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陪妹妹走走。”见到我姐离开,凤凰也起身,并且对我抛了一个媚眼。

我这时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沈佳宜和江小燕两个人都看着我,两个大美女一走,桌子上顿时空了许多。

小玲老师这时候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自己端起碗来吃饭。

“还不站起来!”我瞪了一眼长毛红。

长毛红这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把事情搞大,还和我笑嘻嘻的。

我也是无奈,总不能和长毛红说我姐和我...虽然不是亲姐,但别人不这么看啊。

这搞得我根本吃不下去了,只能拿了一点干粮,直接就上楼去。

到了楼上一看,服务员站在我门口,对我凶巴巴的,张嘴就骂,怪我把门搞坏。

我真的怒了,长毛红这个混蛋!吧唧一下摔掉手里的油条鸡蛋。

“嘿!这是干什么!干什么!还耍横了是吧?”那个服务员一看到我这样,当时就毛了。

“不就是钱吗?该赔的我会赔的!”我丢下一句话,转身就往下面走。

正好和沈佳宜还有江小燕他们对面撞。

“三哥...”江小燕喊了声。

我停下脚步,看着她们,她们也看着我。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我也不打算隐瞒什么了。

“对不起...”我这三个字一出口,她们两个就全都低下头。

我看不清她们的表情,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个女生的性格其实都是有些逆来顺受的,她们这时候一定很伤心吧?不过肯定也不会说出来。

“你们真的...”江小燕先开口了。

“嗯。”我点头。

“你为什么要喜欢外国人啊!”江小燕一下子抬头看着我。

“啊?”我惊讶了一下,原来江小燕问的是凤凰啊。

“你问的是凤凰?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那女人就那样。”我赶紧解释。

这一下,边上的沈佳宜抬起头来,不过没有看我,而是看着我身后的远方,眼神有些空洞:“是小玲老师吧?”

我看向沈佳宜,发现从她的脸上看不出悲喜来。

“是的...我和她在美国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当时...”我努力的为自己找着借口,这种时候不找到合理的借口,那就是伤害一群人。

“我当时差点没能活下来,她也是...我们都没想到后来还能活着...你们看。”我说着把衣服掀起来,露出身上那些大小伤口。

有枪伤,刀伤,还有瘀伤。

整个身体,毫不夸张的说,像是一个被撕碎了然后拼接起来的洋娃娃。

沈佳宜和江小燕两个人,一下子呆住。

她们两个,都是看过我身体的,沈佳宜以前经常帮我按摩,至于江小燕,我们毕竟做过。

“这些...就是那天晚上...我害的吗?”江小燕伸出手,想触碰我腹部的那些伤口疤痕。

那里是被程龙捅的,那天晚上,江小燕骗我沈佳宜回来...她的手指终究还是没有敢碰那里,缩了回去,但眼泪水儿已经夺眶而出。

沈佳宜看着我身上的那些疤痕,也哭了起来,她伸手轻轻的抚摸:“以前不是这样啊...你最多和人打打架...怎么...怎么变成了这样...你这得流多少血,吃多少苦,受多少痛啊...”

“差点死了好几次。”我叹息一声:“不过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我回来了,就是要好好对你们...好多次,我以为自己真的要死的时候,心里最放不下的,就是你们了...”

“三哥!”沈佳宜和江小燕都“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左一右抱住了我:“我们不闹了,我们不懂事...”

我轻轻搂着她们,冷汗收住,这两个搞定了!

这种时候不无耻的话,简直是会混不下去的!

其实我要说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今天这种局面是假的,我早就在心里想过,最好搞定的就是沈佳宜和江小燕了。

因为她们两个对我心里都有愧疚,各自本身就都觉得对不起我,沈佳宜一直觉得她以前做的那些事情,虽然是在认识我之前发生的,但她还是觉得对不起我,没有把最好的自己留给我。

至于江小燕,她的内疚感主要是程龙捅的那几刀,那次真的是差点害死我。

虽然我已经原谅她,并且有段时间还觉得自己和她之间已经结束了,完蛋了。

但再见到才知道,她其实心里还是非常喜欢我,只不过有时候愧疚占据上风,让她都不敢面对我。

虽然利用她们对我的愧疚来让她们接受彼此甚至是小玲老师这样很过分,但毕竟长痛不如短痛,而且这样也会让她们心里的愧疚减少一些,也并不完全是坏事。

“在美国的时候,我差点被洪门害死,后来只能跑路,又差点死在拉斯维加斯,那段时候,林玲忽然失去了父母和爷爷,我们一起跑路,相依为命,都以为活不下去了...”我低声说道。

“三哥,你别说了,我们不怪你,也不怪小玲老师...她也很可怜的...”江小燕开口说道:“只要你不再怪我...就可以了...”

“我也是...”沈佳宜也哭着说道。

我又安慰了她们一会儿,然后让她们先回房间了,我自己则准备去找唐糖和凤凰,有些事情,总要解决的。

把她们送回房间,下楼梯的时候,我看到长毛红坐在那边。

“闪开!”这时候我可没有好脾气对他。

长毛红站起身来,耸了耸肩膀,一把勾住我:“山仔!人不风流枉少年呀,想当年,你红哥哥我,哇!什么脚踏四五六七八条船的事情都干过!不过你最让我佩服的是,居然和自己老师!这可是我一直未了的心愿啊...”

“现在也不晚,你老师应该还活着。”我说道。

“我都三十了!我老师...早就黄脸婆了,时光太匆匆,悔不该当初不懂事,胆子不够大呀...”长毛红一脸懊悔。

这混蛋就知道看脸看胸看年纪,我和他完全不是一路人。

“不过还是你实力强,居然事发了,那两个小姑娘都还愿意...没有扇你耳光...”长毛红说道。

我知道这家伙继续说下去,肯定又要比比歪歪一些不正经的,就往楼下走去。

“山仔,你还没问为什么我会来。”长毛红在后面喊住了我。

我停下脚步,心里闪过一丝不安。

“你没猜错,是杰佬的事情。”长毛红在后面说道:“现在只有你才能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