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动手,顿时一阵咔擦的拉动枪栓的声音,那些雇佣兵纷纷朝着我们逼近。

我一把抓住阮华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拎起来,让他的脸朝向那些雇佣兵,然后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们当中,阮华肯定不是领导者,我也不清楚你们当中究竟谁才是领导者。”

“但我相信,阮华的命,就目前而言,至少应该值一点钱,我的要求不多,放我们离开就行。”我说着指了指唐叔还有我和铁虾凤凰他们。

“一个人想换这么多人?你做白日梦!”阮华恶狠狠地说道。

我斜眼看了他一眼:“你是越南帮的老大没错,但越南帮已经覆灭了,我实在想不通你还有什么条件让雇佣兵来给你卖命,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一次,是你给红狐将军卖命才对。”

“这群人当中。”我说着看向那些雇佣兵:“至少有一个是红狐将军手下的忠心勇士,你不过只是因为在米国混的时间长,有案底,了解米国社会,所以才出来当头羊而已,事情结束之后,所有的罪名,也都是你来承担,难道不是吗?”

我这一番话说完,阮华就不再开口。

看来真的是被我给猜中了。

我强行压下心头的紧张,冷静地看着那群雇佣兵,试图从他们当中找出领头的。

“唐山,不要找,找出来你就走不掉了。”忽然唐叔在下面开口。

听到他说这句话,我一下惊出一身冷汗。

是啊,我如果真的把这群雇佣兵当中领头的那个给找了出来,那对方肯定不会放过我了。

他既然故意隐藏自己,让阮华出头,那就是不想暴露自己才对。

“唐叔你过来。我们一起走。”我对唐叔说道。

唐叔点点头,从人群当中走了出来。

他刚刚走出人群,阮华忽然就开口喊道:“打死他!”

顿时有好几个雇佣兵直接对着唐叔开火,唐叔身上立即中了七八枪。

鲜血从他身体上不断飚射而出,枪声停止,唐叔直接重重倒地。

“以为我不敢杀人?你以为你很聪明?我告诉你!你猜的没错!我不是领头的哈哈...所以我不值钱,你抓住我当人质,你大错特错!”阮华大声笑道。

我就草了!

越南人真的是没有人性,不能用常理来揣度,我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

之前早就已经看好地形,我直接回头用枪顶着阮华的脑袋,然后和铁虾一起押着他往后走去。

那群雇佣兵端着枪不断跟着我们。

“我只想离开,出了那扇门,阮华我就还给你们!”我大声用越南话对他们喊道。

我并没有往被拉斯维加斯战警控制的那个通道口走去,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现在自己本身也是被通缉的对象。

我如果不在警察面前晃悠还行,在警察面前晃悠的话,肯定会完蛋。

所以我选择往更高楼层去的路。

我们带着阮华慢慢的后退,快到门口那里,赵月阳直接上去两脚将守住那个门口的雇佣兵踢开,然后我们迅速进入。

十多把枪,紧紧的跟着我们。

后门打开,阮华立即大声喊道:“放了我!你们已经可以走了!否则的话,我让他们开枪!”

“老板,身后安全!”铁虾在后面喊道。

阮华这家伙身上可是绑了炸弹的,我也不敢轻易尝试越南人的底线,否则的话,万一越南人发疯,不顾阮华安危直接开枪,那我们肯定都要挂。

但如果我不带走阮华的话,那我只要一放开阮华,在他安全之后,越南帮必然就要朝着我开枪。

我和铁虾还有赵月阳三个人身手都算是不错,但问题的关键是,我们还带着一个凤凰!

不断往后退,就快走出门口的时候,我停了下来,扭头对后面的铁虾和赵月阳喊道:“你们带着凤凰先走。”

“你呢?”凤凰问道。

“滚啦!不是带着你的话,我怎样都可以跑掉的,你是累赘!”我直接吼了一声。

我最讨厌的就是在这种时候女的来拉后腿,所以直接让铁虾和赵月阳带着她离开。

“让我来吧。”赵月阳在我身后说道。

“你只有一只手,握枪刚刚够。”我用枪顶着阮华的脑袋,另一只手悄悄地在阮华后背画了一个椭圆。

铁虾和赵月阳看到之后,二话不说,立即就拉着凤凰离开。

等到他们离开之后,我这才收回目光,深吸一口气,看向前面。

窄小的通道前面,挤满了越南雇佣兵,十来把枪对着这边,距离我大概五米的样子,这种距离,只要他们开枪,我绝对是死!

“好了,你要放走的人都已经离开,现在就快把我放掉,我兄弟的耐心可不怎么好。”阮华对我说道。

我正想说话,忽然听到我身后的大厅里面,远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还有人在喊着什么“gogogo”的。

“米国大兵来了,你再不放掉我,我们都要完蛋!”阮华脸色一变,开口说道。

“好!我现在就放了你!”

我说着直接一脚踹在阮华后背,右手对着他的后脑勺不变,同时左手从阮华身上一把抓下两颗菠萝!

阮华被我一脚踹得跌向那些越南雇佣兵,我借助这股力量,自己身体向后倒退,全部隐藏在阮华的身后。

左手拇指挑掉一颗菠萝的拉环,在我身体倒地的同时,直接朝着前面那帮正端着枪朝着我冲过来的越南雇佣兵。

“砰!”的一下,我后背着地,砸得生疼,估计伤口又裂开了。

那颗被我挑飞了扣环的菠萝,越过阮华,落进那群越南雇佣兵人群当中。

那群雇佣兵原本正朝着阮华这边冲,想要绕开他打死我,但这会儿看到一颗菠萝飞过来,顿时全都大呼小叫着往后退。

而阮华眼睁睁看着一颗菠萝落在自己身前,前面又是一群挤在窄小通道,正不断后撤的雇佣兵,一个急停,反向后退,然后直接跳了出来。

“轰!”的一声,手雷爆炸,直接把通道那里炸得倒塌,那群越南雇佣兵当中有人发出惨叫,估计伤了几个。

而刚刚躺在地上的我,身边也飞过来一个人,“砰”的一下砸在地板上,正是关键时候不进反退,往我这边跳,躲避手雷的阮华!

我直接抬起手里的枪,对准了阮华的脑袋:“别动!”

阮华却置若罔闻,从怀里拽下一颗雷,直接拉开扣环!