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程龙,微微皱眉。

程龙穿着一件黑色背心,背心正中央是一个骷髅头,和程少东的那件非常像。

他身边跟着几个小弟,当中有我眼熟的,也有我不认识的。

不过看到这些小弟都可以进英豪,并且把程龙好像众星捧月一样捧在中间,我就可以看出程龙这家伙现在在英豪绝对混的不一般。

“唐山,你竟然还敢出现!”程龙看着我,冷笑了几声之后说道:“今天晚上放学你别走!”

说完之后,程龙一甩头,带着人从我身边走过。

我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话。

我有点不明白,程少东那家伙,都被我直接给废了,程龙这家伙脑子进大便,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

“老板,他让你放学别走。”铁虾在我后面重复了一句。

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到时候再讲。”

“你要不要找点人来?”铁虾一边跟着我往前走,一边问道。

“找人?你觉得有那个必要?我和你就够了。”我说道。

“我们出手太重,一不小心打伤人怎么办?”铁虾问道。

他这么问,还真的是难住了我,程龙程少东他们,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学生而已,真的没什么好怕的。

昨天把程少东砍成那样,我是吃准了程少东那个家伙绝对不会报警。

至于程龙,我估计也不会报警,但是跟着程龙的那些小弟就说不定了,那些家伙当中很有可能有些人家里是有背景的人。

我现在回到国内,就得按照国内的游戏规则来,肯定不可能好像在国外那样肆无忌惮,这让我产生了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我现在有点明白,那些大圈为什么在退役之后重新选择走进危险了。”我感叹了一句。

大圈,最早的那些人,包括现在的核心成员,几乎都是退役军人。

按理说对于军人,尤其是上过战场,立过战功的退役军人,国家是有扶持的,他们呆在国内,不说大富大贵,但基本上一辈子安安稳稳肯定没有问题。

可是那些人却选择出国,加入大圈。

这其中的原因,大概很重要一部分就是有力没法出吧?

就好像现在的我一样,如果是在国外,程少东程龙这种级别的家伙,我捏死他们分分钟,但是在国内,我砍他们几刀都要考虑一下。

当然,这也正说明我们国内的制度对于广大民众来说比国外要安全。

带着铁虾来到教室外面,他自己去了国术社团,我一个人走进班级,在教室后面的原来的位置上坐下。

我一进去,班级里面就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许多人都看着我,有些人没有看我,但注意力肯定是都放在我身上。

“吆喝!这谁呢?这不是唐山公子大少嘛?怎么回来了?”一道让人厌恶的声音响起。

我抬起头看去,这声音已经有点陌生了,看到开口的那个人,我皱起眉头,想了很久,也没想起这个家伙是什么人。

对方看到我疑惑的样子,有点恼怒:“你看什么看?不认识我?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呵呵,也对,你脑子没坏的话,你是不会回来自取其辱的...”

“抱歉,我脑子没坏,还有,我可能真的不记得你是谁了,你是?”我问道。

“老子是文强!”那家伙张嘴怒骂一声,一下子从位置上站起来,然后看向一边:“靖哥!唐山这家伙还和我装蒜!”

这个文强...我仔细想了想,终于想起来是谁了,这家伙和我是英豪的同班同学,我刚进班级的时候,这家伙就想着要搞我,没记错的话,他还有一个老大,叫苏什么的...苏靖!对,就是这个名字。

我顺着文强的眼神看去,苏靖坐在那里,他没有好像其他人一样看我,但还是开口了。

“穷狗一只,马上就要滚出英豪的杂种,算啦,人家现实已经够可怜的了,我们毕竟是同学一场,情谊还是要讲的,文强你就不要欺负人家啦。”苏靖说道。

我差点笑出声来,欺负我?开你的国际玩笑!不过在这些家伙眼里,可能刚才文强对我大呼小叫,就已经是欺负我了吧。

“靖哥你说的有道理!我们是有素质的人,英豪的学生。”文强说着抬起下巴,一副非常看不起我的样子。

我耸了耸肩膀,两个二比,懒得理你们。

我接着没有发出反应,文强那家伙更加得意了,站在那里看着我,阴阳怪气,指桑骂槐。

我东耳朵进西耳朵出,和这种情商和智商都堪忧的家伙浪费精力,实在是不划算。

“文强你够了!有意思吗?一个大男人比比歪歪!”忽然一道女声响起。

我有些意外,抬头一看,原来是贺小珍,如果没记错的话,贺小珍应该是和江文柄谈对象的。

我对贺小珍露出一个微笑,贺小珍朝着我点点头,一副“我会帮你”的表情。

“贺小珍,你眼睛瞎了看上江文柄那个穷鬼也就算了,还脑子不好帮着唐山?”文强立即开口。

“我就是看不过你们欺负人!”贺小珍怒气冲冲。

我无奈地笑了笑,连贺小珍也觉得他们是在欺负我,看来现在在英豪,我变成穷鬼的名声真的是传开了。

“欺负人?呵呵,当初如果不是他自己那么嚣张,我现在都懒得理他!谁有兴趣和一个没有背景,成绩又烂,没有任何前途的家伙浪费精力?”

文强说着指着我:“唐山!看在同班同学的面子上,你给我滚出去,不要让我看见你!否则我分分钟找人打断你的腿!”

我站起身来,教室里面只有座椅碰撞摩擦的声音。

全班已经到了的同学都看着我。

我顺手抓起身边的一张板凳,直接朝着文强砸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