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口说完买下来,王生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一旁的月峰和大狗,则是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三哥...你说的是真的?我没听错?”月峰还好一点,大狗那家伙,现在完全就像是痴呆了一样,简直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点点头,把香烟按灭在烟灰缸里面:“其实这次我回来,最担心的就是你们的人生安全,只要人没出事,那就什么都好说,钱没了,可以挣,但是人,就千万不能出事!”

我说完了之后顿了顿,看着月峰:“不管怎么样,不能碰的东西,就是不能碰!”

“我知道。”月峰点点头,叹息一声,他坐在那里,深吸了一口烟,忽然整个身体一下子松懈下来,仰起头,一股白色的烟气从他嘴里喷出,长长一股。

“大黄还在外面跑路,逸风已经没了...该知道的我都已经知道了,有些路走错了,一辈子就毁了...”月峰说道。

“恨不恨我?”我问道。

月峰摇头摇头:“路都是自己选的,自己走的,恨谁都不如恨自己。”

我点点头,兄弟社的兄弟当中,当初逸风的脑瓜子是最好的,但是到头来,现在整个兄弟社,剩下的人也就只是我眼前的大狗和月峰了。

大狗虽然脑子也比较灵活,但可能是出身的原因,做人虽然豪爽,但格局偏小。

月峰就不一样,最开始的时候虽然是个打将,但是这一路而来,本心并没有变掉,所以他到现在还坐在这里,并且我相信经历了这么多,他对黑道那些东西应该是已经厌倦了。

其实很多混黑的人在洗手之后,通常混的都很不错,这并不是巧合,而是这部分人在短时间内,见识到了社会上最阴暗残忍的一面,所以在转行之后,心理上更加成熟,而且入了黑道还能主动退出来的,本心不坏,这就又是成功的基础之一。

“好好干吧!还是那句话,我想要的,是兄弟们有一天,不但可以荣华富贵,而且都可以安心享受,太昧着良心损阴德的钱,咱是绝对不能赚的,谁活着都不容易,明天你们早上过来,我让我姐给你们安排钱,拿到之后第一时间先把工人的工钱给安排了。”

我说完之后,月峰和大狗还有王生弟就全都站起来准备离开。

这时候正好吴嫂从外面买了西瓜回来,铁虾跟在她身后,进了门之后,吴嫂看到他们要走,又挽留了一下,最后把他们送出门。

铁虾拿过一片西瓜给我,我接了之后咬了一口问道:“我姐睡了吗?”

“嗯,唐糖睡了。”铁虾说道。

“姑姑呢?我回来怎么没看到她?”我又问道。

铁虾放下手里的西瓜,开口说道:“并没有回济南,毕竟这里是张志强的根据地。”

“那送去了哪里?”我也放下手里的西瓜。

“武当山上去了,她是上任武当派掌门的关门弟子,现在也只有武当才能保住她。”铁虾说道。

听到铁虾这么说,我感到有些奇怪,武当山?

“武当?”我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铁虾看出我不懂,于是开口对我说道:“虽然现在传统的一些武林门派已经没落,但真正的大派和有真本事的人,国家还是非常重视的,尤其是佛道两教。”

“还有这事?”我一边吃着西瓜一边问。

“这个世上是真的有高人的,道家的武当山和龙虎山,还有茅山,是三大圣地,对于他们,国家还是非常倚重的,毕竟有些事情,必须要用到他们。”铁虾说道。

“武当山真的能够护住姑姑?”我问道。

铁虾点了点头:“这个是毫无疑问的,武当的掌门,虽然没有官职,但实际上的地位,是相当于副国级的...”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铁虾,真的那么牛,龚龙象还会被害的那么惨?

像是知道我的疑惑一样,铁虾解释道:“地位虽然高,但无论是道教还是佛教,是不会主动参与一些纠纷的,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他们的地位才会高...”

这有点绕,不过我知道铁虾不会骗我,既然龚龙象已经没事,那我也就放心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对我姐有个交代了。

“明天我回学校,你陪我一起。”我说道。

铁虾点点头。

这时候吴嫂走了进来,坐在一边,也拿着一片西瓜吃。

我把吃完的瓜皮丢在桌上:“吴嫂,家里地方不够住了,我准备买个房子,不要多好,但地方一定要大,毕竟这么多人,还有就是安全一定要能保证,最好是在富人区,或者干脆就靠着公安局什么的。”

吴嫂听了之后放下手里的西瓜,开口说道:“我听说好多当官的最近都急着出手房子,价格也便宜。”

“那感情好。你这几天就看看,有看中的,告诉我,钱不是问题,但至少房间要有个七八间的样子,另外还是要强调一下安全。”我说道。

吴嫂点头,她现在也知道我在外面有社团,前几次仇家找上门来,她可是吓得不轻。

交代安排完毕之后,我就洗洗睡了,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我先是去见了我姐,把月峰他们的近况给说了一遍,我姐说知道了,他们过来就安排钱。

吃了早饭之后我就带着铁虾去学校。

到了校门口,时间刚刚好,快要上课,很多学生往学校里面走去。

我从出租车上下来,站在门口,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学校,心里有点空落落的,忽然想起昨天晚上李杰和我说江小燕的事,心里一阵酸痛。

抬起头,我深呼吸一口,然后抬步朝着学校里面走去。

刚走进校门,我就听到有人在说:“那个不是唐山吗?怎么还来学校?”

“真的好像是唐山,不过又不怎么像...”

“穷b一个,还来学校,真是自取其辱。”

“可别这么说,人家虽然现在什么都没了,但不管怎么说之前的那些都是他自己挣的,我还是很佩服他的。”

“呵呵...佩服能当饭吃?他以前不就是混社会的吗?运气好混的有点名堂有点钱,正好和张志强有点乱七八糟的关系,在学校里面才那么横,现在张晨都低调了,他的社团也没了,一穷二白,他那几个兄弟,一个个二百五一样,尤其是那个李杰,屌丝的不行...”

我听着这些话,心里只想笑,并没有在意。

“唐山!”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我一回头。

“你真的不想活了?”是程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