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珠茶楼出来,天色已经暗下。

油尖旺算是香港最繁华的一片地区,街上行人如织。

港人的生存压力并不比内地人低,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即使已经到了现在,界面上仍然有一半的人穿的是职业装,看得出来都才是刚刚下班。

远处人群中巡逻的街警时不时的大声呵斥着什么,而路人却好像司空见惯,根本就不理会。

麻木而疲倦的人群,实在无法让人和印象当中的世界级大都市联系起来。

要说我去过的大城市也挺多,纽约,拉斯维加斯,台北,但总体来说,还是香港给我的感觉最压抑。

这是一种热闹中的压抑,更加让人难受。

“阿伯,咸湿杂志也涨价,这样下去我们飞机都打不起啦...”

“哼!叫你们占中!有口饭吃就不错拉!搞破坏!难道你们还想回到黑警时期吗?年轻人好好上学呀!不要随便乱被人鼓动!”

街边两个背着书包的学生正在一家报摊买杂志,听到他们和报摊老伯的对话,我转头看去。

李杰已经大步走过去,走到那两个学生崽身后,一只手勾住一个人的脖子。

“你是?”那两个学生看到一个陌生人,开口问道。

“去年你们参加占中了?”李杰问道。

“关你鸟事呀!闪一边!”其中一个学生发飙开口骂道。

李杰直接发狠,双手狠狠一拉,这两个学生的脑袋立刻就撞在了一起,“砰”的一下,两个人齐齐摔倒。

“干死你们这帮吸血鬼!看不起内地?操你老母!没有内地,你们吃什么喝什么!光光只是断水就叫你们一个礼拜全部死翘翘呀!”李杰一边大骂,一边对他们狂踹。

那两个学生倒在地上,抱着脑袋不吭声。

我过去把李杰拉开,叹了口气,陈韦和唐糖说的没错,一个国家的意识形态非常重要,如果不把握好的话,是会亡党的。

就好像去年香港的事情,这帮学生还不就是被人利用?

“走啦,火气这么大,等下看你见到马头还有没有这么大。”我说道。

李杰朝着地上的两个学生比了两个中指,然后抬步朝着前面走去。

“来到这里我已经受够了这帮混蛋,一个个全都自以为是,好像离开内地他们可以多好一样,断水就叫他们完蛋呀!要不是我们内地一直输血,还国际大都市,早就完蛋啦!”李杰说道。

我耸了耸肩膀,经历了那么多,我已经很明白,事情并不能只看表面,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关键就看你自己是在上面位置,站在什么高度了。

到了指定的夜总会外面,我一眼就看到门口站着好几个一看就是烂仔的年轻人,其中一个人看到我们之后,直接转身进了夜总会,八成是去报信去了。

“叫马头出来!”李杰带着我们走到门口停下,并没有继续往里面走去,而是停了下来。

黑洞洞的夜总会门口,好像一张随时都会吞噬别人的巨口。

“你就是逼佬杰?”对面靠着门的小弟开口很吊,用鼻孔看着李杰,一边说话还一边抽烟。

“我挑!马头这样教你和大佬讲话?他不教我来教!”李杰一声怒骂,挥手:“阿豪!给我划开这扑街的那张臭嘴!”

“没问题!”阿豪直接抬步朝着前面走去,往前两步走出,背后腰刀就摸了出来,雪亮的腰刀一出现,对面那几个混混就变得紧张起来。

“妖刀豪!你别乱来!我大哥是马头!”刚刚那个对李杰出口不逊的家伙,这时候却非常害怕阿豪。

看得出来,阿豪这家伙真的凶名很盛,真不知道李杰是怎么搞定这样以为狠角色的。

“话都让你讲完,我就只出刀!”阿豪说完之后直接抬步朝着前面冲去,对面那几个混混好像抵挡不住阿豪的气势,全都转身朝着夜总会里面逃去。

阿豪直接朝着里面追了进去,他刚刚进去,我就看到他又一下从里面退了出来。

连续三步之后,他才站稳,胸口已经多了一个鞋印。

穿着黑色背心,留着一撮山羊胡,耳朵带着耳环,一头箭猪发型的马头,身高大概有一米九,浑身上下的肌肉充满爆发感,一看就是一个非常能打的家伙。

马头从里面走出来,看着阿豪,右手去摸套在左手上的手串,取下来之后一边捻动,一边对李杰说道:“逼佬杰,你一个大陆仔,捞过界就算,各位叔叔伯伯大度,让你闹,但是你纵容你手下的鱼蛋和阿散搞我马子,这件事,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

“哇!你就是马头哥是吧?发型好威风!”李杰一伸手,边上一个小弟递过来香烟,点上之后喷出一口烟雾:“你叫我给你一个交代,不就是一个女人咯,我手底下三间马房,几十个妞,随便你挑,只要你看得上,免费送,一个不行,两个也行啊,三个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逼佬杰!你的意思,是我的马子和你马房那些烂鸡是一样的是吗?”马头的脸色沉了下来。

“马头,你不要逼我,江湖人都知道,女人如衣服,兄弟才如手足!你马头自己也是带小弟的人,你为了一件衣服,来威胁我手足,你觉得我会怎么做?”李杰一通歪理辩驳。

马头愣了愣之后冷笑一声:“看样子,你是不打算好好谈了,那就让我看看你这个扎旗油尖旺的逼佬杰究竟有什么手段!”

马头说完,身后的小弟就呼啦啦地往他身边站,黑压压的一片,足足五六十号人!

“哇!这么多小弟?果然14K家大业大,一个新扎职的红棍都有这么多小弟,不是凑数的吧?”李杰表情夸张地说道。

“给我砍!”马头一咬牙,挥手。

“慢着!”李杰伸出手,示意他们不要急:“你扎职的时候你们老大没告诉你混江湖一定要有耐心吗?你要我给交代,自己又不讲要怎样交代,现在你就要开打,这就是师出无名,没有道理!”

“好!那你把你那两个小弟交出来!”马头伸手拦住自己众小弟。

“给你啦!”李杰一伸手,从身边死妈明手上拿过鱼缸,直接朝着那边丢了过去。

马头一伸手接住,身形纹丝不动:“这是什么?”

“鱼蛋和阿散的睾丸,这个诚意,够不够?”李杰呼出一口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