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暴雨不停,叮叮当当的打在玻璃上,发出好像敲鼓一样的声音。

车内的空气潮湿阴冷。

我和长毛红肥仔陈还有李杰是一辆车。

其他人分别开了别的车。

一共三十多个人,六辆车,在黑夜里朝着三元镇开去。

“三哥,你早就想要去三元镇?”李杰坐在我身边开口问道。

我点头说道:“没错,在三元镇可以随便动手,既然我现在没死,青红说要在那里搞我,我当然要去那里。”

“与其让他们把我逼到那里去,还不如我直接进去,等他们送上门来。”我说道。

李杰又问道:“那之后呢?”

“之后?”我将目光投向外面,李杰虽然一直跟着我,这家伙虽然在赚钱方面也很有天赋,但是却少了一种叫做大局观的东西。

在他眼里,这次,是我和青红拼命,是我们兄弟团结一致反击。

但实际上,这一次,我只不过是导火索,是让张志强坚定决心,是将青红拖进战局的导火索。

和上次不同的是,我这次是主动出击。

“之后怎么样要到之后才知道。”我开口对李杰说道。

我并不是不想回答他,而是之后究竟怎么样,那就要看张志强和青红的斗争结果是怎么样了。

“山仔,你有没有想过,那个张志强,如果顶不住压力,会送你出去交差啊?”长毛红在前面开口问道。

“想过。”我说道。

“既然想到,那我觉得你现在还不如跑路去香江或者台湾,甚至米国什么的也可以啊,非洲就别去了,那地方的黑鬼女人长得丑就不说,连安全套都买不到合适的,这不是开玩笑咩?”

长毛红又开始三句话之后就不正经。

我坐在那里,耳朵里面听着他唧唧歪歪不知道已经吹到哪里。

心里却在盘算,其实长毛红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

张志强那家伙,虽然看上去非常讲义气,非常厚道,而且这次似乎也是真的要和青红掰腕子。

但他如果输了的话,我岂不是也是死路一条?

当然在这片土地上,他几乎不可能一溃千里,最多也就是小败。

但如果是青红要他送我出去顶数,到时候他利弊衡量之后,并不是没有可能把我送出去。

如果真的事情到了那一步的话,我简直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想到这种可能,我忍不住浑身冒出冷汗。

“鬼哥现在在香江怎么样?”我开口问道。

“这事你要问你那个小兄弟,他一直跟着阿彪,阿彪最知鬼哥近况啦,我和肥仔现在都在这边,根本不知那边情况。”长毛红说道。

我点点头,现在我在外面的那些人脉当中,也只有鬼哥才可以依靠。

真的到了不走不行的时候,我肯定考虑去跟着鬼哥。

只不过现在我还不想走,因为我今晚虽然教训了蒙仁,甚至可以说是毁了他,但还没有真的让青红知道痛,反而是惹怒了青红吧。

车子到了三元镇外,这一次,没有停在外面,而是直接开了进去。

这时候雨水已经停下,潮湿泥泞的三元镇,忽然六辆车开进去,顿时整个三元镇的人都出来观看。

一间间违建搭建的棚屋,破洞口,栏杆上,屋檐下,窗户里,露出一个个脑袋,好奇地看着这边。

三元镇的治安可以说是没有治安。

别说开车进来,就算是带部好点的手机进来,都有可能因此送命。

我和长毛红他们那辆车当头第一个进。

刚刚进入里面,就有好几个十四五岁的半大孩子,绕着车子,追着车子跑,一边跑一边用泥巴丢在车上。

看到车子开进去,那些卖白姑娘的瘾君子或者毒贩子,一个个眼睛都亮了起来,也跟在后面追着车子跑,不断挥舞着手里撞在熟料袋或者熟料瓶里面的劣质大麻或者其他毒品。

道路两边的站街女们,一个个全都一言不发,眼神呆滞地看着车子从她们面前缓缓开过,然后又情不自禁地扭头看去,接着双眼好像慢慢被点亮一样,慢慢多出一丝光彩。

三元镇和外面,完全是两个世界。

这里生活着最多的惯偷,妓女,瘾君子,毒贩,逃犯...这里的人通常都是到了外面根本生活不下去,只有在这里,才能苟延残存。

“真的好像当年老人们口中的九龙城寨。”长毛红看着外面破败如同末日的建筑群和这群仿佛终日活在乱世中的人,发出感慨。

“这是张志强一手造就的。”我开口说道:“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目的。”

“上次吃狗肉的时候,他不是已经说了咩?”长毛红说道。

我笑了笑:“他说什么我就信?红哥,我看你真的是有点秀逗呀,张志强那种巨擘,我反正是不会相信他说的任何话,我只会看他做什么和没做什么。”

“好无聊啊,年纪辣么小,你却想辣么多,你不会很烦吗?”长毛红伸了一个懒腰。

“你当然不用烦,但你知道鬼哥每天有多烦?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一直没有坑声,而是在开车的肥仔陈开口说道。

“又教训我咩?肥仔这样很没有意思的啦,我们应该是共同体才对的嘛。”长毛红说道。

这时候车子已经慢慢开到了三元镇正中央。

这里有一个小型广场,但现在早就已经破败不堪,广场的方格石板路上,长满了野草,野草丛中,满是狗屎。

广场正中央的那具断臂维纳斯,连脑袋也不知为什么已经没有,黑暗中,车灯打在她身上,只能看到两个高耸的乳房,而且上面还有两只黑黑的手印,不知道是哪个奇葩故意按上去的。

“真是亵渎艺术呀...”下了车之后,长毛红看着那具维纳斯,开口说道。

“艺术?这地方,就算是观世音菩萨的佛像放在这里,也会被人搞掉你信不信?”我下车之后关上车门。

同时后面的车也全部停车开门下人。

三十多号人,全部跟了过来。

而从三元镇四面八方汇集而来,过来一看究竟的三元镇三教九流,也全都缓缓汇集而来。

人群之中,龙王扛着他那把断骨刀,再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