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丢掉用来压烟的大片芭蕉叶,迅速朝着铁虾所在的方位跑去。

钻进林子里之后,我和从树上下来的铁虾一起趴下。

大E已经陷入昏迷,至于红狐,那家伙被我们一路折腾,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了,现在已经好像是死鱼一样。

“有人来了?”我问道。

铁虾手里捏着一根用小树苗做出来的短矛:“有人来了,不过不多,不知道是哪路人马。”

我们等了一会儿,树林里面,果然有人钻了出来。

我一眼就认出来,钻出来的那两个人,是张三和李四!

当初去见红狐的时候,他们两个本来是作为我们的后应的,但是后来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忽然就炮击了,场面太乱,加上我和大E两个人决定追击红狐,所以就没有顾上他们,和他们走散了。

按照当时的情况,他们两个人其实也相当于和我们一样,是深入大后方了,比大圈的人马要更接近红狐,现在出现在这里,看来他们也一直没有放弃寻找我们。

忽然看到他们,这让我一下就激动起来。

我正要爬起来出去,铁虾忽然伸手按住了我的肩膀:“再看看!”

我一下冷静下来,一路走到现在,被人算计的太多了,铁虾不愧是老油条,到了现在还能保持冷静。

我重新趴下。

不远处的小溪边上,张三和李四两个人,很快就到了之前我们升起火堆的地方。

他们两个人身上的衣服虽然也破损严重,但全都带着枪,匕首,军用水壶,其中张三还背着一个急救包。

他们两个在火堆边上检查了一下,又转了转,然后四下查看,同时握着枪,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应该没事吧?”我低声说道:“他们两个都是战神连预备役的,我认识。”

铁虾闻言说道:“还是不能太冒险,这样,你出去见他们,试探一下,确定没有问题的话,再带他们来这边,如果有问题,你就带着他们往那边去,我在那边等你们,到时候我们一起合力,应该可以拿下。”

铁虾的方法很稳妥,我等铁虾转移之后,就慢慢转移,稍微饶了一点之后,这才走出丛林。

“张三!”我喊了一声。

那边的张三和李四一下就看向这边,手里的枪口也对准了这边。

他们看到我之后,愣了一下,我听到张三问李四:“那家伙是谁?怎么认得我们?”

“我是唐山啊。”我忍不住开口,走出丛林,让他们看个清楚。

“你是唐山?”李四那家伙一副活见鬼的样子,他和张三两个人走了过来,并没有放松警惕,枪口还是对着我。

走到十米距离左右,张三转移枪口:“还真是!这怎么整的好像野人一样?小陈呢?”

我这才知道,原来是我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衣服完好,刚刚弄烟又把自己熏黑了,所以他们根本没能认出来。

“他...我们走散了。”我说了谎。

“走散了?”张三和李四到了我面前,两个人枪都已经背在背上:“那火是你弄的?”

我点头,然后看着他们身上的急救包。

张三感受到我的眼神,急忙问道:“你是不是受伤了?”

他一边说,一边取下急救包打开。

看到这里,却确定他们没有问题,他们是战神连预备役的,肯定不会对大E怎么样,我要确定的是他们会不会暗算我。

既然不会暗算我,那也就没什么好隐藏的了。

和他们坦白之后,喊出了铁虾,然后带着他们找到大E和红狐。

张三和李四并没有觉得我刚刚欺骗他们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我谨慎的做法很好。

他们对大E进行了急救,喂大E吃了速效药,又分食物给我和铁虾,然后又把红狐给简单的治疗了一下。

忙完之后,张三皱着眉头,蹲在地上,喝着水壶里面的水,开口对我说道:“你知道你们现在已经在哪里了吗?”

“哪里?”我问道。

“已经进入越南国境了。”张三说道:“大部队已经回去了,我们是为了找你们,秘密潜入越南国境的。”

“也就是说,在我们返回国境之前,不会得到任何援助了?”铁虾问道。

张三点了点头。

我倒是没想到,这样一追,竟然已经到了越南境内。

“越南不是很乱的吗?我们只要小心一点不被发现,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我问道。

“越南是很乱,大小军阀林立,尤其是在金三角附近,军队和毒枭通常都是有来往的。”张三说道:“但现在的问题是,小陈的身体,肯定撑不到返回国内了...”

“那怎么办?”我脱口问出。

张三和李四低下头,不再开口。

这意思是,要放弃大E?

我惊讶地看着他们。

最终李四抬起头来看着我:“唐山,作为军人,从宣誓的那天开始,就有为国牺牲的觉悟,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把这个重要人物活着带回国内!”

李四看着红狐说道。

“他的命是值钱,可是...这是你们兄弟啊...”我看着昏迷的大E,心里非常纠结。

反而是张三和李四两个人神色坦然。

我不是军人,我可能理解不了他们那种使命大于生命的境界。

我爱国,但是我觉得个人利益和生命同样重要。

“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我咬牙问道。

“办法倒是有一个...”铁虾在一边,咬着一根草根,眼睛看着远方说道。

“去那边。”铁虾看到我们全都看着他,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远处说道。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明白了铁虾的意思。

“既然已经在越南国境内,那我们干脆就往越南去,据我所知,从金三角进入越南国境之后,很快就可以到达城镇,虽然越南的医疗水平很差,但他们国家经常打仗,治疗这种伤,应该有经验。”铁虾说道。

他刚说出口,张三和李四就摇头说道:“那不是羊入虎口?而且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把他或者带回去。”

他们指着红狐说道。

我一下脾气上来了,开口说道:“那你们带他走,我带大E去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