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辆车子,就好像七头暴怒的野兽,卷起烟尘,马达声好像咆哮,一路朝着前面冲去。

几分钟的时间,就冲进了码头。

这个码头并不是真正的码头,而是三大社团联合建立,平常根本都没有人来,是在一段荒废的海岸边上。

所以码头四周根本没有什么防护,七辆车子长驱直入。

当我们冲进去停下车之后,才有人从铁皮房子里面拿着手电筒出来。

“砍!”不用我命令,那些三元镇来的家伙们,就一个个拎着砍刀和铁棍冲了上去。

这边看守仓库的混混门刚打开门,一个照面,就全都被砍到飙血扑街。

眨眼的时间,码头上二十多个看守就已经全部都被放倒。

“这边!”有人大声喊道,循声望去,一个巨大的铁皮集装箱。

“咣当”一声巨响,铁门被打开,里面码放的整整齐齐的一个个包装盒,暴露在灯光之下。

一个人伸手抓过一个包装盒,打开之后,从里面拿出一个手机,高举在手里:“是爱疯呀!妈的呀!抓在手里好爽!”

他这一声,四周的人呼啦一下,全都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一个个家伙好像疯了一样,拼命从里面抱着包装盒就往回来。

有几个人爬上了集装箱,在里面不断地把那些货往外抛,底下外围的人一顿疯抢。

有的人还互相抢得打起了架来。

看着前面乱哄哄的情况,我点了一根烟。

李杰在一边有些着急:“三哥,这样下去,就要控制不住啦,里面的货到明天也拿不走啊。”

“谁说要拿走的?”我问道,说完转身从长毛红手里接过一个装了酒精的玻璃瓶。

口子里面塞得是棉布。

几步走到那边,我用打火机点着,抓在手里,大喊一声:“都散开!”

听到我的声音,所有人都一下停住,让开,我一用力,直接甩了上去。

燃烧着的玻璃瓶直接飞进集装箱,从缝隙里面进去,然后里面开始出现火苗。

“赶紧抢啊!”下面有人喊道。

这一声发出,所有人一下子全都好像反应过来一样,开始拼命的扒货。

十来分钟之后,集装箱里面已经是熊熊大火,不断有爆裂声发出。

原本站在上面的两个人,忽然有一个人直挺挺地就从上面摔了下来。

“不好!有辐射!辐射爆发啦!”底下有人喊了一声,人群一下子就全都散开,朝着这边跑来。

人群散开之后,这才发现,那边的地面上,竟然已经倒下了好几个人,不过除了那个从集装箱上面掉下来的人之外,其他人都是被打倒或者踩倒在地上的。

我正准备组织人上去救人,集装箱里面那些燃烧着的货物,忽然从里面瘫倒下来,一下子将地上那几个人吞没。

火势一下变得大了起来。

那些逃回来的人,各个大丰收,最少的一个人,也拿到了三台以上的手机。

他们看到自己的同伴被大火吞没,一个个都没有任何同情和不开心,相反的全都非常兴奋,有的甚至还吹口哨。

“走吧!”我看了一眼那些家伙,然后开口说道。

再次上车,没有人发现,驾驶员已经全都变了。

之前过来的时候,七辆车全都是肥仔陈带来的人开车的。

但是现在,肥仔陈长毛红和他们的手下,还有我和李杰,已经全都在前面两辆车上。

“后面有谁会开车的,开一下,赶紧撤!”我在对讲机当中喊到。

那些家伙已经是大丰收,这时候不撤的话,回头被人盯上,那就吃大亏了。

所以一个个听到我说撤,都很兴奋。

前面两辆车子打头,后面的车子歪歪扭扭地跟着。

“山仔,你真的确定要那么做?”开车的长毛红忽然开口问道。

“是的。”我点了点头说道。

“好吧!无毒不丈夫!”长毛红说着开始提速。

同时我们车内的一个扩音喇叭上面,响起林锐彬的声音:“快了!他们的人已经在路上,最晚十分钟到。”

“开慢一点。”我对长毛红说道。

长毛红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真的把车开慢了点。

有林锐彬通风报信,我们轻而易举地就知道对方的人已经到了哪里。

五分钟之后,前面忽然有车灯亮起,而且不止一辆。

犹豫我们的车在前面,第一个发现。

看到他们的车之后,长毛红直接加速,朝着对面撞去。

同时我在对讲机当中喊道:“他们的人来了!兄弟们不要闹了!准备突围!”

前面两辆车一冲而过,第三辆车的时候,对方终于发现不对劲,开始尝试阻拦。

一排长长的车子,七辆小轿车,练成一条线,一下子挡住了我们后面的车辆。

我们的队伍,被一切两半。

“兄弟们快撤退啊!”我继续在对讲机当中喊着;“刚刚出现的那个车队,就是...”

我话还没有说完,后面一辆面包车,直接一头撞在了那排豪车上面。

“砰!”的一声,后面连续好几辆追尾,全都停了下来。

“你们不想活了吗?”从三大社团的车上,下来一个人,伸手指着那些正从面包车上面下来的家伙们大声问道。

他这句话一喊出,其他人却好像听到笑话一样,然后慢慢的提着砍刀和铁棍就往前走。

那些家伙看到这个架势,都有些怕了。

虽然他们的车也是七辆,但大部分都是一两个人,人数上就根本不够看...毫无悬念,直接全都被砍翻了。

当他们解决了这帮人之后,我们前面三辆车子已经开出去很远。

他们正准备回到车上,继续出发,忽然前面有机车群的声音传来。

足足三百多个飞车党,开着摩托过来了。

“妈的!拼了!”一个三元镇的家伙摔掉手机,拿起砍刀,冲了上去...。

第二天一大早,肥仔陈就来找我。

“唐山,昨天晚上我们的机会非常成功,鬼哥让我问你,是不是可以提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