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几乎是同时,张三和李四两个人开口劝阻道。

我一下就火了,你们是部队的兄弟,你们不管就算了,居然还不让我管?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你们说不行就不行?”我嗤笑一声,站起身来就往一边走去,到了你大E身边,蹲下来背上他就要离开。

“唐山!你不能这么没有组织和纪律!”张三拦住了我:“就算是我们死,也会把他带回去。”

“你的意思是一起死可以,但是不能救他?”我问道。

张三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微微点头:“你可以理解成这个意思,如果流落在外,我不确定你们会不会...”

“砰!”的一声。

枪声响起,打断了张三还没有说完的话。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在这里呆了好一会儿,也争论了好一会儿。

之前弄出浓烟来的时候,可不是张三和李四两个人看到,只不过他们恰好离得比较近罢了。

枪声一响,我们立即趴下。

“越南猴子来了!”铁虾立即出声。

这时候李四抬起枪就是一阵还击。

“别!”铁虾出口阻止,但是为时已晚。

李四这一还击,顿时对面打来一片弹雨,他原来不还击,我们趴下之后,对于对方来说,就失去了目标。

但是他这么一来,正好暴露了目标。

到了现在,我终于算是看出来了,张三和李四这两个家伙,根本就是两只菜鸟!

“往后退!”铁虾低声吼道。

幸好这里地势比较高,越南人是从对面过来的,所以子弹很多都打不到上面。

我背着大E往后撤退,张三和李四拿着枪护卫着我们。

铁虾则直接拖着红狐的一只脚,往树林里面钻去。

“什么情况?”一边撤退我一边问道。

“好像是越南的军队,我们现在已经越境了,如果被他们抓到,肯定是死路一条,这些年我们国家和越南在边境线上就没有停过...”铁虾带着我们往树林里面钻,开口说道。

我们很快就钻进丛林,身后的枪声越来越近,进入丛林,我们虽然暂时隐蔽起来,但是对于越南人来说,他们更加灵活!

“汪!”的一声狗吠响起。

我们四个人全都打了一个激灵。

越南人就已经够难缠的了,他们竟然还带了狗?

“我们已经被发现了!”铁虾低声说道:“如果只是寻常巡逻或者训练的话,他们肯定不会带猎犬,现在看来,他们应该也在找红狐!”

他的话刚说完,后面的狗吠声已经传来,越南人已经爬上了我们之前呆着的山坡。

“你们先走!请一定要把他们,带回国内!”张三忽然开口说道,然后他从身上食物和水壶还有医药包,全都脱下来交给我。

李四在那边已经和对方交火。

“你们...”我不可思议地看着张三,就在之前,我还很鄙视他,觉得这家伙为了什么狗屁荣耀和任务,竟然可以不管自己兄弟的死活,但现在他们摆明了是要留下来断后。

他们只有两个人,带着的弹药也有限,对方至少有几十个人,而且全都是全副武装。

“别管我们,你们先走,穿上军装的那天开始,我就在等着这天。”张三说着,竟然要把枪也给我。

“不行!”我说道,坚决不拿他的枪。

“那你们带着这个。”张三给了铁虾一把手枪,然后是一把匕首。

“走吧。”铁虾在我身边说道:“再不走,真的就一个都走不掉了!”

“请一定带他们回去!”张三“啪”的一下,对我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转身,握着枪,直接猫着身子冲到李四身边,趴伏下来之后,开始射击。

我深吸一口气,背着大E,咬了咬牙,转身朝着林子里面跑去。

铁虾在我身后,也把红狐那家伙给背到了背上。

我们一路跑,跑出去好一段,身后的枪声,越来越稀疏,最后渡过一条峡谷之后,再也听不见一点枪声。

“他们...死了吗?”我渐渐停下脚步,开口问道。

铁虾背着红狐,这时候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但他依然在咬牙硬撑。

放慢脚步之后,铁虾走到我身边,低声说道:“很难活命...对方有猎犬,他们弹药有限,人数又比对方少那么多...”

“我们...还是赶紧走吧!”铁虾说道。

“可是往哪里走?”我站在树林里,看着四周,看起来,哪个方向都一样,跑了这么久,很有可能已经迷路,转来转去,说不定一个月都走不出去。

“有地图。”铁虾说道。

他说着伸手从我身上把张三刚才交给我的包袱拿到手,摊开之后,果然在里面找到一份地图。

“有地图也没用,我们又不确定自己在哪里...”我说道。

铁虾这时候已经蹲了下来,他把地图摊开:“刚才他们说我们已经在越南境内,而且...”

他的手指在地图上面不断游走:“我们是从金三角过来的,那就是在金三角和越南交叉的地带,之前是一条河,现在我们刚刚经过一个峡谷...我们在这里!”

铁虾的手指点在地图上一个位置。

高精度的军用地图,肯定和一般地图不一样,上面每一条河流和峡谷都清清楚楚。

这里虽然地形复杂,但是铁虾依然凭借仅有的线索找到了我们所在的位置。

我蹲下来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特么的!我虽然文化课不好,但是这上面明明写着缅甸,老挝,泰国!越南在这里呢!我们哪里是在什么越南境内?”

地图上面,分明可以看出,金三角所在的地方,应该是老挝和缅甸还有泰国以及我国部分交界处,是和云南接壤的。

“这是地图!”铁虾强调:“实际上金三角是一个模糊的称呼,但凡是临近几国没法完全控制的区域,或者根本不管的地方,实际上都算,所以我们现在应该在这里。”

铁虾再次点了一下,我这才认真去看,这一看,终于确定下来,我们现在真的在越南境内。

“真的好像离我们国家比较远...这地方是个圈,是不是城市?”我指着地图上面一个地方问道。

“越南的班巴甘,距离我们应该有二十公里的样子,距离我们最近的国内城市是江城,大概...直线距离是到班巴干的五倍距离。”铁虾说道。

说完之后他看着我:“你确定?”

我看了一眼昏迷的大E,然后重重点头:“我确定!我去班巴甘,不管怎么样,我总要努力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