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放晚学之后,我刚走出校门,就看到张晨他们一帮人从学校内部的网吧走了出来。

张晨走在前面,嘴里叼着一根香烟,脸上表情好像便秘。

“晨哥,你消消气,那些家伙折腾不了几天的。”

“要不然我们让媒体不要报道。”

“不,要让媒体帮着我们报道,这次明明是他们挑事。”

张晨的那些手下,都在给他出主意。

张晨摆了摆手,叹息一声说道:“你们真的以为媒体那么好收买?之前是因为我们有料,而且我们那时候正好站在最前面,国家和政府都需要树立那样的榜样,要不然的话,无冕之王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收买的,他们考虑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新闻够不够劲爆!”

张晨这么一分析,其他人顿时都不说话了。

这时候他们正好走到我面前,我停下脚步,看着张晨。

张晨一抬头一眼看到我。也慢慢停下脚步。

“唐山,你别高兴太早!”张晨忽然开口,说完之后,之恶极一甩头就离开,好像逃跑一样。

我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看来,张晨那家伙还是没有想到这件事背后的主导是我。

我正准备到路边打车离开的时候,看到已经走远的张晨他们,忽然停下脚步,然后折返回来。

我一看他们是朝着我走过来的,知道他们肯定有什么事情要找我,所以就停下了脚步。

“唐山!是不是你干的!”张晨远远就开口了。

我站在那里,看着他,这家伙终于反应过来了吗?

只不过,我要不要承认?

犹豫了一秒钟,我笑了起来,看着张晨,大方承认:“没错,是我干的。”

“唐山...”张晨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他紧紧地盯着我。

“还真是你!”张晨身边的一个小弟一下子就急眼了:“你怎么能这么做!这么无耻!”

“我无耻?”我看着那家伙,认出来他也是参加了赈灾的一个:“你难道不知道真相?知道真相的你又怎么会觉得我无耻?觉得我不能这么做?究竟是谁无耻,你敢不敢摸着自己的胸口说?”

那家伙被我瞪得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两步,嘴巴里面说到:“我不和你扯淡...”

呵呵,这种人就是这鸟样,有脸说别人没嘴说自己。

这时候张晨忽然冷声说道:“很好,唐山,你这次真的让我刮目相看,我还以为你还是那样没脑子,没想到你马上就证明给我看,你已经动开始学会动脑子了。”

“就是这样,才会有意思!”张晨说着说着,握紧拳头,然后看着我:“那我们就走着瞧!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白痴...”我看着张晨这样子,忍不住骂了一句。

张晨憋住了劲,忽然被我一句白痴,骂的再也忍不住,差点就跳脚,要上来和我打,幸好被他身边的人拉住,否则今天他得躺着回去。

“哼!我们走!”

“来日方长,不怕!唐山你给我们等着!”

“唐山我告诉你,你没有好果子吃!”

张晨他们那帮人习惯性的放完狠话之后,一个个全都转头溜走了。

我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全都离开这才打车返回。

到了家里,长毛红已经在那里等我。

我一进门他就开口说道:“山仔,你这边还要多久?我还是担心杰佬,那家伙真的玩过火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砍了。”

长毛红一说到李杰,我就感到有些头大,那家伙本来都走上正轨了,开始想着怎么做生意,但是现在怎么忽然又跑去香港混社团了?

混就混了,还一下混的那么好。

这叫我怎么搞?

“我给他打个电话吧先。”我说道。

长毛红点点头,递过来一支电话。

我拿过来之后,看到上面已经翻到通讯录里面李杰的字样,于是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被接通了,那边传来李杰熟悉的声音:“系父呀!系不系又叫我不要混社团?我现在没有砍人啦,最近爱疯新品上市,我在倒腾那玩意尼!”

“我是唐山!”我开口说道。

“三哥?”李杰在那边吃了一惊:“我师父的电话怎么会在你那里?”

“你师父大老远跑来找我,叫我劝你不要混社团,混社团的结果你也有看到,别说鬼哥,就算是我,你也全都看在眼里,如果不是运气好,现在我都在大牢里面呀。”我对李杰说道。

李杰在那头听了之后说道:“三哥,你是不了解情况呀,你在那边混不下去,是因为国家打击的厉害,香港这地方,比我们内地好多了,社团大大小小几百个,哪里那么容易被打击?只要官方不打击,屁事没有呀,而且现在我也不砍人了,砍人的目的是为了做生意嘛,国内新版爱疯都被炒到一万块一台了,哇,我要是搞个一百台,就是一百万,一千台就是一千万呀!”

“那你准备怎么搞?有那么容易被搞到吗?”我问道。

“嘿嘿,我已经模好了,最近外面的走私货,全都是从香港然后转发去内地,这玩意比贩毒还赚钱,偏偏没有贩毒那么大的风险,被抓住了也最多就是一个走私的罪名呀,如果安排的好,多弄点人手,一个人少带几个,就算被抓住,也不会坐牢,最多拘留啦。”李杰在那边说道。

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搞头,一台卖一万,如果是一万台的话,就一个亿啊!

这是什么概念!爱疯那东西,中国市场这么大,十几亿人,现在都已经是烂大街的机子了。

全中国一年怎么说也能消耗和几千万台。

几千万台式什么概念?就算只是一千万台,十块钱一台就是一个亿!一百块就是十亿!一千块就是一百亿!而爱疯那玩意基本稳定下来之后价格也是五千往上走啊,这特么...那就是五百亿...这还是少算了很多。

加上以前那些其他系列的贩卖,再加上最新版,这一共加起来的话,这一年那玩意不得在中国捞个几千亿?

这么一算我给吓到了。

“三哥,我和你讲,爱疯太坑啦!就会在中国捞钱!我都看不下去了,他们捞我们中国人的钱,我就要捞他们的钱!”

“所以你准备走私?”我问道。

“不!我准备卖假货!哦不,是水货!”李杰在那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