百多个,全都放出来,你们新义安果然硬气,这样都顶得住!”

那个新义安的人看到这句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回道:“那一集装箱,一万五千台新版水货,怎么办?让谁赔?”

“昨天晚上不是你们新义安的人看的码头吗?现在货被烧掉你问我们怎么办?”

这一下,群里就吵了起来。

我看看也就觉得没意思,把手机还给了长毛红。

“山仔,你昨天临时想到把那些家伙全都留下,真是干的漂亮,那些家伙都好像疯狗,把三大社团咬怕了,现在分成两派,号码帮表示要和你和谈,但是新义安就不肯,另外和胜和现在态度还不明朗。”长毛红说道。

我点了点头,心里很清楚,号码帮要和我和谈,是真的怕了,毕竟昨天被抓到的那些家伙嘴里肯定已经透露了我这边的情况,三十来号人的战斗力就那么恐怖,这边还有一百几十号人,当然要把那些家伙吓尿,毕竟越大的社团,其实越容易不稳定,他们如果是遇到弱小的阻力,直接碾压。

但是遇到威胁比较大,有可能伤害到他们根基的情况,肯定就会选择别的方式。

而新义安现在之所以这么强烈的要和我对着干,并不是因为新义安的实力够强大,而是因为码头那边的安保,一直都是他们负责。

现在如果和我和谈的话,当然就不能追究我的责任,至少是不能完全追究我的责任,回头这笔账肯定是要和新义安算了,所以新义安当然强烈反对。

对于这些他们社团内部的争斗,我没有任何兴趣。

“也就是说,我现在已经成为全港社团的终极目标对不对?”我开口问道。

长毛红和肥仔陈两人对看了一眼,然后都叹了口气。

“山仔,你自己选的...”肥仔陈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看着他们:“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们当时要我们走了,帮我向鬼哥托付一句话,这个角色,我就会好好扮演,但是没有下次了。”

“山仔...”长毛红轻轻地喊了一声。

“下次究竟要做什么,请告诉他先告诉我,和我说明白,我不喜欢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我说道。

肥仔陈和长毛红两人听到我这么说,也都没说什么,转身就准备走了。

“已经到了这一步,提前就提前吧,明天。”我说道。

走到门口的长毛红和肥仔陈两个人停下脚步,扭头朝着我这边看来,最后他们两个朝着我点了点头。

当他们走出门口的刹那,我心里就很清楚,我们之间,已经出现裂痕。

现在还能这样讲话,是因为还在一条船上,虽然长毛红和肥仔陈没有算计我,但是他们,毕竟是鬼哥的人,道不同,注定分道扬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