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老母!”李杰挠了挠头,骂了句:“早不讲,晚不讲,偏偏这个时候和我讲数,是不是故意要搞我?”

李杰那个小弟一副粉佬的样子,一件体桖衫穿在身上松松垮垮,脑门上面头发油腻腻乱糟糟,脸上只有一双眼睛看起来还像是年轻人。

“大佬,马头可不知道你今天有朋友过来,所以肯定不是故意的...”

“死妈明!看清楚,这是我大佬来的!喊三哥呀!什么朋友?”李杰直接开口打断那家伙。

这个外号叫做“死妈明”的家伙立即对我猥琐一笑,开口喊我三哥,然后又讲到:“大佬!你都这么牛,你的大佬一定更牛b!”

“那当然!你有没有听过李唐盛世?讲的就是我和三哥联手在内地创造的辉煌呀!”李杰说道。

我莫名其妙,什么李唐盛世?李杰这家伙现在满嘴跑火车的本事都跑到我听不懂了。

一旁的凤凰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李唐盛世是说唐朝李家王朝呀...”

李杰微微一愣,但依旧面不改色,哼哼了两声。

死妈明朝着我们翘起一个大拇指:“牛逼!牛逼!这都创建王朝了,是哪个游戏?什么公会?”

“滚走呀!”李杰一脚把死妈明踹到一边,然后带着我们上楼了。

到了楼上,他让我们坐下,我这时候哪里坐的下?

刚刚那个死妈明说14K的红棍要和李杰讲数,李杰这家伙居然根本没放在心上,14K是什么存在?香港最老牌,底蕴最强,到现在实力都是前三的社团之一。

李杰这个鸟社团成立最多两个月,就得罪了那样的社团,他居然完全不放在心里,这回头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李杰,刚刚你小弟说讲数的事情...”我开口提醒。

李杰一听,又揉了揉头发:“烦死了!他娘的香港又不是他们的,他们开社团老子也开社团为什么不行?妈的整天想着法子要搞我,14K又怎么样?大不了火并呀!”

“生意不做了?”一边的凤凰开口轻声说道,说完之后对我看了一眼。

李杰果然就安静了下来,他想了想:“不行,这事还真不能来硬的,至少也要搞完这个月呀。”

接着他就把死妈明给喊了上来,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死妈明站在那里绘声绘色地说道:“是这样的,鱼蛋和阿散他们两个,昨天晚上去夲兰街的马房出火,路上捡尸,哇!两个人捡到一个大波妹来的!当晚就3P爽到爆呀!搞得第二天那妞都自己不能走,结果好了!”

死妈明一拍双手:“那妞是马头的妞。”

李杰听完之后一低头,抬起头来的时候破口大骂:“鱼蛋和阿散呢!把他们两个扑街给我喊来!我们自己地盘马房打炮不要钱!去学人家捡尸!这下好了!搞人家马子!还3P,这么会玩,睾丸都要被人切掉呀!”

“大佬息怒啊...鱼蛋和阿散虽然做错事,但毕竟是自己兄弟来的...”死妈明说道。

李杰气呼呼地坐下:“你先把他们两个给我喊来!”

死妈明立即去了。

他下楼之后,李杰立即苦着脸看着我:“三哥教我...你说这破事怎么整?”

“你这些手下...素质真是...”我实在说不下去了,这素质和下限简直到了一定境界了,这算是和李杰臭味相投了。

“都是烂仔我知道,优秀的人才早就被其他社团吸收去了,香港这鸟地方社团几百个,轮到我当然都是一些烂脚货了,但死妈明说的对,不管怎样。我是他们大佬来的,遇到这种事情,小弟有错,但大佬不能就把他们往外推,否则谁还认我这个大佬?”李杰说道。

我看着李杰叹了口气:“看来你已经知道当大佬只是表面风光了...”

“三哥我心里也后悔啊...但他娘的摊子已经这么大,总要干一票捞一把再走,要不是还没捞够,我早就拍拍屁股跑路了...”李杰说道。

听到李杰这么讲,我就知道我之前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混社会,当大佬这种事情,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玩的转的,当然更重要的是,这根本就是一条不归路。

“江湖事江湖了,你只能按规矩来,别人才挑不出毛病。”我说道:“这边的规矩我不懂,不如问问鬼哥?”

李杰一听我提到鬼哥,连连摆手:“鬼哥已经对我说教够多了,现在我估计他见到我都烦,实在不好意思去麻烦他,大不了就是干!反正如果你们配合,我就只需要两个礼拜的时间,把货遇到内地,交给内地的经销商,就大功告成!管他什么号码帮!惹火了我老子临走之前干掉他们!”

“既然你都不怕,那还说什么?那个什么马头,肯定不是什么好人,该教训就教训咯。”我说道。

其实我现在根本就不想要搀和这些事情,这次过来,就是要拉李杰回去的。

他现在和号码帮开战的话,可以让他知难而退,早点离开这里。

李杰听我这么一说,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今晚和他讲数!”

这说着话,死妈明已经带着两个青年上楼来,那两个家伙低着头,一脸衰样,不用问也知道就是之前他们说的鱼蛋和阿散。

“一脸衰样!死妈了啊?你们是草女了呀!上的还是14K红棍马头的马子!难道不光荣吗?别一副死妈的样子!”李杰骂道、“大佬...死妈就不怕,但是这次真的怕呀...我们会不会被斩死呀...”鱼蛋抬起头来一脸可怜样看着李杰。

我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实在看不下去了,这特么都是什么素质,就这样的烂仔也能被李杰带着打下油尖旺里的一条街?

“没有错!你们这次死定了!不但你们死定了,就连你们全家都死定了,呐!不是我不帮你们,实在是你们惹的祸太大,号码帮呀!你们真敢上!”

“大佬呀!我们也母鸡呀...”鱼蛋和阿散一下就跪了下来:“大佬你一定要救救我们...”

李杰骂了一声操,然后转头看着他们:“呐!现在我给你们出一个主意!也许可以救你们一命!听不听就是你们的事了!”

“听!一定听!”鱼蛋和阿散一听还有活路,赶紧点头。

“你们两个!一人割一个蛋蛋下来凑成一双,晚上让我带给马头去...”李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