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杰一说完,鱼蛋和阿散两个家伙已经面无人色。

这两个家伙会搞出这样的事情,不用看也知道肯定都是非常好色的家伙,要叫他们把自己的卵蛋割掉,不如要他们的命了。

“我在美国的时候听说过很多人割掉一个之后,反而变得更加厉害。”这时候凤凰忽然开口。

她一开口,鱼蛋和阿散这才注意到她,一眼看到凤凰,这两个家伙的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来了。

凤凰微微一笑,轻轻的用手指抚了一下头发,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这可是有科学根据的,少掉一个,另一个营养就会更加多,变得更加强壮。”

“真的?”鱼蛋开口问道。

“咯咯...当然是真的了,不过这事情可是关系到你们的生死呢,想想也知道应该怎么选的啦,可以去医院的嘛。”凤凰说道。

“大佬!我干!”鱼蛋第一个开口。

阿散紧接着也开口说要干了。

“好!”李杰一拍桌子站起身来:“这才像是我大佬杰的马仔!怕什么!我告诉你们!我大哥唐山当年...”

“嗯?”我猛然抬头,这混蛋扯犊子扯到头上?

他说完之后不等那两个人反应过来,一挥手:“死妈明!带他们两个去马栏!”

“啊?”鱼蛋和阿散两个人一脸惊讶。

“啊什么啊?你们马上要割呀,还不赶紧送你们去爽一爽,回头你们要讲我这个大哥不讲人情的,去吧,去吧。”李杰挥挥手打发了他们。

鱼蛋和阿散走得时候,居然眼泪汪汪,感动无比。

我现在是看出来了,李杰是怎么收服这帮烂仔的,这是贱的突破天际了。

“凤姐!割掉一个真的会变强?”李杰等他们一走,就开口问道。

“当然不会!”凤凰笑着说道:“要不然他们哪里那么容易上当?”

李杰嘿嘿笑着,朝着凤凰翘起一个大拇指:“我们才是黄金搭档呀...”

中午李杰安排我们在这条街上的一家餐馆吃了一顿。

吃完之后一人一碗鱼翅漱口,喝完之后李杰放下小碗,开口说道:“三哥,现在我在内地已经有专门搞水货的经销商联系好了,这边的货在一个礼拜之后会发过来,到时候我们要闯海关,最怕海上缉私警,你看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走私我哪里懂?反正也不要本钱,到时候可以成功就成功,不能成功就算,我们回家去。”我对李杰说道。

“恰好我在水警那边认识人呢...”凤凰开口说道。

我和李杰都看向她,她开口解释道:“我大学同学现在是水警那边的高级督察。”

“那就赶紧用你的美人计吧!其他细节我们今晚哦不,明天慢慢谈,你先去帮我打探一下消息。”李杰急吼吼地说道。

“这个当然没问题。”凤凰说着喝了一口鱼翅,然后抬头看着我们:“那你们就真的舍得让我去牺牲色相?”

“我也不想,但是为了钱,没办法啊...”李杰苦着脸说道。

“我觉得我们之间还是保持纯洁的男女关系比较好。”我一摊双手。

凤凰腾地一下就站起身来,看着我们两个:“哼!我就不相信有不偷腥的猫!等姐姐办完正事,给你们两个小兔崽子下药!然后把你们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她说完之后气呼呼地就出了门。

“三哥!我们不会把她惹火了,跑去告密吧?”李杰问道。

我摇摇头:“你真的以为她干净?”

“当然不干净啊!肯定被人干过了!估计还是好多!”李杰说道。

“我说的不是这方面,你能不能不要好像你师父一样,思考问题不是用下半身就是朝着下半身上面想啊?”我揉了揉脑袋,接着对李杰说道:“凤凰认识什么高级督察,肯定不是巧合,她那种女人,绝对不会在没有利用价值的男人身上浪费时间,之前在来这里的路上,她和我讲了很多,她说她一年来香港好多次,对香港的经济和局势,甚至是街道都很熟悉。”

“三哥你想要讲什么?”李杰问道。

“她比你对这里熟悉,你想想看,她来这里会是做什么?肯定是做生意!你看她那样的,会是那种老老实实好好做生意的吗?又认识水警督察,我估计她肯定有走私的线路。”我说道。

“那样就太好了,做到万无一失呀。”李杰说道。

“你那些什么苹果机,真的是水货?别是假货啊。”我想起这件事,开口说道。

“不是假货我倒腾什么啊!水货我才不搞!那才赚多少一台?还不是被苹果公司赚大头啊!我搞得都是从马来西亚那边代工厂生产过来的假货啊,就一个壳子像!成本只要三百块一台,倒手卖给经销商,现在可以卖五千一台。”李杰说道。

“你疯了!假货你当真货卖啊?五千?”我给吓了一跳。

李杰不以为意:“不当真货卖有人买吗?管我叼事,反正等到买的人反应过来,我早就不干了,这整条线都是临时组织起来的,到时候货一走完,就是各回各家,谁也不认识谁了,警方要查也查不到,而且我听说了,上面内部有不成文的规定,凡事苹果机的案件,都能拖就拖,买苹果机的都是有钱人,损失点没什么,不影响社会和谐。”

我怎么也没想到李杰居然可以扯出这么大堆的破理论。

“好吧!我们还是讲讲今晚怎么和那个马头讲数吧!”我叹息一声。

时间很快,一眨眼就到了晚上。

八点多了,凤凰去了之后就没有什么消息了。

这时候茶楼门忽然被人推开,死妈明从外面进来,手里捧着一个金鱼缸,里面放着两颗红色的肉球,一路走上茶楼:“大佬!取来了!”

李杰站起身来,看都未看:“马头那边到哪里了?”

“已经在夜总会等我们了。”阿豪在一边冷声开口。

“好!让兄弟们准备!这就过去!”李杰带头,我也跟在后面,这里是他的地盘,事到如今,做兄弟的,我不撑他谁撑他?

很多事,不能分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