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燕听到我这么说,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愣在那里。

一旁的昊其已经拿出高倍军用探测仪来拍摄,他还以为这是任务的一个环节。

一边拍他一边问道:“领导,这下面的好像都是一群学生啊。”

“是学生没错。”我说道。

“男生多,女生少,他们这是去干嘛?旅游吗?”昊其问道。

我皱起眉头:“你为什么会觉得他们是去旅游的?”

“一个个穿的这么光鲜,脸上有说有笑,手里饮料零食,不是去旅游是去做什么?”昊其开口说道。

我听到他这么说,一下释然了。

英豪这帮人看不起我我知道,但对于我来说,我看他们并没有什么看得起看不起,毕竟成长环境不一样,从根本上来说,他们从生下来开始,确实是人上人,现在我经历了这么多,已经看得很开,毕竟人家能有今天的条件,也是他父辈努力得来的,没道理让父辈努力的成果不叫儿子享受。

所以这次回来,对他们我基本上是不放在心上,一路而来,他们虽然嘲笑我,损我,但毕竟这次他们是来做好事的,我会不爽,但并不恨他们。

可是现在昊其的话让我不得不重新思考。

这帮家伙,根本就是拿赈灾当旅游,他们出点钱,买点物资,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一回事。

当然如果诚心赈灾,无论出多少力,都是值得宣扬的,可他们这些人,大概大部分人真的只是当一种乐趣在做这件事。

这让我心里很堵。

“他们不是来旅游的,是来享受施舍的乐趣的。”我开口说道。

说完之后从昊其手里接过那些照片,看了看之后,交给江小燕,让她拿好。

“有什么最新进展没有?”我平复下心情,指望英豪那些家伙是根本没希望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做最应该做的事情。

“因为又下雨了,所以救援工作展开的很缓慢,灾区依然没办法进去...情况很不乐观啊...”那个用内网上网的警员回答道。

我叹息一声,看向机舱外面:“还有多久到达?”

“快了,前面就是了。”昊其伸手指着前面远处一片黄色汪洋对我说道。

一眼看过去,那一带几乎全都是黄色的泥水在流淌。

“我们的落脚点在那里。”昊其又指着另一个方向,那里是一个山坳,从天空看,那里很安全,不可能被泥石流或者洪水冲刷到。

“指挥部就在那里。”昊其说道。

我仔细往那边一看,果然有很多帐篷扎在那里。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先去往那里。

飞机很快抵达,下了飞机之后,昊其主动去和抢险救灾指挥交流。

很快他就带着一名黑瘦,满脸疲惫,双眼布满血丝的军人来到我面前。

军人对我敬礼喊了一声领导好。

我赶紧摆摆手:“不要招待我,你一定很忙的,请继续你的工作,我这边只需要给我一个人了解情况就行,然后如果我有需要,会主动联系你的人。”

我知道这种时候时间就是生命,这可是抢险救灾总指挥,我绝不能耽误他的时间打乱他的安排和节奏。

“是!”黑瘦的汉子又对我敬了一个军礼,眼中流露出一丝尊敬。

外行指导内行,官大一级压死人这种事情,经常发生,看来他之前是有这个顾虑的,现在听到我这么说,立即放松下来,转身就去继续安排工作了。

很快就有一名年轻的战士被安排到了我的身边。

“报告首长!有什么吩咐请指示!”这个年轻战士到我面前之后依旧是一个军礼。

我看到他浑身早就湿透,短发也贴在了脑门上,脚上的鞋子灌满了泥水,整个人好像从泥浆里面爬出来的一样,赶紧说道:“不要这么严肃,你到这边来,告诉我现在的情况。”

我说着把他拉到一个雨棚下面。

这名战士虽然年轻,但已经当兵两年,今年第三年,留在了部队,他之前已经跟着分队进入过一次灾区,但是一无所获,最后只能撤离。

可以说他是对灾区现在情况最了解的人。

他说着说着,眼睛就流下泪来。

“你怎么了?”我问道。

“俺...俺没事!”他大声回答。

站在一旁的小玲老师看出了什么,轻声问道:“你们进入灾区的小队,都回来了吗?”

这么一问,这个年轻的战士再也忍不住,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他咬着牙,瞪着红红的眼睛,大声回答:“报告!三班全体!没有一个孬种!”

然后他又低下头,低声说道:“除了我...”

这下我明白了,这是全班牺牲的节奏啊...我不忍心再看着这名年轻的战士,扭头看向外面的雨幕,灾情,看来相当严重!

面对大自然的力量,人类所能做的真的很有限,我忽然感到一阵无力,心里已经觉得沈佳宜身还的可能性很低了。

“这位小同志,你知道山里那所希望小学的情况吗?”小玲老师问道。

那个小战士一抹眼泪,开口说道:“我们就是想要去学校的,半路上遇到泥石流,不得不分散躲避,然后就全都失散了,我在山里呆了两天,一个人都没遇到,实在撑不住,只能回来了...”

“这么说就是现在还没发确定学校究竟什么情况对不对?”小玲老师说着看向我。

“学校里面的情况现在不知道,但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根据我们知道的,学校里面一共有两名支教的老师,二十来个孩子,都是十岁左右的孩子,除了一名在发生险情之前离开学校去镇上采购的老师之外,其他全部失联。”这名小战士说道。

“有老师正好离开?男的女的?叫什么?”我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又产生了希望,赶紧问道。

“是一个女孩子,就在那边帐篷里,怎么都不愿意离开,叫什么我不知道。”小战士说道。

“走!”我说了一声,直接冲出雨棚,撞入雨幕,朝着他手指的方向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