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我这么问,这个我还不知道姓名,但和我一样对沈佳宜非常了解又狠关心的姑娘重重点头:“一定!”

“她一定没有事!孩子们也一定都没有事!”她又补充道。

我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把那封信装进信封,折起来,然后放进衣服最里面的口袋,急着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先来雨帘,外面大风大雨依旧,天色变得更加暗了,一条条闪电在空中不断闪现,犹如巨蟒正在云间穿行。

“昊其!”我大声喊道,声音穿透雨帘,撞碎狂风。

“到!”昊其大声回答,冒着雨朝着我跑了过来。

“我要进灾区中心,去学校所在的地方,最短的时间,制定一下计划!”我直接下令。

“可是...”

“没有可是!”我打断昊其。

“是!”昊其“啪”的一下站直身体。

昊其转身离开之后,我重新返回帐篷,对那个姑娘开口说道:“我要去学校,你给我详细的讲一下那里的情况。”

那个姑娘连连点头。

她没有废话,没有说自己也要去,因为她很明白,她如果要去的话,只会拖我的后腿。

没过多久,昊其就带着抢险救灾指挥官进了帐篷。

“报告!”

“说!”

“您要去学校那边,我不同意!”那个指挥官站的笔直,大声说道:“那里太危险,雨还在下,并且天要黑了。”

“那里太危险,孩子们在那里,雨还在下,孩子们还在那里,天就要黑了,孩子们还在那里,所以我要去!”我回答道。

那个指挥官不再说话,只是看着我,然后对我敬了一个军礼,转身走出了帐篷。

帐篷里面,充电照明灯被打开,一张地图铺开,我把玩电脑的那个警员也喊了进来,让他用内网调出这里山区的卫星地图。

一点点确认,然后又一点点排除现在已经堵死的路,以及有着重大安全隐患的地方。

最终确定下来一条路。

“这条路只有百分之十的概率可以到达那里,但已经是概率最高的一条路线,从这里,到这里,然后是这里...”昊其在地图上画出一条线来。

这时候小玲老师还有江小燕以及抢险救灾指挥官还有两个军官都在里面。

“我们会派出一支小队和你一起进入,同时为你们配备最先进的装备,战术手电,超级绳索,压缩食物,以及卫星定位,超感通讯...”

我开口打断指挥官的话:“小队就不必了,我自己一个人进去。”

“可是你根本不熟悉地形,而且一个人没有照应的话,基本上就是去送死...环境和地形太复杂了...”指挥官说道。

“我去是送死的话,那去再多的人也是送死,这事情不是人多力量大就可以办好的。”

我说着看向帐篷里面的所有人:“我马上就走,你们在后方支援我,随时保持通讯,我如果走错,你们及时提醒我,找到幸存者的话,我会告诉你们,然后路上的状况通过拍摄器传送回来,你们立即安排营救工作!”

“可是...”那个指挥官欲言又止。

“不相信我?”我问了一句,然后大步走到门外,看到不远处有一块山壁,我直接朝着那边冲过去,到了山壁面前,双脚猛一踩地,力量爆发,整个人一下跳上三米来高,双手闪电一样伸出,一下抓紧一块滑不溜秋的凸石。

十个指头发力,死命抓住,身体一下固定在山壁上。

抬起头,看着上方,双腿和双手同时用力,朝着上面一跃,再次向上掠出半米左右的距离,如此反复,不一会儿,我就爬到了十米多高。

接着松开手,身体自由落体,双脚在山壁上蹬了几下减缓冲击力,最后落地,溅开一片积水和污泥。

从地上站起身来,我走向帐篷。

帐篷门口,一排人全都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

我知道在他们眼里,我很年轻,虽然顾及我在天网系统当中的五星级白名单身份,但依旧不敢相信我。

实力,才是最好的证明!

“现在还有什么疑问吗?”我站在雨水里,大声问道。

“没有!”所有人同时喊道。

准备妥当之后,我就出发,换了一身装备,重大四十多斤,但对于我来说,这点重量几乎不影响行动。

雨势收住一点之后,直升机把我送到指定着落点,沿着绳索滑下,然后我一边听着耳麦当中传来的指挥,一边开始前进。

湿滑倾斜的山地,极度危险,一不小心就会跌倒,然后滚落下山。

我压低身子,放低重心,手脚并用着向前前进。

“左转!”

“向前五十米,然后过溪。”

“右转十米,再向前五米,接着左转,然后攀岩。”

一声声命令,不断传入我的耳膜。

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我来到一条山涧边上,停下了脚步。

“发生什么情况了?”那边问道。

“这里原来是两米宽的小溪对吗?”我问道。

“没错,只有两米宽,最多齐腰深,你完全可以过去。”

我看着前面这条从“小溪”,苦笑起来。

这他妈哪里还是小溪?已经变成河流了!

“最起码七八米宽。”我深呼吸一口:“山洪冲出来的应该。”

这句话一说,那头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儿,昊其开口说道:“放弃吧,从两米宽变成七八米宽,水流一定非常急,不可能过去的。”

“不能放弃。”我抬起头看向黑乎乎的远方:“已经很接近了是吗?”

“还剩下三分之一的路,但是太危险了,这根本不可能...”

“不,我要前进。”

“前进?”

“前进!”

说完之后,我暂时摘掉耳麦,不顾那边传来的大声反对声,掏出绳索和钩爪,朝着对面抛去,试了好几次之后,终于抓住一个坚固的岩石。

然后我往后退了好几米,重新戴上耳麦:“既然来了,我就不会放弃,我只能前进!”

说完,我大踏步朝着前面冲去,然后奋力一跳!

身体在半空当中滑过一段距离,最终双脚还是没能落到地面,甚至距离对岸还有些距离,真是该死!

这是我落水之前心里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