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哥!是济南地界上的混子!”远处,隔着两条街,月锋已经看清楚来的人,大声朝着这边喊。

“啥?那些扑街也够胆子来?!”李杰的声音在另一条街上响起。

紧接着是龙王的大笑声:“兄弟们!都听见没有?来的是济南地界上那些混子!都他妈给我往死里弄!不要留守!打死了都不会得报应!”

我微微皱眉,龙王说的话,从某方面来说,肯定是对的,毕竟出来混,谁也会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被人打死,那真是活该。

只不过龙王他们本身也就是这种人,我没想到就连他们也是这种想法,看来无论干什么,也好过出来混江湖。

一时风光,一世落魄。

既然是济南地界上的那些混混,那大家就都没那么担心,十二条路,同时朝着外面走去。

当我走到镇口的时候,前面那群冲过来的家伙,一个家伙大声喊道:“是唐山!是唐山!兄弟们!是唐山啊!”

“杀!”一人大喊一声,顿时排山倒海一般,一声齐呼喊来。

“他么的,这么多人,你究竟得罪了多少人?”河南道狂徒在我身后问道。

我耸了耸双肩:“你一定要别人得罪了你,你才会去砍别人吗?”

“那倒是不会。”河南道狂徒说道:“给钱就行。”

“那不就得了,我和这些家伙无怨无仇,他们要过来杀我,肯定离不开一个利字,人为财死,他们从踏进三元镇开始,就算死掉,也不冤枉!”

我说完之后,转身朝着后面走,那些河南道狂徒紧紧跟在后面。

三元镇街道上的所有人,同时往后收缩,那些济南道上的混混,一个个全都冲到了三元镇外,渐渐停下脚步。

毕竟只要是道上混的,都听过三元镇的名头,真的到了这里,这座破败的小镇,让他们心惊。

“杀了唐山!就是济南老大!三元镇一条命十万块!大家冲啊!”

“唐山一千万!他那班兄弟,每一个两百万!杀了不用负责!大家冲!”

人群当中,有人鼓动,终于有耐不住的家伙带头往里面冲来。

我倒是没有想到,蒙家居然是动用的这种方法,悬赏!

难怪半个晚上,整个济南道上的混混全都过来了。

乌压压的一片,根本都看不清人。

这么多人,特么的是要打仗吗?

这也没人来管?

我站在街道正中央,冷眼看着朝着我这边狂冲而来的人潮。

忽然我想明白了,这件事,不是没人管,而是大家根本就不想管。

对于白道来说,现在这种情况在他们眼里,那就是狗咬狗,我们火并,死的人越多,社会才越稳定,反正影响力也不会出三元镇。

毕竟就好像龙王说的那样,混黑的,都该死!

“湾仔一向我大晒我玩晒洪兴掌管一带波楼鸡窦与大档都睇晒...”

长毛红忽然放声而歌,双手伸出:“刀来!”

左右有龙王的小弟,为他送上两把狭长西瓜刀:“今日我就要让你们了解,你们自己都系扑街!”

说完,他第一个朝着镇外冲去,身后那些龙王的小弟,微微一愣之后,也咬牙跟上。

“兄弟们跟我一起唱呀!论背景至强大!论劈友我不言败!刀光剑影让我闯!为社团显本领,一心振家声就算死也不会惊,让我地血可流下来!”

长毛红唱到此处,十二条路当中,第一个与对方接触。

前面有刀斩来,他双刀向上一抬,架住好几把刀,然后脚下一脚踹在和自己接触的那人胸口,将那人踹得往后跌倒,然后往前一步踏出,一刀直接劈碎对方胸骨!

另一边,肥仔陈站在原地,冷眼看着那群大呼小叫,冲进三元镇之后,在狭窄的街道上只能最多三人同时冲的混混,耳中听到长毛红的唱的刀光剑影,咧嘴露出一排雪白牙齿,等对方都冲到了十米之内,这才往前冲去:“那边系湾仔晒马王,我就是湾仔之虎呀!”

说完,直接朝着前面冲去,手里一根长铁棍,不等对方冲近,直接横荡一圈,叮叮当当,扫开看到三四把,然后他直接松开手里的铁棍,壮阔如山的身体,随着脚下猛一踏地,顿时好像一辆火车一样,朝着前面呼啸而上!

“砰!”的一声,肥仔陈张开双臂,用胸口和双臂狠狠撞在冲在最前面的那几个混混身上。

顿时那几个混混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口中就喷出鲜血,身体就往后倒去。

巨大的力量,顿时让从这条路上冲过来的混混好像海浪一样,往后倒去,一直连绵出去十几米。

“哈哈!痛快!”龙王一刀斩下,重达几十斤的断骨刀刀锋所到,所向披靡,就连砍刀也被他斩断。

再次将一人的手臂整个儿的斩下,龙王一转身,一刀将已经是第五名被他直接砍掉脑袋的混混拍飞,依旧在喷着鲜血的脖颈连带着身体,狠狠撞在街边,再往后,那些混混已经全都停下。

他们想过三元镇的人很凶狠,但是没想过这么凶狠。

“怕死?怕死就不要出来混黑呀!”龙王怒吼一声,舞着断骨刀,再次朝着前面冲去:“今天老子就教你们这群毛都没长齐的娃娃做人!怕死就不要出来混黑!有命活着回去,从今以后去上学做工做个好人吧!”

说着他一步踏出,一刀直接朝着一个已经被吓愣了的混混当头劈下,刀锋从那人脑门顶上劈入,直接将脑袋从中破开,劈成两半,鲜血和脑浆一下就飞溅而出。

不用讲那些混混,就算是龙王自己的手下,也都被惊到。

“不知你死的时候,有没有后悔过混黑!”龙王一脚将卡在他刀上的这个混混尸体踢飞。

再往后,那些混混已经开始后退。

我一拳轰在一名混混脸上,他整个脸部,几乎全部粉碎,连珠狼牙拳套,最短,却最灵活致命!

被我一拳轰中的混混,身体腾空而起,重重摔倒在地上,还未发出惨叫,我已经一脚踩在他咽喉上。

江湖路,是死路,出来混黑,早晚死!

杀掉你,都算是慈悲,因为混黑的就已经不能算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