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叔骂了我一句之后,再也装不住,胸口不断的起伏,大口呼吸,嘴里说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他明明是刚才装*做俯卧撑做的太多太猛,才会剧烈呼吸,现在居然说是被我气的。

我心里很清楚,但是也不想拆穿他,于是开口说道:“华叔,我听说你在国内,还有家人,我和李德成今天就要走了,你需要我给你的家人带个信吗?”

华叔看着我,过了一会儿之后他自己在凳子上面坐了下来,然后朝着前面一伸手:“你过来坐。”

我走过去坐下。

华叔端过身边的水,喝了一口之后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国内还有家人?”

“李德成说的。”我说道。

华叔点了点头:“青红的实力,果然强大,看来我们这些老大圈的底细,他们全都一清二楚啊...”

我没有多说什么,这些都是李德成交代我的,华叔问什么,就说什么。

“你们虽然知道我们在国内还有亲人,但是你们又怎么知道,我就一定要回家?”华叔又抬起了下巴。

我心里叹了口气,还真的被李德成那家伙给说中了。

我刚刚都没说要他回国内,只是说给他国内家人带句话或者带个消息什么,结果华叔自己就提到会国内,这说明他心里其实非常想要回去。

“您也说了,青红的实力非常强,当年您那点事情,搞的定。”我说道。

“真的?”华叔立即问道。

问出口之后可能觉得他自己这样太不矜持了,于是又装腔作势地说道:“我当年从国内出来,那可是把我们厂的那个龟孙子厂长给崩了的!虽然时间过了几十年,但难保人家不追究啊...”

华叔说着端起水杯,假装喝水,实际上却在偷偷看我。

我看在眼里,却假装没看见,皱起眉头想了想,开口说道:“华叔啊,这问题说难也不难,您也说了,过去几十年了,而且当年您那件事情,我知道的没错的话,其实您那是惩恶扬善,只不过是用自己的方式,没有按照法律来...”

“可不是!那龟孙子玩弄妇女,还贪污国家的公粮,死一万次都够”华叔有些激动。

“李德成说了,您的后人,现在已经不在你老家了,而当年被你崩掉的那个厂长,家人现在也都没了,您回去的话,一般不会有事的,就算有事,您年纪也这么大了,能够见到家人,比什么都重要吧?”我看着华叔说道。

华叔放下水杯,有些犹豫:“只不过这边少了我也不行啊...”

装!你丫继续装!要不是看在你是真的为国家出过力,而且也一直致力于大圈不能欺负中国人这个规矩,加上从国内逃出来干的不是什么恶事,我都不会答应李德成来说服你回去国内。

“华叔,孩子大了,总该自己走路的,国内您的那些老兄弟,也都有后人,您就算自己不会去,您那些死去的老兄弟的后人,您总要代替他们去看一看...”

我丢出了杀手锏。

华叔听了之后,沉思了一会儿,叹息一声:“我知道你们打的是什么主意,是担心我这个老骨头在这里,会影响你们,罢了...时代不一样了,我看不见,也就当是没发生吧...”

华叔说着对我摆了摆手。

我站起身来:“那么下午两点,我们就出发,华叔您准备一下。”

出了门之后,我感到格外轻松。

大圈和洪门还是非常不一样的。

洪门因为是在米国那个花花世界,内部斗争已经非常激烈,而大圈,一直都是在金三角,就算最辉煌的时候,他们也都是一直在对外作战,可以说是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

这样的情况,让他们格外注意兄弟情谊。

大圈也是我听过的这些组织或者社团当中,唯一没有发生过什么内部重大火并的。

这次,我和李德成,同样不希望看到他们新老两代发生剧烈摩擦。

所以我们才会想办法带走华叔。

回去之后没过多久,李德成那家伙也已经回来了。

我不知道他和老鹰谈了什么,也没什么兴趣。

看到我们都回来了,阿达放下手里的面饼,站起身来开口问道:“怎么样了?你们回去的话?我怎么办?”

“你跟我一起回去。”李德成对阿达说道:“我说过,我会给予你帮助,我会想办法让你安全返回非洲,并且为你筹备组建一支部队,帮你报仇,夺回应该属于你的一切。”

“可是,我应该怎么感谢你呢?”阿达显然不是傻子。

而李德成就更加不可能是傻子,既然这么帮他,肯定是有所求的。

李德成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需要的是你国家的矿产。”

阿达并没有表现出非常强烈的敌意,听到李德成这么说,他反而好像松了一口气。

“我答应你,反正那些矿产,我们自己是基本不可能开采的,不过到时候,我也需要从里面分红,用来建设我的国家,改善我人民的生活...”

“那是当然。”李德成答应,然后看着我:“唐山,难道你就不想和我们的安东拉王子签订一些协议吗?”

“我...我不知道我该投资什么。”我开口说道。

李德成笑了起来:“不如你入股我的公司,回头我们在非洲一起注册一家公司,这世上,还有什么比投资一位未来的国家领导人,更有价值呢?”

李德成这家伙是一语双关,他说的国家领导人,可不单单是指阿达,这家伙的野心,真的是我见过的人当中,最强的一个。

“那回去再说咯?”我说道。

中午本来老鹰要为我们践行,但突然发生了一些事情,上午十一点左右的时候,他就带着大圈许多好手离开了营地。

我们走的时候,还没有回来。

但我们已经决定离开,所以就没有等他。

我们在下午两点准时离开,我,李德成,还有阿达和华叔,以及华叔的两个心腹手下,一起离开。

华叔他们在树林里生活的时间长,有他们带路,我们这次赶路就轻松许多。

终于在三天之后的清晨,我们爬上一个山坡之后,华叔站在我身边,指着前面说到:“那里就是国界线了,我们偷偷的进去,再走上几天,就可以到达最近的城市。”

看着远处的青山和绿水,我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声:“终于回家了,兄弟们,你们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