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的一声,文强都没反应过来,直接就被板凳砸中了胸口。

板凳在他胸口一下好像爆炸一样碎裂开来,他瞪圆了眼睛,嘴巴形成一个“O”形,整个人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得直接往后飞了出去,一下把身后的好几张桌子都压倒。

忽然爆发的“哐当”声,让所有人全都惊醒过来。

班级里面的同学全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

前面坐在那里,一直头都不回,装x无比的苏靖一下子看到文强直接从自己身边飞了出去,还撞翻了两张桌子,还以为我已经冲到他们后面,吓得直接从凳子上“嗖”的一下就窜上了桌子。

苏靖长得高高瘦瘦,这时候一下子爬上桌子,拼命向前一跳,那样子滑稽极了,就像是一只长臂猿一样。

苏靖一下子跳到地上,然后一猫身体,直接朝着门口一个前滚翻,好像我就在他身后一样。

滚完之后他一下跳起来,嘴里大喊一声:“唐山你不要太过分!”

做完这一整套动作之后,他跳到门口,伸手把住门框,回头一看,自己身后空空荡荡,全班同学都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苏靖直接呆住。

我站在那里,苏靖站在门口,脸色通红,他愣了愣之后朝着我看来,然后又看了看倒在地上不断呻吟,捂着胸口在地上打滚的文强,接着又看了看我,双眼当中满是疑惑。

“怎么回事...”苏靖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我被砸了...”文强躺在地上,捂着胸口,脸上露出痛苦无比的表情。

苏靖呆了呆之后,忽然眼珠子一转,对文强微微点头,那表情仿佛在说“你好机智!”

苏靖接着装模作样地走进教室,到了文强身边,蹲下之后假装检查文强的情况:“你怎么样?伤的一定很严重吧?”

苏靖说着又一边对文强竖起一个大拇指,一边小声飞快地说道:“虽然装的有点太夸张了,但毕竟唐山是真的砸你了,你继续装,看我怎么收拾他!”

苏靖说完之后,站起身来,伸手指着我,厉声大喝:“唐山!都是同学!就算有什么矛盾,你也不应该下手这么狠!我靠!隔着这么远,你都能把同学砸成这样,你是要蓄意杀人啊?啊!大家伙儿都看到了!哼!我这就打电话报警!”

躺在地上的文强脸色惨败,颤颤巍巍地伸手去拉苏靖的腿:“先...先...先喊救护车...”

苏靖抬腿踢了文强一脚,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还真装得入戏了?先喊警察比较好!你继续装!”

“装...装你大爷...”文强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这边苏靖立即大喊:“唉吆!真的砸死人了!文强都晕过去了!没气儿了!”

这家伙夸张的表情和动作加上语气,让班级里面的同学一下子全都紧张起来。

我站在那里淡定无比,我那一下当然有分寸,文强是个大胖子,那一下威力虽然大,但绝对不至于把文强给砸死,那家伙现在估计八成是晕过去了。

只不过刚刚还是太冲动了,自己没忍住,这次真的有可能会比较麻烦,不过这也正是我希望的。

只有出一次不大不小的事,我才能把那些官面上的人物,比如张志强,还有暗地里的青红,以及英豪这所学校,他们现在对于我究竟是怎样的态度给摸清。

只有在摸清楚他们的态度之后,我后面想要有什么动作,心里才会有一个底。

我这次回来,要拿回我失去的一些东西,那些人的态度就不得不注意,本来我还想着制造个事情出来,文强和苏靖自己往我枪口上面撞,那就最好不过。

他们两个在英豪,只能算是三流学生,但投石问路,用他们最适合不过。

那边苏靖打报警电话的同时,班里面的其他同学已经围在文强身边,发现他真的晕了之后,有人开始打电话给校医,还有人尝试对他进行急救。

“唐山,你这次真的是完蛋了。”我站在那里看着苏靖表演,忽然身边有一个人和我说话。

我一扭头,发现是袁帅。

“嗯,有可能。”我说道。

袁帅看着我的眼神当中,我这时候分明看到了一丝嘲讽和轻视,虽然隐藏的很深,但还是被我看了出来。

“你现在肯定很困难我知道,但是你答应给我们的学分,你就算给不出来,也应该要给点别的什么补偿的吧?呵呵。我这样说,你不会也打我吧?”袁帅笑着说道。

“学分?”我皱了皱眉头,袁帅这人本来就比较滑头,当初我们打球的时候,他也只是为了混学分,我那时候实在没人,所以才要的他,之后他经常以学习文化课或者有其他事情不去练习,到最后看到我们越打越好,才去装模作样地陪练混学分。

“是啊,当初你承诺我们,只要加你的篮球队,就送学分,后来又说打赢了还送,加起来,你一共欠我四个学分呢...”袁帅说着低声说道:“我听说你手底下贷款买了很多船和运输车,四个学分,按照现在的行情价,转一些运输车给我抵债吧。”

“四个学分是吗?回头我就算给你。”我听他说完,就扭过头,看也不看他。

袁帅还在我身边说话。

“呵呵,唐山,你不是在糊弄我吧?你的学分都转给梁伟了,你的学籍卡上,现在一个学分都没有,这没几天这学期就结束了,没有八个学分,可是要退学的,你到时候被退学了,我上哪找你人要去?”袁帅问道。

我被他问的有些烦了,这家伙是有点不知好歹啊,虽然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并没什么情谊,但站在你的角度,我现在是落难的,这样落井下石,真的大丈夫?

当然他们是不知道我从米国逛一圈之后有巨大收获,所以才会这样。

我本来都有点烦躁了,可是一想通了,忽然觉得,我干脆还是慢点把自己的实力暴露出来,只有这样,才能看清楚所有人的嘴脸!

想到这里,我皱起眉头,装出为难的样子:“这样啊...我这一定会想办法的...你就给我点时间,这不是还没放假吗?”

“啧啧...唉...你以前多威风?想不到现在真的是...哎!楠哥你来了?今天外面热哈。”袁帅说着,忽然看到蒙楠进门,立即高声喊道,一脸谄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