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记贴山靠,老五的身体立即就向后倒射而去,将他身后跟着上来的两个小弟砸翻。

在我身边,长毛红他们也全都冲了上来,各自把跟着老五冲上来的那些马仔全都放翻。

这边一片人仰马翻,那边龙王身边的小弟探头探脑地问道:“龙哥!这怎么办?砍谁?”

“你觉得应该砍谁?”龙王问道。

那小弟说道:“老五早就该砍死他!但是现在毕竟是外面人在打我们三元镇的人...”

“这么为难,那就让他们自己打。”龙王抱住自己胸口,开口说道。

“龙哥英明大智慧!”那小弟立即朝着龙王翘起大拇指。

龙王点点下巴,一脸得意,但双眼却紧紧眯起,看着这边。

我一个照面将老五直接放翻,老五手底下的那群马仔虽然一个个非常凶悍,敢下死手,但和长毛红肥仔陈还有铁虾他们比起来,就完全不够看,所以这时候直接溃不成军。

老五从地上爬起来,脸上一阵潮红,然后张嘴喷出一口血来。

他死死地盯着我,然后一咬牙,反手握住匕首,再次低头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看到老五冲来,忍不住想起了之前在中街的时候,大约是在大半年前,那时候我遇到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那时候放狠话,说要我一只手,后来还是周冰清出面找张晨,帮我求情,我才保留了一只手。

按照当时的情况,我和老五的差距非常大,别说他只是要我一只手,他就算是要我的命,都是非常容易的。

但是,正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何况大半年来,我经历了那么多?

我从来没有放弃过锻炼身体和练习打拳,米国之行,一次次拼命,一次次游走在生死之间,最近,更是被程龙那个家伙暗算,搞的差点真的挂掉。

死亡的感觉,我已经熟悉。

别说老五现在手里拿的是匕首,他就算手里握着的是枪,我也根本不会害怕!

“死!”老五冲到我面前,一记斜挑。

我死死地盯住他的手,双手猛地一并拢。

“砰!”的一声,双手直接将老五的那柄刀,合住!

“我要你死呀!”老五最里边发出一声呼喊,脑袋几乎已经和我顶在一起。

我们互相瞪着对方。

我冷静地看着已经陷入暴怒当中的老五。

他单手挑刺,被我双手压制,另一只手立即抬起,直接对着我用肘部攻击。

我一咬牙,肩膀向上一顶。

老五的肘部一下子撞在我的肩膀上面,他整个人都被这股大力,直接顶得往后翻起。

我合并在一起的双手这时候用力一翻转,扭得老五如果不松手的话,手就会废掉。

他一松手,那把匕首就成了我的。

小拇指轻轻一勾,匕首首尾颠倒,被我一把握在手里,追上双脚离地的老五,单手直接在老五身上连续刺出:“玩刀我比你更溜!”

老五落在地上的时候,单膝跪地,双手撑住地面,而我就站在他面前。

手指轻轻一动,匕首在我手心一转,一个刀花挽出。

而单膝跪在我面前的老五,他慢慢抬起头来看向我。

在他抬头的同时,他的身上不断的滴下鲜血。

“你...究竟是什么人...”老五咬着牙,嘴里还挂着血丝,一双眼睛,愤怒无比地盯着我看。

“我叫唐山。”我说道。

“唐山?”老五皱起眉头。

我看着他一脸疑惑的样子,笑了起来,慢慢走向他,开口说道:“你当然不记得我,毕竟,那时候的我对于你来说,弱的就好像一只蚂蚁吧?”

“可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更多时候要不了那么久。”

“我是去年在中街,抢了番薯公羊他们赌坊的唐山。”

“我是去年在中街,被你差点逼到斩掉自己一只手的唐山。”

我说到去年在中街,还有番薯和公羊。

老五似乎终于想了起来,他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开口喃喃说道:“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回是你?”

“说了我叫唐山,一切皆有可能。”我说着在他面前停下。

老五往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双手撑住后面地面,看着我,不断摇头说道:“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想不明白吗?”我咧嘴一笑,低头弯腰,一送手,匕首刺入他的脖子:“想不明白就对了,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你可以想明白的。”

说完,拔出匕首。

“刺溜”一道血柱从老五脖子里面喷射而出。

老五身体向后倒去,双手死死捂住脖子出被我切开的脖颈大动脉,他想要留住自己的生命,但是已经不可能。

老五倒下,他的那些手下,被打趴的打趴,被吓住的吓住,这时候全都住了手,一下子场面就安静了下来。

我站在那里,看着倒在地上,瞪着眼珠,双腿不断抽搐的老五。

我看不见我的脸,但我想,这时候我的表情,一定非常恐怖。

四周死一样的安静。

三元镇五霸之一,就这样被我杀死。

不远处的龙王,这时候神色复杂。

他是在庆幸刚刚没有和我为敌,还是在盘算怎样对付我,我不得而知。

我只知道,杀了这个老五,三元镇,我就有了立足之地。

“还有谁不要命的,可以上来试一试!”李杰提刀站在我身边,一声喊,威风凛凛。

“放下!”忽然远处龙王传来一声冷喝。

人群之中,偷偷拿枪对着我的两个人,吓得意哆嗦。

“砰砰!”两声枪响。

瘸子和瞎子一人握着一把枪,直接将那两人射杀。

我微微意外,转头看了他们一眼,这两个家伙,有枪我都不知道?

“我问狗王借的。”长毛红开口说道:“本来是准备用来应付之前那个什么程龙的,没想到他弱成渣。”

我们一开枪,顿时场面就有些乱。

龙王连续喊了好几声,这才压制住场面。

然后他朝着我开口:“你和老五有仇,报仇那是正常!老五技不如人,死了活该!但是开枪就不大好了吧?我们不是没枪,人也不比你少,你真的觉得你在这里,可以无法无天?”

“说吧,老五的场子,你想要多少?”我没有回答龙王,点了一颗香烟,直接开口问道。

龙王眼皮一跳,死死地盯着我,仿佛看到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