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和我对面而立的阮华,想都不用想,他肯定是福伯找来的,但究竟怎么来的,我就不得而知。

“又见面了。”阮华朝着我笑了起来,露出一口缺了牙齿的黄牙。

“我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我说道。

阮华耸了耸肩膀:“你应该想到的,因为我说过,我一定会杀了你,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

我低下头,然后抬起头,看着阮华:“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那就是,究竟谁杀谁!”

阮华弯腰低头,从地上捡起下面人送上来的三棱军刺,抓在手里,笑着看着我:“听说你之前刚刚受了很严重的伤?我还一直担心你今天上不了场,那我就只能去你们的医院去杀你...”

我慢慢带上拳套,掌心新长出的嫩肉,还是有些疼,至于右拳拳面,也有点不对劲。

但如果真的打起来,就算是手断掉,也要拼!

毕竟对手是阮华的话,那就真的是一定要干掉他,否则的话,就会被他干掉。

这个家伙极度危险,我只要稍微不留意,就有可能被他弄死。

而且他选的武器,居然是三棱军刺,这种军刺,被刺伤一刀之后血根本止不住。

“本来就算你不来,我也要去越南杀你,现在你来了,那就正好,我们的恩怨,一并解决!”双手拳套戴好,在胸前对撞一记,发出一声砰响。

场下的观众看到我们马上要开打,全都激动起来。

因为他们谁都知道,正真的高手过招,胜负往往就是一瞬间。

而今天,为了让观众更加清楚地看到我和阮华的这场兵刃生死斗,拳场委员会也花了一些心思。

他们在拳场四周布置了六台摄像机,另外还有三台人工控制可移动的摄像机从上方对我们进行拍摄。

“唐山!干掉他!”

“越南仔!唐山斗兵刃不行的,我看好你!”

“三棱军刺够厉害!杀人见血我最喜欢!”

“我赌唐山三个回合就会被放倒,毕竟年轻,上次打那个菲律宾黑皮,如果那个菲律宾黑皮用的不是铁链而是别的兵器的话,唐山早就跪了,所以虽然唐山可以和张志强对打,但斗兵刃,我就不看好他。”

“你说的好像有道理啊,斗兵刃和别的不一样的...”

“幸好我有压越南仔。”

“你也压了?”

“我靠!你也压了?我是提前得到内幕消息说今天斗兵刃,所以果断压了...”

台下的这些议论声传入我的耳膜,我微微皱眉。

不得不承认,他们说的有道理,如果只是打拳,就算是对上七擂的高手,我也不怕!

八擂的强者,我也敢对战一下。

但如果是斗兵刃的话,我估计四擂水平的兵刃高手,就会让我很吃力。

毕竟我根本就没怎么练习过兵刃,而且我在米国接受的培训,虽然是杀人术,但大部分都是刺杀和暗杀。

这种正面博杀,对方持有武器,如果实力差距和我很大,那我可以秒杀,但如果是阮华这种曾经是职业军人的家伙,我还真的是没什么把握。

但幸好我一直用拳套。

覆盖上金属的拳套,可以为我挡住利刃,而人的双手,是人体最灵活的部分。

戴上拳套的双手,绝对不比任何武器差劲!

阮华只要被我打中一拳,我就有信心拿下整场比赛。

“要开始了...”阮华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朝着我走了过来。

他没有好像其他拳手那样,走曲线或者围着我绕圈,而是就这么直接走了过来。

看着不断向我走近的阮华,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压力。

正因为熟悉他,才知道他究竟有多可怕。

每次和他遭遇,都在生死之间徘徊。

“阮华,中国有个成语,叫做有来无回,今天就送给你!”我说着也朝着阮华走去。

阮华的嘴角微微上扬:“中国,好像没有这个成语吧...”

他话音落地,整个人忽然加速,连续几步跑动之后,一下就冲到我面前,又一下跳起,两条腿朝着我的下巴联系踢来。

又快又狠!

我往后面退了一步。

阮华还没落地,手里的三棱军刺已经朝着我的胸口一下刺来。

我双手“啪”的一下,好像打苍蝇一样合并胸前,夹住三棱军刺,刚想要像是对付那个菲律宾鬼佬一样,控制住对方武器之后对对方发动攻击。

被我夹在双手的军刺一阵转动,强行在我掌间刮出缝隙,然后唰的一下,好像闪电一样就被抽离。

“不好!”我心里暗叫一声。

果然,阮华那家伙抽走军刺之后,根本就不管自己跳起的身体会砸在地上,直接一脚又朝着我小腹踢来。

他这一招实在太狠也太出乎我的预料,正常人跳起之后肯定是用双脚来卸力的,但是阮华却根本不管,直接一脚踢来!

“砰!”的一下,我小腹被他踢中,整个人都向后退去,而阮华自己也摔在了擂台上。

“越南仔就是狠!居然这样打!”

“是啊!这打得才叫生死斗!”

“我看唐山真的要挂,这个越南仔,完全就是想要杀人啊,连自己都不管,太狠了!”

“别吵别吵,又要开始了!”

我被阮华踢得忍不住后退两步,但也仅仅只是两步而已。

阮华摔在地上之后直接一跃而起,同时一扬手,手里的三棱军刺一下射出,朝着我激射而来!

我才刚刚站稳,又是这么近的距离,他忽然射出手里的三棱军刺。

我只能用尽全身的力气,控制身体,强行侧身躲避。

“嗖!”的一声,这三棱军刺几乎是贴着我的肚子射过,甚至我都感受到了一丝凉意。

还没等我重新站稳,从地上爬起的阮华已经一下冲到了我面前,一个闪身就到了我身后,然后他背对着我,粗壮的右手向后,一下就反勾住我的脖子,同时左手伸出,与右手紧紧抓住!

这混蛋,居然想要背摔?

这一下,现场所有观众全都忍不住站起身来,看向擂台!

“去死!”阮华发出一声低吼,双手手臂上,肌肉一下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