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看着家伙直接把手雷给拉开了,吓了一跳,还以为这家伙是不想活了。

正犹豫要不要开枪,阮华忽然对我喊了一声“趴下!”

我条件反射一样直接趴下,阮华直接朝着后面丢出手雷。

“轰!”的一声,后面立即传来一阵枪响,夹杂着警察的叫喊声。

我趴在地上,立即反应过来,我现在和阮华两个人,都被堵在了三楼外面的一个小房间里面,而警察正打算从这边围攻三楼、如果让警察发现我们,不管是我还是阮华,都是要被抓去的。

所以现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和阮华的目标应该是一致的,那就是先躲开警察!

我从地上爬起来,刚刚站稳,阮华直接一脚踹在我的心口,踢得我整个人往后仰倒。

我努力抬手,想要用枪威胁他,阮华却好像已经看穿了我一样,向前一步,身体迅速向我扑了过来,一拳就朝着我鼻梁上面轰来。

本来我利用腰部力量,都已经强行停住往后倒的趋势,但是一眼看到阮华朝着我一拳轰来。

我不得不直接往后倒地。

“砰!”的一下,后背狠狠的砸在地上,刚一着地,我就不顾疼痛迅速在地上打了一个滚。

身体刚刚滚开,阮华就一脚重重踏在我刚刚躺过的地方。

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来,刚一转身,我的手腕就被阮华一下捏住。

我一个激灵!阮华这家伙,是想要夺枪!

我心里知道阮华的身手比我我好,枪如果落到他手里,那我就根本没有希望了。

所以我一拳朝着阮华轰过去的同时,握枪的那只手直接扣动扳机,也不管枪口对准哪里。

一枪射出,我轰向阮华的左拳已经被他同样抓住手腕。

“把枪交给我!”阮华对我低喝一声。

我怎么可能听他的?直接一脚戳脚踏出。

这一次,阮华没有能过躲开,被我一脚踢出小腿迎面骨,发出一声痛哼,整个人往后稍稍一退,但是我的双手依然被他锁住。

我发现阮华这个家伙下盘不怎么行,所以戳脚连续踢出,阮华只能不断后退,我也不断的扣动扳机。

每打出一枪,我的心都好像在滴血一样,因为我心里很清楚,这把枪,只有三发子弹。

三发子弹射完之后,枪就报销。

但我如果不把这三发子弹打完的话,那也不行,那样的话,一旦枪被阮华这家伙抢去,那我直接完蛋!

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我一枪将最后一颗子弹也射完,然后直接松开握着枪的右手。

阮华看到我没拿住枪,赶紧松开把住我的双手,朝着正不断往地上掉的枪扑了上去。

我则乘机直接一脚朝着阮华肚子狠狠踢去,同时伸手去抢阮华身上的菠萝。

阮华硬撑着挨了我一脚,在那把枪还没有落地之前就伸手抓住了枪。

他被我踢得往后不断倒退,三步之后,慢慢站定。

就在这个时候,那群没过大兵再次冲了上来,阮华直接扭头对着他们就想扣动扳机。

我扭头一看,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大兵已经对着阮华端起了枪,直接就要开火。

我一看这还得了?

这要是真的开火了,只要阮华中弹,他身上的菠萝炸开的话,那我靠他这么近,直接完蛋!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直接朝着阮华扑过去,一把将他推开。

对面那个大兵手里半自动步枪的子弹直接飞射过来,在我胳膊上爆出一朵血花。

我把阮华推倒在地上,这时候他低头看向我,一脸不可思议。

“白痴!那枪没有子弹了!”我胳膊那里估计被打飞一块肉,生疼无比,扑倒在地上对着阮华说道。

不等我们有更多的交流,大兵的子弹又飞了过来。

我和阮华几乎同时在地上打滚,然后双双跳起,直接猫着身体,借助这边的假山布置,一边躲避子弹,一边朝着更好的楼层逃去。

因为我们路线一致,所以就不免在逃跑的过程当中还要发生争斗。

身后的米国警察还是米国大兵,不断的对着我们进行点射。

我们两人一阵逃蹿,冲到通往更高处的楼梯口的时候,终于完全暂时避开冲过来的警察视野。

刚一冲进去,阮华就一拳朝着我轰了过来,我也一脚朝着他踢过去。

我们两人同时中招,双双往后退,各自撞在身后的墙壁上。

我现在几乎已经浑身是血,肩膀上的旧伤裂开,胳膊上被子弹擦了一下,一道血痕,非常深,鲜血正不断往外流。

而阮华这个家伙,也是非常狼狈,主要是之前被铁虾和赵月阳两个人给揍的。

如果没有他们之前那一顿饱揍的话,我估计就刚刚那一会儿,我都已经被他给打趴了。

我们两人在墙上各自撞了一下之后,又直接朝着对方扑了上去。

狭小的空间,我们狠狠撞在一起,我一记贴山靠,他则是一记膝撞。

我的肩膀撞在他胸口上的时候,我的腹部也被他顶中。

阮华长得并不高大,但是很结实,不过吃我一下贴山靠,也是直接往后飞退的下场。

但我被他一下顶中腹部,滋味也不好受,整个人差点都要呕吐出来。

我们再次后退之后,刚想冲上去揍对方,却同时忍不住都伸出了手:“停...”

一看到对方也都不想打了,二话不说,直接就朝着楼上狂奔,身后一惊传来了米国警察的脚步声。

我和阮华在宽敞的楼梯上,一人守住一边,朝着上面狂奔。

当我们转过楼梯口的时候,听到下面传来一声爆炸的声音,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紧接着枪声大作,应该是里面的那些雇佣兵重新破开了一个口子,正在和警察交火!

这时候我和阮华刚刚跑上四楼。

可能是因为下面发生的事情,四楼已经被清空,看不到一个人。

阮华听到下面那声爆炸和交火声,扭头就想朝着下面冲去,好和自己的人汇合。

但我怎么可能让他如愿,在他转身的时候,我直接从后面朝着他一脚踢下!

阮华对我早有防备,我这一脚踢出,被他灵活躲开。

虽然阮华身手比我好,但他现在急着下去,我主要是想拦住他,所以几招之后,反而是我占了上风。

再次被我一脚踢中大腿,后退了几步之后,阮华停下,他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你这是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