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沈佳宜的身体跌倒在地上之前,我终于回过神来,伸手拉住了她。

“佳宜!”我把她抱起来,喊了一声。

山洞里面的孩子都被我惊醒,看向这边。

“佳宜!”我又喊了一声,恐惧席卷全身,我整个人脑子都懵住了。

正当我频临崩溃的时候,沈佳宜忽然动了动,微微睁开眼睛,伸手打了我一下:“人家困死了,你吵死了...”

呼!的一下,我重重呼出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狗血电影里面的场景出现了。

看到沈佳宜睁开眼睛,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

指着远处飞来的直升机:“佳宜,飞机来接我们了!”

沈佳宜看着那边,睁大眼睛,也变得开心起来。

“可是没地方停啊。”沈佳宜很快发现问题所在。

我皱起眉头,立即问那边的昊其怎么办。

昊其在那边开口说道:“确实没有地方可以停,我们只能放下软梯,或者空投物质支援你们。”

“可是有几个孩子病了,必须要赶紧送医院。”我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你把他们绑在身上,然后你爬软梯,只不过那样会非常吃力,不知道你撑不撑得住。”昊其在那边说道。

“没有问题!”我立即说道。

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体,虽然到处都疼,但一定要咬牙坚持!

我回头看了一眼后面,山洞里面那些孩子,昨天吃饱之后,现在一个个都恢复了精神,现在虽然身上脸上都脏兮兮的,但那些明亮的眼睛,让人觉得他们好像一个个精灵。

“帮我把二丫绑在我身上。”我和沈佳宜解释了一下,然后和她两个人想办法把二丫绑在我怀里。

直升机来了,我用钩子勾住软梯,拉到身边,然后爬上去的时候,二丫忽然“哇”的一下哭了起来,小姑娘从来没有见过直升机,吓哭了。

我抱着她,艰难地向上爬,同时他们上面也在往上拉。

一个二丫,我们就耗费了十五分钟,才把她送上飞机。

送上去之后,昊其看到把一大袋子紧急需要的食物和医药品给我,对我说道:“首长,必须返航了,否则燃料不够。”

“这么快?”我问道。

昊其解释道:“没办法,机场离这里本来就远,指挥点距离这里也远,昨天晚上把燃料送到指挥点,然后今天早上飞机才能飞这边的。”

“还能多久?”我问道。

“你快一点的话,还可以救一个孩子。”昊其说道。

“好!”我二话不说,没有休息,带着物资,直接沿着绳索,滑下了飞机。

进入山洞之后,我立即对沈佳宜说道:“这次给我绑两个孩子!”

“你吃得消吗?”沈佳宜关切地问道。

“我吃的消,可他们的身体吃不消,这还在发烧呢,不能再等了。“于是又是两个正在发高烧的孩子绑在我身上,这一次我拼尽全力向上爬,手掌昨晚被山壁割破的地方,因为用力过猛,再次裂开。

当我把两个孩子送上飞机的时候,一双手已经鲜血淋漓。

“我这就下去,你们一定保证安全!”我把孩子放下,然后头也不回,直接朝着下面就滑去。

当我回到山洞,解开绳索的时候,直升机开始调转方向,飞远一些之后,慢慢面对山洞。

透过玻璃,我看到机舱里面,昊其他们几个和飞行员,全都对我行了一个军礼。

我喘息着,咧开嘴,笑了笑,也对他们回了一个。

飞机调转方向之后离开,我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实在是太累了。

边上沈佳宜过来帮我处理包扎双手伤口。

她皱着眉头,没有问我疼不疼这种废话,目光专注而心痛,小心翼翼地处理我皮开肉绽的双手。

好不容易处理完毕,她又把新送来的物质分门别类。

我看着忙碌的她,开口说道:“别全拿出来了,反正马上就都可以离开了。”

沈佳宜背对着我:“一次只能走三个,这里还有好多个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完。”

沈佳宜的话提醒了我,是啊,山洞里面,还有十几个孩子呢。

现在我知道为什么灾区救援工作难以进展了,以前在电视上面看觉得简单,现在看来真的很难啊。

我经历的那些危险和困难就不说了,现在已经找到了孩子们,而且调用直升机进行救援,就这样,一次也只能救这么几个。

“今天一天吧,应该可以走完的。”我吃着一块牛肉干,心里盘算了一下开口说道。

沈佳宜回头看了我一眼:“唐山...我觉得,我们可能还要在这里待一会儿...”

“嗯?怎么会?现在已经找到我们了啊,肯定会马上救走我们的。”我说道。

“不...你不知道...我们不值钱的...”沈佳宜低声说道。

“什么?”我没有听明白,问了句。

“如果他们真的想要救走我们,就不会给我们这些了,你看这些。”沈佳宜翻开那个物资袋:“牙刷毛巾都给了,这是让我们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了,山里的孩子,不值钱的...”

我爬起来一看,果然这样,但我还是不敢相信。

“不会的,怎么可能?山里的孩子就不是人了吗?他们既然知道了,就一定会过来的。”我说道。

“山里的孩子,怎么可能飞机来接...还一次只能接两三个...”沈佳宜还是摇头。

我都不知道怎么和她说了,她这种想法在我看来真的很可笑。

“佳宜,这段时间你究竟经历了什么啊?怎么这么不相信政府呢?我告诉你,一定会来的。”我说道。

沈佳宜抬起头来看着我:“唐山...我不是不相信政府,而是有些人真的很坏...他们根本就不会管山里的孩子...这些...”

看着沈佳宜吞吞吐吐,我皱起眉头:“你遇到过什么事?说出来告诉我。”

面对我的眼神,沈佳宜像是鼓足了勇气:“学校其实如果没有这次山洪和泥石流,房子也快要塌了,我去过镇上反应好多次,他们都不理会,说是资金短缺,照顾不过来,但是我听说国家早就有钱拨下来了。”

“还有那些什么公司,一个个都跑到这里来拉横幅,借学生拍照,一个给五十块,横幅上都写着好多好多万...”

“上次我去镇上申请孩子们的书本费,管这个的老师还想要非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